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推测-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46章 推测

    “哦!”

    黄芙蓉此时脸色不太好,缓缓起来后,依旧感觉头晕耳鸣,慢慢的挪动着脚步,为洪土生打开了门。

    看到黄芙蓉脸色不对,似乎随时要跌倒的样子,洪土生赶紧将她抱住,放到被单上后,随即把起了右手脉搏。

    “芙蓉,你现在感觉咋样?”

    洪土生感受到黄芙蓉的脉象虚弱而且紊乱,随即问道。

    “土生,我还是头晕耳鸣。”黄芙蓉弱弱的回应着。

    “头晕耳鸣的现象,是现在才有的,还是以往就有?”洪土生又问道。

    “生下丹丹翠翠之后就有了。

    后来宋太旺给我买了头痛丸,我感觉挺好,一直坚持在睡觉前吃,这么多年来很少犯病。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小孩子们刚入学哭得厉害,我当时听着就有些头晕耳鸣,但不算严重。

    没想到昨晚吃了药后,睡到刚才才醒来。”

    “是啥药?还有吗?”洪土生皱眉问道。

    “在左手边灯柜里。”

    洪土生很快从里面取出了大的医用塑料**,发现上面什么标签都没有,瞬间生出了疑惑。

    打开盖子后,看到里面装着十几粒黑褐色的玻璃弹珠大小的药丸,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药材气味。

    “芙蓉,就是这个头痛丸吗?”

    洪土生取出一粒闻了闻,又放在嘴边舔了几下,品尝起了味道。

    “是啊。土生,这个头痛丸效果真的挺好的。

    但昨晚突然就没效果了,不知道是不是药效弱了,要不我多吃一颗?”黄芙蓉弱弱的说起。

    洪土生赶忙摇头:“芙蓉,这药我尝了下,感觉不光有中药材,应该还加了西药的某种甚至几种镇痛药这是在哪里买的?”

    黄芙蓉回应道:“我不知道啊!一直都是宋太旺给我买的。

    我问他在哪买的,他只说是县里那个老中医秘制的,让我快吃完就告诉他,他又给我买。这一大**能用半年呢。”

    “这就难办了。”

    洪土生皱起眉头,将药**放在口袋,随即给秦奋进打电话要了飞机,此时王巧巧和秦玉艳也都走了进来。

    “黄阿姨、土生,要不要吃点面啊?”秦玉艳问道。

    “谢谢玉艳,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吃,脑袋还是疼得厉害。”黄芙蓉摸着后脑勺,痛苦的说起。

    “巧巧、玉艳,我怀疑阿姨有严重的脑部疾病,要尽快送她去医院做检查。

    你们吃了面,就赶紧去学校吧。”

    看到洪土生愁眉紧锁,王巧巧二女估计黄芙蓉一定是得了大病,也都安慰了黄芙蓉几句,赶紧离开了。

    “土生,我真的得了大病?你可不要吓我啊?”黄芙蓉此时已经流出了泪。

    “芙蓉,我只是推测而已。希望不是吧。”洪土生安慰道。

    “嗯。土生,你帮我按按头部,你的推拿手法很好的。”黄芙蓉希望的说起。

    “不行啊!我现在都后悔了。

    为你做全面深度美容的时候,如果不给你头部做推拿,也许还不会这么快出现这个问题。

    我还发誓要保护好你,让你一辈子幸福的”

    洪土生不能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黄芙蓉恐怕更加伤心。

    “土生,莫非我的头里面长了什么东西?”

    黄芙蓉也不是一点见识没有,她很快生出了联想。

    洪土生赶忙道:“等检查之后确诊再说吧。

    芙蓉,要不我给你全身按揉一下,让你舒服一点。”

    “嗯”黄芙蓉此时已经估计到脑子里有很严重的问题,含着泪点了下头。

    洪土生将房门反锁,为黄芙蓉解开睡衣后,随即从额头开始为她轻轻按揉了起来。

    黄芙蓉现在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如果没病的话,为她上围做推拿,她就会兴奋地不得了。

    可惜的是,现在头越来越痛,她的心情也糟糕到了极点,即便洪土生为她的下身做推拿,也没引起她的反应。

    洪土生很心痛,为她双脚底部按揉之后,又为她后背推拿了一番,直升机终于来了。

    为黄芙蓉穿好衣裙,又用毛毯将她包裹,抱着上了飞机后,洪土生让驾驶员直飞县人民医院。

    在飞机上,洪土生打通了人民医院院长高先成的电话,说起黄芙蓉头晕耳鸣,怀疑是脑部出了问题。

    得知是洪土生后,高先成马上说起为黄芙蓉准备最好的特护病房,并亲自邀请华西医院最著名的脑科专家许名章来为黄芙蓉诊病。

    “多谢高院长,我可不可以再邀请两位在国际上很有名气的脑科治疗名医来呢?”洪土生问道。

    “哦?土生,你要是能邀请来我院指导,我们医院求之不得啊!不知道是哪两位名医呢?”高先成欣喜的问起。

    “张九真和胡杏林。”洪土生淡淡的说起。

    高先成没听说过这两个人,他作出病房安排后,随即给六十来岁的许名章打去了电话。

    许名章现在还没开始给病人做手术,但电话找他联系的人很多。

    等了好一阵,许名章终于接了高先成的电话,问道:“小高,找我有事?”

    虽然高先成只比许名章小几岁,但还是恭敬的称呼道:“老师,我们医院马上要来一名脑科病人,还望老师能来医院指点下。”

    “是什么病啊?”许名章又问道。

    “老师,据说应该是严重的脑部疼痛疾病,但还在还没接受检查呢。”高先成赶忙道。

    许名章马上不悦的说道:“小高,你胡闹啊!

    连病情都还没检查,就要我来,是不是太唐突了?

    我马上就要去指点学生做手术了,以后再谈!”

    许名章马上挂了电话,高先成想到已经对洪土生夸下了海口,就一定要办到,又打去了电话。

    为了防止许名章挂电话,他赶忙道:“老师,还有两位国际脑科治疗名医要来我院指导”

    许名章果然来了兴趣,脑子里马上冒出了几个人,笑问道:“谁啊?”

    高先成赶忙道:“张九真和胡杏林

    老师,说实话,我不是专业的脑科医生,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两位名医的名字,不知道你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