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除掉狼王-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42章 除掉狼王

    “行啊!土生,这事就拜托你了啊!”郝仁欣喜的说起。

    “我会尽快给他们联系的。郝叔叔,晚安。”

    洪土生此时已经到了小山包的坟地上,这里埋着不少死人,不太适合打电话,但他还是给吴正光和王远志先后打电话,做了晚宴邀请。

    王远志和张天静星期五放学后去了民政局,结果在民政局办证中心门口听不少路人说起下午领结婚证不吉利,而且来的都是办离婚证的,就又返回了家,但当晚就睡在了一起。

    而今天上午两人又得一早上班,所以现在都还没领证。

    “呵呵,老师,没关系的,只要你们成为了真正的夫妻就行。

    张老师对你的表现还满意吧?”洪土生笑问道。

    “基本上满意吧。”王远志笑道。

    “这就好了。希望老师和张老师到时候早点来赴宴,我安排你们多认识些政商两界的人。”洪土生笑着保证道。

    “好啊。土生,你果然还是我最得意的弟子!

    不管你这辈子是不是要结婚,好好照顾巧巧,不要让我失望!”

    王远志现在要急着跟张天静恩爱,也没空跟洪土生闲聊,马上挂了电话并关机。

    洪土生也关了机,随后潜伏在小山包上,顺便找了些鹅卵石装在包里。

    快十二点了,王家大院一声狗叫都没有。洪土生也是有些困了,索性靠在一个坟头上,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突然就听到了几声狗叫,之后狗叫声此起彼伏,他赶紧站了起来,朝着王家大院跑去。

    洪土生也不知道王道福和王道礼两家在哪,但在月光的照耀下,他看到哪家围墙低矮,就到哪家去看。

    此时突然听到这家房子里传来了一男人的惨叫,虽然声音了不算大,但他的心中“咯噔”一声,知道出事了!

    赶紧从翻越过围墙后,双手握着几块石头就朝着三间正房而去。

    此时听到了更大的一声惨叫,他一脚将已经破了个大洞的房门踢开,将强光手电射向坑坑洼洼水泥地面的房间内,看到已经将一个四十多岁男人脖子咬断,正在吃身体的恶狼谷狼王!

    “卧槽!”

    洪土生迅疾的朝着灰背狼王头部体扔去双手的石头,精准的砸在了狼王头部,还直接击穿了它头盖骨,瞬间脑浆迸裂,红白之物瞬间涌出。

    狼王发出几声凄惨的狼嚎,双眼瞪得大大的,瞬间倒在了地上,没了呼吸。

    洪土生再看看地上的男人,也已经没了呼吸,而且头和身体分开,看上去很恐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赶紧在小院内叫人的同时,洪土生开机给李学民、甘建和霍东灵先后打去了电话。

    现在院子里的狗叫得更凶了,要说没人听到肯定不可能。

    但却没有一个村民起来,似乎都害怕有什么事情降临在他们身上。

    二十多分钟后,李学民带着几个李家大院的村民首先赶来了,之后不久甘建和霍东灵带着一批治保队员也来了。

    得知死去的是四十多岁有残疾的王道礼后,洪土生皱眉道:“狼王死了,但这个王道礼也被狼王咬死了!

    要是我当时不要在坟地睡觉,能警醒一点的话,王道礼是不会死的!可惜来晚了!”

    看到洪土生还在自责,李学民安慰道:“土生,你除掉了狼王,是为村里除掉了一大害。

    王道礼被狼王咬死,国家是要赔偿的。

    可惜没有后代,他的妻子在他三十多岁残疾之后,就离开了村子从此没了消息,即便回来找我们村两委,赔偿金也不会给她。

    只能把赔偿金部分作为丧葬经费,剩下的作为村里的发展资金。”

    本来人刚死就谈钱,洪土生是不想听这些话的,但既然李学民说了,只能叹息一声,点头道:“找人把王道礼的头和身体接上,让他留个全尸吧!”

    甘建提议道:“土生,不如送去火化。

    我们村通路之后,肯定要按照国家规定,对尸体火化,不能再搞土葬。

    另外不提倡大办丧事,而是举行一场简单的追悼会,或者叫送别仪式。

    索性从王道礼开始就实行国家规定和新村规、新风俗。”

    “挺好啊!”

    洪土生感觉甘建做了村长后,各方面能力都发挥出来了,思想觉悟比起李学民还高。

    “嗯,的确不错!老甘,明天我们再在村部召集村组干部讨论下这些事情。”

    霍东灵也赞同甘建的做法,自告奋勇的说道:“那就在王家大院给王道礼找口棺材,由我带几名治保队员明天一早送去兴隆镇火葬场火化。

    书记和村长得给我写个死亡证明,盖上公章。”

    洪土生看到现在已经快到两点,随即道:“三位领导,我先回去了。”

    “嗯,土生,赶紧回去休息。”

    李学民拍了两下洪土生的肩膀表示关心后,洪土生点了下头,扛上狼王尸体后,赶紧离开了。

    回到家,将狼尸放进厨房后,洪土生开门进了客厅。

    为了避免影响彭兰儿和赵冰霜休息,洪土生打开了右侧主卧的卫浴间,随即脱掉沾了些血迹和脑浆,还有泥土的衣裤,淋浴起来。

    还在淋浴之中,突然就听到了敲门声,传来了田馨有些焦急的询问:“是谁在里面啊?我来那个了,赶紧开门啊!”

    “是我!田姐,说真的啊?”

    “真的啊!土生,我快憋不住了!”

    洪土生赶紧停止淋浴,擦干水,围上一张浴巾后,就打开了门。

    “土生,快出去呀!”

    田馨喊了一声,洪土生赶忙离开,很快就回了卧室。

    刚躺下还没睡熟,又听到了田馨敲门和说话声:“土生,我今天下午就有点来那个了,晚上又吃了很多狼肉,现在感觉身体很不舒服啊!”

    “哦?是吗?”

    洪土生分析了下,女人在来月事的时候是身体最虚弱的时候,这时候大补热性的狼肉,对于女人来说,虚不受补,还真不是好事。

    他赶紧穿上睡衣,取了不多的太阴液和硅胶针筒,开门后看到田馨已经疼得蹲在了地上,从睡衣领口居高临下,看到了大片雪白的饱满和深深的沟壑,他忍不住吞了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