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推拿-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4章 推拿

    “呵呵,我说的是抓到或打死他们的奖金!一个一百万,三个就是三百万。”林清歌微笑道。

    “三百万我不要,都归村里,也不要对我有任何报道。”洪土生马上表态。

    “那你直接跟李书记和宋村长说吧。”

    眼看快到堂屋了,林清歌这才将手放开。

    洪土生进了堂屋后,看到除了彭福海、李学民和宋太旺之外,还有个穿着黑色拉链衫,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看到洪土生进来后,中年人马上站起,朝着他走来几步,还伸出了手:“土生同志,我是林开泰,我父亲都对我和清歌说了你的英雄事迹。

    感谢你为民除害!感谢你救了我的父亲!我会请县里好好宣传你,表彰你的!”

    “呃,不用谢。林书记,我只求你不要宣传我,其实这些都是村两委和村民们的功劳。

    我这次回来是想过安静日子的,当时我在家里睡觉,什么都不知道。”

    洪土生做出的表态,就跟李学民和宋太旺对他说的一样,林开泰点了下头:“好吧。

    土生,这样的话,那这次的事情,就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大恩不言谢,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要不是违法乱纪的事情,我都可以帮!”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谢谢林书记,暂时没什么事。如果以后有了,我会找你的!”

    “好啊。土生,你记下我的电话号码……”

    林开泰说出电话号码后,看到洪土生没反应,随即问道:“土生,你怎么不拿手机记下,再给我打个电话呢?”

    “呃,林书记,我没有手机。这深山里没有信号,也没必要用手机。”洪土生回应道。

    “怎么会没必要呢?”

    林开泰想了下,随即从公文包内取出了一部还没开封的卫星手机,说道:“土生,这是县里以往发给我的卫星手机,我一直没用过,你拿去用吧。”

    “呃,林书记,那你用什么?”洪土生接过手机后问道。

    林开泰回应道:“我再领一部就行了!

    对了,县里有专人负责充值,你不用充话费,但要记得充电。”

    “谢谢林书记!”洪土生笑道。

    林开泰笑道:“土生,我们都是井盐村人,以后叫我林叔叔就行了。

    要是没事的话,我和你清歌姐就要走了。”

    “嗯,林叔叔慢走!清歌姐慢走!”

    洪土生马上开始送客,此时林清歌却到了他的身边:“土生,我是县公安局的户籍警,要是你办**和户籍本等遇到麻烦,就给我打电话……”

    林清歌凑在洪土生耳边,说了两次电话号码后,就拉着林开泰的手臂离开了。

    林开泰一走,李学民三人都去送行,洪土生随即取出卫星电话,存下了林开泰父女的手机号后,放在了裤包里。

    吃饱晚饭、洗漱后进了闺房,洪土生对彭兰儿温柔的说道:“兰儿,我们该睡觉了!”

    “土生哥,我躺了太久,感觉很不舒服,你上来帮我敲敲后背,我们再睡好吗?”

    彭兰儿说完,马上把医书放下,平躺下来。

    “那我为你推拿吧!”

    推拿是中医的称呼,在社会上又被称为按摩,但社会上的按摩大多数都不正规。

    洪土生兴奋的爬上被单后,首先对彭兰儿的头部进行起了推拿。

    不久之后,他的双手已经从脸部、颈部,下移到了锁骨部位。

    紧接着,洪土生解开了彭兰儿的睡衣,放在一边,双手很快抓握住了她的两团饱满傲挺。

    左旋转、右旋转,之后又不断的将它们往中间挤压,形成极为诱人的沟壑,同时手指还不不断的夹捏拨弄着两颗明珠,让它们越来越挺立。

    彭兰儿被撩拨得火热,发出了越来越大声的娇吟声,峰峦极为肿胀,一线天内越来越湿润,身体越来越空虚瘫软。

    “土生哥,我受不了了!”彭兰儿忍不住说了起来。

    “那我就不动这里了。”

    洪土生赶紧将双手下移,按揉过柔软的腹部和平坦的小腹后,轻轻褪下平角裤,来到了腹股沟旁。

    不断的揉搓着一线天两侧,彭兰儿不断的发出娇喘声,她的双手又大胆的捏握起了已经反应强烈的那里,忍不住说道:“土生哥,我好想要。”

    洪土生马上从享受为美女推拿的快乐中清醒过来:“不行啊!等你腿好了,随便怎么要都行。”

    赶紧将双手往下移按捏起了彭兰儿的左腿和右腿没被纱布包裹的区域,最后他的双手捏握住了彭兰儿晶莹剔透的玉足。

    欣赏了一番,把玩了一番,按揉了一番,听着彭兰儿不断发出媚人的叫声,洪土生将她轻轻翻转到了背面。

    用手顺着骨之间的肌肉按揉的同时,轻轻的带着敲打,彭兰儿感觉非常舒服,笑着道:“土生哥,你以往不怎么会推拿,怎么现在技术这么好了?”

    洪土生笑着回应道:“在城里学的,加上我熟悉穴位经脉和人体构造,取长补短就设计出了这套推拿手法。”

    “真好!土生哥,我也想学。”彭兰儿说道。

    “我现在不就正在教你吗?你好好感受,这就是在学了。”洪土生说道。

    “嗯。”彭兰儿娇媚的应了声。

    为彭兰儿按揉了腰部,尤其是双肾部位还轻轻捶打了一番后,双手抓握住了她的葫芦底美臀。

    轻轻敲打、拍打后双手按揉,之后不断的进行着顺逆时针的抚摸,彭兰儿感觉从没有过的温暖,实在是舒服极了,逐渐的进入了梦乡。

    “叮铃铃……叮铃铃铃……”

    卫星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洪土生赶紧下来,为彭兰儿盖上薄被。

    出了闺房,取出卫星手机后,看到是个陌生的手机号,想了下还是接通了。

    “土生,是我林清歌。我在用驾驶员的卫星手机在给你打电话。”林清歌说道。

    “清歌姐,快十点了,你有要紧事吗?”洪土生皱眉问道。

    “土生,我们坐的直升飞机出了点小毛病。驾驶员一直在修,但现在光线太差,还没修好。”林清歌皱眉说道。

    “啊?怎么会这样?那你和林叔叔现在在哪儿?”洪土生问道。

    “就在你家东北方向三百米左右的荒地上。

    李书记和宋村长在你家门口就跟我们分开了,现在只好找你帮忙了。”林清歌瘪着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