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误人子弟-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44章 误人子弟

    “呵呵,你现在是不是想她们了?那就回燕京啊!”田馨笑着道。

    洪土生抿嘴一笑:“想倒是有些想,但我不会去燕京。

    她们没来找我,肯定是有原因的,但我也不想去打听。

    只希望她们和她们的家族,从此之后能和平共处,不能因为我,把燕京闹得乌烟瘴气的,毕竟那是首都!”

    “呵呵,土生,她们不来找你最好。这样的话,你也没什么压力,对吧?”田馨笑问道。

    “嗯。田姐,刚才我们的谈话,你不要泄露出去。

    另外,虽然我认为燕京那些世家大族已经知道我在剑南县了,但我也不希望你到处宣传,更不要泄露我的真正身份。

    不过,你回去后得帮着我多吹嘘吹嘘剑南县的各种优势,多带些人来投资!”

    洪土生说完后,田馨笑道:“你打个电话,就会有很多来剑南县投资的富豪,何必叫我去吹嘘呢?”

    洪土生直接道:“我不想跟他们见面。

    一旦见面,肯定提说买各种药方和香料粉秘方的,或者就是提出要把女儿、孙女嫁给我的,我是很烦这一套的。”

    “好吧,既然你很烦,那你回来之后,怎么都有好几个女人了?”田馨又问道。

    洪土生又回应道:“这里是我老家,她们都是知根知底,也没牵扯多大的利益,比较单纯。

    何况,她们都甘心做我背后的女人,也不要求做女朋友结婚,我于情于理没办法拒绝。”

    “好吧,那我以后也做你背后的女人。”田馨笑道。

    “不!你得做我前面的女人,把我挡住,不然我就曝光了!”洪土生赶忙道。

    田馨点头道:“好吧!土生,既然你都答应我了,不如我们……

    额,不行,我刚来那个。算了,等我再来的时候,你得让我尝尝做女人的快乐!”

    “没问题!”

    洪土生将狼肉熏烤好后,这才带着熏烤狼肉回了家。

    吃过早饭,洪土生就背上了秦玉艳的各种衣物,还有给她们买的几大包日用品和零食,朝着学校而去。

    刚走到王家大院外的路上,就看到了王道贵、王文武等王家人挡在了路的前方,不让霍东灵和四名治保队员用骡马驮走王道礼的棺材。

    听王道贵的意思,似乎是要求对王道礼实行土葬,而且还要请道士先生吹吹打打风光大葬。

    “土生,你来了啊!赶紧来帮忙说说啊!”

    看到洪土生来了,霍东灵感觉救星来了,赶紧打起了招呼。

    洪土生很快到了两批人的中间,看着王道贵问道:“王校长,咋回事啊?”

    “洪土生,你也是我教过的学生。可不要取笑我这个老头子了,我不是校长。

    虽然校长还姓王,但却是你从县城里找来的!”

    从王道贵的脸色和语气来看,他对洪土生相当的不满。

    虽然他现在退休了,跟老婆每月加起来有三千块退休金,表面上看跟以往工资差不了多少。

    但离开了学校,也就没有了任何油水。

    没有了校长身份,无法参与村组干部扩大会议,也得不到村组干部的私下分钱,说起来还是很不划算。

    “呵呵,王校长,看来你对当不成校长了,似乎很有意见啊!

    既然这样,我请教育局的人来,让你重新做校长咋样啊?”

    洪土生对王道贵也很不满意,他小时候就认为这个王道贵和他老婆教书,纯粹是误人子弟。

    王道贵赶忙道:“不敢!不敢!你可是吴书记任命的村民总代表啊!是官!民不与官斗,我怕啊!”

    虽然听起来句句都在示弱,洪土生却听着感觉特别的刺耳,咧嘴一笑道:“那好,王道贵,既然我是村民总代表这个官,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

    “不敢!不敢!我还真的怕落得像宋太旺那样的下场!”王道贵依旧很硬气的说起。

    洪土生随即一笑,问道:“请问一加二加三加四加五加六等于多少?”

    问完后,洪土生马上从十倒数到一,见到王道贵还在算,随即笑道:“二十一,一加六为七,二加五为七,三加四为七,三个七等于二十一!

    王道贵,你这个教书几十年的,竟敢连这样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上,你自己说是不是误人子弟?”

    “我!我是被你气糊涂了!”

    王道贵此时有些脸红,马上做出了辩解。

    “好!我让你先冷静一下!”

    等了两分钟后,洪土生又问道:“请问李白的望庐山瀑布的全文是什么?请背诵一下!”

    王道贵想了下,呵呵一笑,骄傲的背诵道:“日照香炉生紫烟,江枫渔火对愁眠,桃花潭水深千尺,轻舟已过万重山!”

    王道贵抑扬顿挫的背诵完,还显得意犹未尽,颇有几分知识分子的气势。

    洪土生笑得马上鼓起了掌:“不错!

    一首诗背出了四首诗的句子,不愧是当了那么多年校长的,简直是误人子弟多年!”

    王道贵听到洪土生在讽刺他,马上板起脸问道:“洪土生,我哪里错了?”

    “呵呵,大家说说,他哪里错了!”

    洪土生随即看向了霍东灵和四名治保队员,五人很快把正版的望庐山瀑布背诵出来。

    “洪土生,你知道我主要教的是数学,你拿语文考我,明显是你刁难我!”

    王道贵这么说,洪土生也不想跟他纠缠,马上问道:“县里每年给学校拨款四五万,足够你跟你老婆的工资了,你为啥还要上学的孩子们每学期两三百块学杂费?”

    “洪土生,你啥意思?”

    王道贵顿时冒火,说道:“学校要维护,除了课本,学生的课外辅导书、练习册、文具、体育器材什么的,都得花钱。不交钱,怎么读书?”

    “好!这事我不想跟你争!

    在学校里,你每年要养五六头猪,用的都是学生早上带到学校来吃的剩菜剩饭。

    但养猪就算了,你还安排五六年级的学生轮流喂猪,凭啥不你们两口子自己动手?

    另外这些猪都是学生们喂大的,凭啥你们两口子拿来卖钱?

    这些钱是不是该分给学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