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你别催-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5章 你别催

    “那我马上过来。”

    洪土生很快到了彭福海的卧室外,听着震天的打鼾声,不好吵醒他,赶紧独自出门,到了直升机旁。

    “土生,不好意思。飞机明天早上才能修好,给我们安排个住的地方吧。”

    林开泰对着洪土生说起,林清歌却已经到了洪土生身边,还拉起了他的手。

    “没事,林叔叔,家里还有两间空房。我们走吧。”

    洪土生挣脱开林清歌的手,朝着家里走。林清歌赶紧挽起了他的手臂,林开泰则跟在了身后。

    “清歌姐,驾驶员呢?怎么没跟来?”洪土生问道。

    “他得守着飞机,明早还得继续修,只能在飞机上休息了。”林清歌回应道。

    “清歌姐,你是住空房,还是跟兰儿住?

    空房里很久没住人,没打扫,有点脏。”

    洪土生这么一说,林清歌毫不犹豫的说道:“自然是跟兰儿妹妹住咯。”

    洪土生叮嘱道:“跟她住的话,万一她晚上想方便,你得抱着她去后院。

    她的右腿现在完全没有知觉,绝对不能沾地用力,否则会终生残废。”

    “啊?那怎么办?土生,我只是户籍警,力气可不大啊。”林清歌皱眉道。

    “到时候你来隔壁叫我。我抱她去方便。”

    洪土生话说出口后,林清歌瞬间花容失色,她羞涩的说道:“土生,你可是男生啊。”

    洪土生点头道:“是啊。但我是兰儿的未婚夫,还是为她治病的医生,有义务抱着她去。”

    “好羞啊!那她不是什么都被你看了?”林清歌问道。

    “女人嘛,身体构造也就那样。何必大惊小怪的。”洪土生微笑道。

    “土生,听你这么说,在外面这几年,你似乎看过很多女人咯?”林清歌又问道。

    洪土生感觉不能透露这些秘密,否则身份迟早泄露,随即道:

    “我是医生,在治病的时候,根本不会在乎病人是不是女人,只是把她当作必须治好的病人。”

    林清歌对洪土生越来越感兴趣,笑问道:“你在哪儿做医生?”

    “我现在只想好好待在家里。”

    洪土生再次闭口不谈,林清歌也没法再问,进了家门后,洪土生打开了靠着彭福海卧室的空房间,点燃了油灯。

    “林叔叔,这间你住,还有啥需要吗?”问道。

    “有睡的地方就可以了。土生,清歌一直都是娇生惯养的,你照顾好她就行。”林开泰叮嘱道。

    “好的。林叔叔,你早点休息。”

    洪土生随即关门离开,林清歌马上靠了过来。

    “土生,我坐飞机很不舒服,想洗个澡。对了,我现在最想上洗手间。”林清歌有些慵懒的说起。

    “没有洗手间,只有茅厕,但又脏又臭……你去后院随便蹲下方便吧。我去给你烧洗澡水。”洪土生说道。

    “我刚才忘带手电筒了。”林清歌又道。

    “这有啥关系啊!赶紧去吧。”洪土生催促道。

    “不行,我怕黑。你带我去。”林清歌马上拉起了洪土生的手。

    “呃,你可是警察啊!”洪土生皱眉道。

    “我只是户籍警,相当于文职人员。”林清歌解释道。

    “好吧。我带你去。”

    洪土生今天走了太多的路,很想早点休息,他索性拉起了林清歌,很快到了后院的李子树下。

    “赶紧方便吧。”洪土生催促道。

    “你在这里呀。”林清歌小声说道。

    “那我走了。”洪土生随即朝着门外走去。

    林清歌赶忙招呼道:“哎!不要再走了!就留在那里,我得看着你,才不会害怕。”

    “好吧。赶紧的,我真的想睡觉了。”洪土生再次催促道。

    “嗯,你别催!”

    林清歌很快解开了皮带,褪下长裤后,将细窄的丁字裤拉下。

    看到洪土生依旧背对着她,她不再害怕,随即发出了“潺潺”的流水声。

    不久后,有些脸红的林清歌到了洪土生身边,随即挽住了他的胳膊。

    “你洗手了吗?”洪土生打趣的问道。

    “额,你!洪土生!不是我不讲卫生,这里哪有水啊!”林清歌瞪着一双美目,娇嗔的说起。

    “呵呵,你先去兰儿的闺房休息,我烧好洗澡水后,就来叫你。”

    洪土生随即朝着厨房走去,但林清歌依旧挽着他的手臂,跟着他到了厨房门口。

    “清歌姐,你咋回事呢?你要是不休息,那就来烧把火!”

    “我们一起烧。”林清歌说道。

    “烧火哪有两人一起的?”

    洪土生将油灯点燃后,随即甩开了林清歌的手,开始从水缸内往大铁锅里舀水。

    此时林清歌已经坐在了柴灶前,问道:“土生,怎么烧火啊?”

    “算了,你当警察的,没必要学这些。起来吧,我来!”

    洪土生又加了些水后,随即坐在了柴灶前,点燃了柴草递进灶膛,火苗起来后,又在上面添了些干柴。

    林清歌马上挤了过来,紧挨着他,羡慕的说道:“土生,你怎么什么都会啊?”

    “没办法,家穷人丑。自己不做,只能挨饿!”洪土生耸了耸肩。

    林清歌马上道:“可你现在有钱了啊。该你得的三百万奖金,你都不要。说明你很有钱,才看不上那三百万嘛!”

    “谁说我很有钱?我没钱,只能勤快点,什么都做。”洪土生马上谦虚的说起。

    “呵呵,土生,要是我男朋友像你这样,什么都会,什么都做,又这么勤快,我该多幸福啊!”林清歌说着这话,俏脸突然红了。

    “清歌姐,这么说你有男朋友了?”洪土生问道。

    “没有啊!我是说要是我有你这样的男朋友……

    土生,要不,你就做我男朋友吧!”

    林清歌突然就扑进了洪土生的怀里,双手紧抱着他的同时,不断的用傲人的上围磨蹭起来。

    “清歌姐,你疯了啊?我有兰儿,已经足够了!”洪土生赶忙说起,但却没有排斥。

    “可我看得出来,你对女人投怀送抱,并不反感啊。”

    林清歌这么一说,洪土生赶忙将她抱起,放在了旁边,冷冷道:“别打扰我烧火!”

    “额,土生,我感觉你真的好神秘。我很想多了解你,你怎么不给我机会呢?”林清歌皱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