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没办法-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47章 没办法

    小÷说◎网 】,♂小÷说◎网 】,

    “废话!他们是国内中医学界的泰斗,有北张南胡之称,在国际上都很出名。

    此外在脑科治疗领域,他们更是权威人士,是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专家教授,我会不知道?

    他们都是采用针灸、火罐疗法和中药治脑部疾病的,我一直想跟他们学习,可惜没有机会……”

    许名章说到这,赶忙问道:“小高,你能请动张九真和胡杏林?”

    “不是啊,老师,是我们县的洪土生,他在我们县的人际关系很好。”高先成赶忙解释道。

    许名章笑道:“呵呵,在你们县关系好,就能请动北张南胡了?小高,你可别吹牛了!

    要是北张南胡到你们医院,以后我每周来为你们医院脑科做一次指导!

    对了,洪土生现在多大了,他会医术吗?”

    高先成又回应道:“老师,这个洪土生二十来岁,刚从大城市回来。

    据说擅长治骨伤和美容,治骨伤这事应该是真的,但美容我只是听说。”

    “嗯,有没有他的照片或者视频,给我发过来!我去做手术准备了。”许名章对洪土生也来了兴趣。

    高先成想到洪土生前段时间来过医院骨科,保卫科应该还保留有视频,随即道:“好的,老师你稍微等一会儿。”

    不久之后,已经进了手术室准备的许名章看到了高先成发来的视频后,随即将视频转发到了一个名医微信群里。

    “这不是青年名医肖学升嘛!他不在燕京,跑去剑南县骨科医院干什么?”一名燕京的名医突然发出了一段语音信息。

    听了这段语音后,许名章赶忙问道:“肖学升就是视频里这个小伙子?”

    “是啊!”

    另一名燕京名医说道:“肖学升治骨伤可是在全国,甚至全世界最好最快的。

    另外,他的美容治疗,也堪称完美!”

    “哦!”

    许名章此时已经基本上明白了,马上拨通了高先成的电话,笑说道:“小高,我马上坐车来。”

    “太好了!谢谢老师。”高先成咧嘴一笑。

    “洪土生不会走吧?”许名章又问道。

    高先成赶忙回应:“他就快来了,现在还在飞机上。”

    “什么?还没来啊!嗯,我马上来。”

    许名章挂了电话后,对两名中青年医生叮嘱了一番手术要领,赶紧出了手术室……

    一个半小时后,许名章下了车就在高先成的陪同下,来到黄芙蓉所在的特护病房,他终于看到了视频上的年轻人。

    “土生,这位是许名章老师!”

    高先成对洪土生做起介绍后,洪土生随即跟许名章握手称呼着许老师,脸上依旧愁眉不展。

    “土生,你在燕京也叫肖……”

    许名章的话还没说完,洪土生点头道:“是。许老师,你知道就不用再问了。

    我们出去聊聊,我阿姨正在休息。”

    “哦!好吧。”

    许名章注意到看着很年轻的黄芙蓉此时已经安上了镇痛泵,正在特级护师的看护下输液,随即和洪土生离开。

    到了脑科的医生办公室后,所有医生都赶忙起来,笑着对许名章称呼起了“许老师”。

    “谁是黄芙蓉的主治医生?核磁共振影像图出来了吗?”许名章开门见山的问道。

    脑科主任丁伟马上说道:“许老师,还没有呢。”

    许名章马上皱眉道:“怎么搞的?

    影像科的速度太慢了,小高赶紧去催催,尽快把影像图带来!”

    “是!老师!同志们都陪着老师聊聊啊!”高先成叮嘱后,就赶紧走了。

    丁伟等医生打算向许名章请教一些问题,但认为洪土生在不合适,随即对洪土生说道:“土生,你还是去守着你阿姨吧。我们照顾许老师就行了。”

    洪土生还没说话,许名章瞪了丁伟一眼:“是土生要跟我聊,你们都不要进来。”

    话音落下后,许名章赶紧拉起洪土生进了主任办公室内,并将门反锁。

    “土生,你先说说黄芙蓉的病情。”许名章让洪土生坐下后,随即催促道。

    听了洪土生的话,还看了闻了尝了那个头痛丸后,又问道:“这个头痛丸送去化验了吗?”

    “高院长好像已经安排人送去你们华西医院了。”洪土生回应道。

    “嗯。土生,据我分析,你的阿姨很可能得了恶性脑瘤,而且很可能就是长期服用这个不知来历的头痛丸引发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现在已经是晚期了,估计活不过一个月,甚至活不过一周。

    不过现在,还没出检查结果,我也只是猜测,你也不要太担心……”

    许名章的说的,跟洪土生推测的,都差不多,他点了下头,说道:“谢谢许老师,能为了我阿姨这么快就赶来了。

    以后要是有需要的话,尽管开口,我会帮你一次大忙,还这个人情的!”

    听了洪土生这话后,许名章更加确定的问道:“土生,你真的是青年名医肖学升?”

    洪土生点头道:“是,那是我的化名。

    许老师,张九真老师和胡杏林老师,估计在下午就会来,到时候还希望你能和他们一起,都帮忙给我阿姨会会诊。”

    许名章脸色平静,但内心有些激动的说道:“能跟北张南胡两位权威泰斗一起会诊,是我的荣誉,土生,你放心吧。

    但是……

    土生,恕我直言,你的阿姨应该是脑瘤晚期,即便是北张南胡也没办法。”

    “我知道。尽人事,知天命吧!”洪土生叹息一声。

    许名章安慰起了洪土生,正谈论着一些关于外科止血去除疤痕等方面的事情,高先成终于拿着刚出来的影像图,敲门进了主任办公室。

    许名章接过影像图后,摇头道:“土生,你看这脑瘤已经充满整个后脑勺,挤压了神经和血管。

    估计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另外病人很可能会失明……小高,血液和尿液检查报告出来了吗?”

    “还没呢。我去催催。”高先成又赶紧离开了。

    “土生,我们去你阿姨的病房再看看。”

    许名章又拉着洪土生进了黄芙蓉的病房,洪土生看着越发憔悴的黄芙蓉,小声问道:“阿姨,你睁开眼,许老师要给你做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