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林清歌-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3章 林清歌

    洪土生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却是将难题留给了众村组干部。

    他们开始商量起主意,最终做出决定,先让治保队员们把院里那些面饼和玉米饼都清扫干净,还用水进行了冲洗。

    三个歹徒的尸体也被治保队员们抬到林家大院外的山林里,用锄头、铲子又胡乱砸了一番。

    同时李学民和宋太旺等村组干部,还召集前来围堵歹徒的村民们开会,说这是村民们齐心合力勇斗歹徒,救出老书记的光荣事迹,都不要提起洪土生……

    从彭福海口中得知不少事情的彭兰儿,一直忐忑不安,等着洪土生进了闺房后,关切的问道:“土生哥,你没事吧?”

    “没事。我怎么会有事?”

    洪土生咧嘴一笑,随即坐在了彭兰儿身边,又将她一把抱住。

    “土生哥,那个秦书记的女儿是怎么回事呀?”彭兰儿依偎在洪土生身边问道。

    洪土生随即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最后不满的说道:“秦奋进也太霸道了。

    我跟秦玉艳根本就没什么的,他竟然给我乱宣传什么油菜田里**,还说我是他上门女婿。

    他既然这么说,我只能永远不去他家,免得被落下口实。”

    彭兰儿皱眉道:“可你发了誓,七天之后去看秦玉艳呀?”

    “呵呵,七天之后啊,可以是第八天,也可以是几十年后,总之我肯定会在死之前,去看她的……”洪土生微笑道。

    “额,土生哥,这不太好吧。”

    彭兰儿接着又道:“秦玉艳只是喜欢你,她没有错,错的是她爸爸太霸道了。

    我看你还是尽快去她家,告诉她你已经跟我拜了天地、入了洞房,让她死心,让秦书记收回说的话。”

    洪土生听了,摇头道:“不去理会就行了。我要是最近去了,就会弄假成真的。

    兰儿,彭叔已经烧好了热水,我去端水为你洗澡了。”

    “嗯,土生哥,记得把窗帘拉好。”彭兰儿叮嘱道。

    “明白。”洪土生咧嘴一笑。

    不久之后,洪土生解开了彭兰儿的上衣,为她擦洗了两遍上身,为她穿上睡衣后,又脱下了裤子。

    正在为她擦洗下身之时,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轰隆隆”的声音,他明白这是直升机飞来了。

    “莫非是警察来了?”

    洪土生皱起了眉头,又赶紧为彭兰儿擦洗起了双腿和双脚。

    正准备端洗澡水出去时,彭福海在院子里喊道:“土生,林书记坐飞机来感谢你了!”

    林开泰是林老书记的儿子,又是从盐井村走出去的,官做得最大的一个。在井盐村村民们的心目中,是很高贵的存在。

    林开泰能到彭福海家来,彭福海自然是很高兴的,但洪土生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等我倒了水再说。”

    洪土生端起一大盆洗澡水,出闺房倒在了后院里。

    还没从后院走出,就被人用强光手电光照住,还上下晃了几下,一个女子发出了清亮的声音问道:“你就是洪土生?”

    “找我有事吗?”

    洪土生懒懒的问起,借着微弱的亮光,看到是个身穿警服,年轻漂亮,比他还高一点点的短发女警。

    女警继续问道:“你救了林老书记,还除掉了三个歹徒,怎么不愿意承认,而是要让井盐村的村组干部为你掩饰呢?”

    “我一直在家,谁救人了?”洪土生马上否认。

    “呵呵,不说是吧?”

    女警笑过后,随即严厉的问道:“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违法的大案要案?所以要回这深山里隐藏起来?”

    “哈哈哈哈,女警官,如果真的是你说的这样,我有必要救林老书记吗?

    我应该躲到更深的山里,让你们警察找不到,才对吧?”洪土生反驳道。

    “哼!”

    女警冷冷的伸出芊芊玉手:“把**拿出来给我看看!我怀疑你不是真正的洪土生!”

    洪土生马上回应:“村里人都知道我,你去问问就知道。

    另外,我的**回来的时候弄丢了,已经对治保主任甘建说过这事,明天就去乡派出所补办。”

    女警想了下,说道:“好吧。看在你救了林老书记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了。

    洪土生,我问你,你怎么成灵山村秦书记的上门女婿了?”

    洪土生马上道:“这是我的私事,似乎不该你们警察过问吧?”

    女警皱了下眉头:“这么说,你还真的是秦书记的上门女婿啊?不错哦,刚回家就攀上高枝了!”

    洪土生马上大声的说道:“啥高枝啊?我郑重的告诉你,我不是秦书记的上门女婿,但我是彭叔家的上门女婿!

    我的未婚妻是彭兰儿,我们已经拜了天地,入了洞房,等满了结婚年龄,就正式领结婚证!”

    “哦!恭喜!”

    女警突然咧嘴一笑,再次伸出芊芊玉手,说道:“我是林老书记的孙女林清歌,林开泰是我爸爸。

    我从小在汉王镇长大,还没来过井盐村,但你的大名我很早就听过。”

    “呵呵,我有啥大名?”洪土生却没有跟林清歌握手的想法,只是笑问道。

    林清歌说道:“力气大,学习好,但为什么15岁多时,考上国内最顶尖的清华大学后,没去读呢?”

    “没钱啊!当年七月,我妈四处借钱,结果夜里回来掉落山沟,被野狼咬死。

    安葬我妈那天,我就发誓一定要很有钱,不能再让我的亲人因为没钱受委屈!

    我还要除掉村子四周的野狼,为我妈报仇!”

    洪土生说到这,咬牙切齿的握紧了拳头。

    “原来是这样啊!那这么说,你这次回来一定是很有钱了,准备除掉野狼咯?”林清歌又问道。

    “我困了,我要去睡觉了。”洪土生马上转移了话题。

    “别啊!我爸他们还在堂屋里等着你呢。”

    林清歌说完,突然拉住了洪土生的手,朝着堂屋走去。

    “女警官,你别拉我,我可不是犯人。”

    洪土生将大盆子放下后,赶忙说道。

    “你是大英雄啊。知道你打死的三个杀人抢劫犯值多少钱吗?”

    林清歌依旧没有松手,洪土生感觉她的手就像羊脂白玉一般温润滑腻,也不想挣脱开,随即问道:“都死了,还值啥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