第124章 大酒楼-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24章 大酒楼

    “哦!没有的事,展姐,你告诉你老公,警察有保密条例,以后别胡说八道,不然……

    对了,各位姐妹,大家都当没听见,行吗?”洪土生看了展红,又看着三个领班说起。

    “没问题!土生,是我记错了,是县局的特警杀的。我以后绝对不胡说了。”

    展红赶忙表态,三个领班也都跟着表态。

    在详细察看了一楼、二楼、三楼的装修之后,洪土生提出了一些建议,展红等人也都一一记下,但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土生,馨雨,去我家吃饭怎么样?”展红在关上店门后,笑着做出了邀请。

    “不用了!还是我请大家吃饭吧!这一带最出名的特产是什么?”洪土生问道。

    “牛肉啊!”展红笑道。

    “哪家最有名呢?”洪土生又问道。

    “马老五大酒楼,距离这里不远,但处在孝湖镇!

    那里可以做出几百种牛肉菜肴,开店二十多年了,生意一直很好!”展红笑着道。

    “哦!那展姐赶紧预定一个包间,另外请你老公也来。”洪土生笑说道。

    展红领着洪土生二人朝着马老五大酒楼走去,同时打去了电话,得知还有雅间后也很欣喜。

    但给她老公苏全德打电话时,却是打不通电话。

    给派出所打电话去询问,得知苏全德下午跟着所长,领着几名警察去了县公安局。

    “苏哥应该是有要紧事。既然这样,那就我们六人吧。”洪土生很体谅的笑着说起。

    被服务员迎进雅间,洪土生让五女点菜,看到她们都只点了一份菜,他索性要了一份牛排火锅。

    而后就借说要去卫生间,在卫生间里给彭兰儿三女和黄芙蓉都打去了电话,叮嘱晚上注意安全防护的事情。

    王巧巧在下午已经带着雪狼去了黄芙蓉家里,从黄芙蓉手里接过卫星手机后,她说起已经跟黄芙蓉挑选好了其她几名女教师。

    但是现在还收到任何任命她为小学校长的消息。

    洪土生笑道:“呵呵,放心。明天是星期一,你肯定能做校长!

    今晚早点休息,毕竟昨天太累,尤其是昨晚,你叫得太累了!”

    “额,土生,你好坏呀!你也晚安吧。”

    王巧巧刚红着脸说完,洪土生就挂了电话。

    回到雅间,五道菜都已经上桌,还把餐桌占了一大半,洪土生才明白这些菜都是大份量的。

    “土生,你先尝尝这个泡椒牛柳,我最喜欢这个菜,很嫩很鲜还有一股独特的香味!”

    展红只是指了指菜,她明白不可能轮到她给洪土生夹菜。

    果然,周馨雨马上就给洪土生夹了一片牛柳,还没在乎四女的关注,直接喂到了他的嘴边。

    洪土生也没特别的注意,就张嘴品尝起来,慢慢的他就皱起了眉头。

    “土生,怎么了?”周馨雨问道。

    “这个牛柳一直是这个口味吗?”洪土生看着展红问道。

    展红尝了一片,说起没有任何改变。又让三名领班尝了一片,三名领班也说味道一直很好。

    “不对!你们就没尝出点别的什么?”洪土生皱眉问道。

    “没有啊!土生哥,很好吃呀!”周馨雨尝了一片后,也赶忙说起。

    “在起锅勾芡的时候,加了罂粟壳熬的水。”洪土生小声道。

    “不会吧?这可是违法的呀!”展红顿时大惊失色。

    “真的!我可以肯定!”洪土生信心满满的说道。

    展红也皱眉道:“额,要是这样的话,我从小吃的就一直有罂粟壳,难怪我没过几天就得来这里解解馋,原来是上瘾了呀!”

    “土生哥,怎么办?我们不吃了?”周馨雨小声问道。

    “别急,我再尝尝其它菜。”

    洪土生随即又跟五女品尝起了其它四道菜,无一例外的都是加入了罂粟壳熬的水。

    此时牛排火锅送来了,看着香喷喷就很有食欲的牛排火锅,洪土生又尝了一小块牛排,依旧有罂粟壳熬水的味道,而且浓度比起几道炒菜和烧菜更大。

    等服务员离开后,洪土生问道:“展姐,你说这个大酒楼都开了二十多年了,生意一直很好,有没有人来检查过?”

    “有啊!”展红点头道。

    “在有人检查时,你来吃过吗?”洪土生又问道。

    “来过啊,但这里每次检查都合格了。反而是我们小君干,有时候还得靠孙镇长和孙所长出面……”

    展红刚说到这,周馨雨马上摆手道:“展姐,以后不要再说孙家父子,尤其是在贾总面前。

    他们跟我们忆金兰没有任何关系!”

    “是!是!”展红赶忙点头。

    “这里的老板是谁?”洪土生又问道。

    展红回应道:“马老五啊!二十多岁开饭店,三十来岁开酒楼,几年之后就升级成了大酒楼。现在有四十多岁。”

    “知道他有什么背景吗?”洪土生又问道。

    “他大哥马大是孝湖镇副镇长,快六十了。马二是市中区卫生局的副局长,也有五十五、六岁。

    马三、马四一直在混社会,是我们这一带有名的老大,年纪在五十岁上下。

    乔四和他三个哥哥,在这一带横行那两年,他们都吓得跑去市中区躲起来了。

    但去年乔四他们跑路之后,马三、马四就又回来了,现在他们是这一带的老大。”

    洪土生感觉不能跟马老五硬碰硬,毕竟身边还有周馨雨她们五个女人在。

    但这菜是绝对不能再吃了,索性出门叫了服务员,要求打包。

    “先生,我们这里不允许打包。”服务员很明确的说起。

    洪土生瞬间震惊了,他随即说道:“啊?!现在搞餐饮的,还有不允许打包的?

    你们的菜都是大份量的,我们吃不下,不打包回去,怎么办?”

    “先生,真的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从开店以来,就一直规定不允许打包带走!”

    服务员随即指了下墙壁上的一个标识牌,果然写着“本店不支持打包服务”。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好吧,那多少钱,我们吃不下了,马上结账走人。”

    “先生,请下楼结账。我们好收拾雅间了。”服务员做出了一个手势。

    “好吧。”

    洪土生将周馨雨五女叫出后,下楼付款,出了大酒楼。

    “肚子很饿啊,我们去吃点米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