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青年名医-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43章 青年名医

    洪土生随即说道:“田姐,去你睡觉的房间,我为你打一针太阴液,再做做推拿,应该就好了。

    今天起来后,来月事这几天就不要再吃狼肉这些了。”

    田馨皱着眉,连连点头:“好的!好的!土生,你赶紧给我做吧,我真的很疼啊!”

    “嗯!”洪土生随即搀扶起田馨,进了右侧主卧后,让她躺在了被单上,并脱下了贴有天使翅膀的纯棉平角短裤。

    “田姐,太阴液是我的美容药品中最珍贵的,有让里面紧致、延长月事生理期五到十年,让女人变年轻五到十岁的奇效。

    也就是说,只要为你那里注入药液,你吸收半个小时后,睡一觉起来后,很可能看起来只像是十几岁的女孩子了。

    你要不要变得这么年轻呢?”

    洪土生问的话,没几个女人不动心,田馨赶忙道:“要啊!傻子才不要呢!赶紧吧,我现在还疼着呢!”

    “好!把双腿打开,屁股也尽量抬高!”

    洪土生此时已经将剩余的多半针管药液吸好,随即对准那里的出入口,缓缓的注入进去。

    “啊!!!好爽啊!”田馨忍不住叫出了声。

    “呵呵,田姐,别这么大惊小怪的,等你成了女人之后,就感觉没什么了。

    你继续保持这个姿势,不要让药液泄露出来,现在我还得为你推拿下!”

    虽然田馨的小腹疼痛,但洪土生却是为她首先按揉了一番头部,田馨感觉疼痛缓解。

    等洪土生又按揉了一番双脚脚趾和脚底板后,田馨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土生,我小肚子疼,你怎么不按揉小肚子呢?”田馨感到奇怪的问起。

    洪土生笑着解释道:“如果你没来月事,自然可以按揉小肚子,直接了当。

    但来了月事,加上还有药液,肯定不能按揉那里,万一引起你身体反应,我的药液可就泡汤了!”

    “这样啊。土生,你可真是神医啊。”

    田馨甜甜一笑,看着洪土生也越发的深情。

    洪土生谦虚的摇头道:“不算。我只是对于美容、推拿和骨伤方面比较精通,在其它方面就差远了。

    田姐,要是没事,我得去休息了,一早起来我还得剖狼剥皮,熏烤狼肉呢。”

    “哦!土生,你已经杀了狼王?”田馨震惊的问道。

    “是啊。但人也累坏了。田姐,我真的要去睡觉了。”洪土生打了个呵欠。

    “土生,要不就在这睡,陪我说说话。”

    田馨这话明显有逻辑错误,但洪土生也没想太多,赶忙道:“我得回去睡了。

    田姐,你记得保持这样的姿势久一些,越久越好。

    实在想睡了,再好好的睡一觉。”

    田馨笑道:“嗯,好吧。土生,你这个男生真体贴,我都舍不得走了。”

    “晚安!”

    洪土生不想再说什么耽误宝贵的睡觉时间,赶紧去卫浴间洗了针筒,关门离开了。

    虽然只睡了三个多小时,但天刚蒙蒙亮,洪土生还是换找了套便宜衣服起来,之后去了厨房。

    此时赵冰霜已经在做早餐了,她指着狼尸,笑问道:“土生,这个就是狼王吧?”

    “是啊!”洪土生点头道。

    “太好了!今晚我能成为你的女人吗?”赵冰霜笑问道。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要是没事的话,应该能吧。”

    “好期待啊!”赵冰霜越发欣喜的说起。

    “我出去去剖狼剥皮,还得尽快把狼肉熏烤出来呢。”

    “要不要我帮你?”赵冰霜赶忙问道。

    “不用。你继续做早餐吧。

    对了,中午就不要用狼肉做菜了,女人来月事时不适合吃狼肉。”

    洪土生说完,就拿着尖刀和大盆子,扛着狼肉出门了。

    还在正门外的路边熏烤狼肉,现在看起来只像是十六七岁少女的田馨已经到了他身后,笑道:“好香啊!”

    洪土生介绍道:“是啊!

    用香樟、松树、柏树的树叶和枝桠来熏烤的,带有三种树的天然芳香油脂,还有一定的防腐功效,春季放上一个月没有问题!”

    “嗯,土生,我不想走了,可以留下来吗?”田馨点头后,马上问道。

    “留下来干嘛?我家很小,都没地方住的。而且这里有狼,你留下来会有危险。

    最主要的是,你在国外留学多年,是高级人才,要是留在这里,实在是屈才了。”

    洪土生马上说出了三点理由,但田馨马上说道:“你也是高级人才,怎么要窝在这里?”

    洪土生马上说道:“我是为了想把井盐村建设好!

    对了,田姐,我们剑南县城东新区、城南开发区和汉王新城,都很适合投资办企业顺便开发房地产。

    我建议田哥和他的一群企业家朋友,可以来剑南县考察一下,相信一定有他们满意的投资项目。”

    “是吗?”田馨笑问道。

    洪土生马上点头:“是啊!剑南县的环境和气候你也是看过的,比起你们冀省关北市要好吧?”

    田馨笑道:“来投资建厂可以。

    反正我们风阳能源集团也准备开发南方市场,在剑南县建厂的话,就可以辐射整个风能和太阳能丰富的西南地区。”

    “好啊!田姐,你的眼光不错,也有魄力!”洪土生马上赞赏道。

    “不过,我肯定会负责这里,到时候你得经常陪我,不然我会很寂寞。”田馨马上开出了条件。

    洪土生想了下,感觉不吃亏,随即道:“可以。

    不过你也许不知道,在燕京有些世家大族的女孩子,因为我争风吃醋,每天吵吵闹闹,甚至不惜动武打架,让我心烦意乱。

    为了避免这些世家大族因为我起大冲突,我索性偷跑回了老家。

    所以我不可能跟你结婚,即便是做女朋友都没你的份。

    你要是愿意,就是我田姐。不愿意就当我没说过。”

    田馨此时才恍然大悟道:“难怪啊!

    我来这里之前,就听说青年名医肖学升突然失踪,惊动了大半个燕京城,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洪土生点头道:“是啊!我也感到奇怪,回来也快半个月了,真实身份也应该泄露了。

    按理说,燕京这些世家大族肯定已经知道我回了老家,但竟然没有人来找我,而且那些女孩子一个也没来,实在让我感到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