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喜新厌旧-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49章 喜新厌旧

    小÷说◎网 】,♂小÷说◎网 】,

    “现在好多了。丹丹、翠翠,你们别哭……

    土生,你和小燕出去吃晚饭吧,我有些话要对丹丹翠翠说。”

    黄芙蓉的精神,比起在医院时的确好了很多,现在没有了头晕耳鸣的症状,力气也有了,自己也能坐起来了,但眼睛已经看不到东西了。

    “嗯……”

    洪土生应了一声,随即拉着姚小燕出了主卧,去了饭厅。

    “土生,芸姐和馨雨很快就要来看望黄阿姨了。”姚小燕吃饭时,小声说道。

    洪土生皱眉道:“你对贾芸说了?

    她儿子现在还没消息,精神状态不好,不适合看到生离死别,不应该告诉她的。”

    姚小燕赶忙回应:“她打电话问我情况,我也没想太多就对她说了。

    不过我看芸姐现在的精神,比起以往我跟她争孙明义时还要好,应该没什么的。”

    洪土生点头道:“好吧。来了之后,我让她和馨雨看看黄阿姨,问候一下就走,你也得走。”

    “我也得走?我还想留下来帮忙呢。”姚小燕赶忙道。

    “没什么可帮的。你把车留下就行了。”洪土生说道。

    “好吧。土生,我什么时候能陪你睡觉呀?”姚小燕忍不住问道。

    “姚小燕,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还想着这些?”洪土生瞬间有些生气。

    姚小燕也觉得刚才说错了话,赶忙道:“土生,我错了,是我不对。

    但我也是看到芸姐和馨雨都成了你的女人,我有些着急。加上也不是经常跟你单独在一起,所以就……”

    洪土生想着也不能伤了姚小燕的心,毕竟忆金兰还得靠她们三姐妹齐心协力,缓缓道:“等这事过了之后吧。”

    “嗯,土生,对不起,那一会儿我跟芸姐和馨雨一起回去。”

    姚小燕和洪土生吃过饭不久,贾芸和姚周馨雨已经来了。

    在洪土生的提醒下,三女安慰了几句黄芙蓉后,很快离开了。

    “土生,现在几点了?”黄芙蓉突然声音很大的问道。

    “快八点半了。”洪土生回应道。

    “送丹丹翠翠回学校,星期五下午放学再去接她们。”黄芙蓉继续大声说道。

    “呃……好吧。”洪土生点头道。

    “妈妈,我们不想离开你啊!”

    刘翠再次忍不住趴在了黄芙蓉身边哭泣,反而是刘丹比较坚强,已经止住了眼泪。

    “我这一辈子,还是土生回来之后真正的幸福过,值了!

    丹丹、翠翠,从现在起,你们就是土生的女人了。

    这辈子,除了土生,不可以再有别的男人!

    记住了吗?”黄芙蓉声音很大的问道。

    “嗯!记住了!”姐妹俩同时说起。

    “土生,你能帮我照顾好丹丹和翠翠吗?”黄芙蓉又大声问道。

    “阿姨,请放心!”洪土生郑重的说道。

    “土生,我很放心你!但现在宋晓伟还没抓到,你也要注意安全。

    要是你不在了,丹丹和翠翠还能依靠谁?”黄芙蓉叮嘱道。

    “放心吧。”洪土生继续说起。

    “好了,丹丹翠翠听话,赶紧回学校,我要休息了!”黄芙蓉铿锵有力的说起。

    “嗯……妈妈,再见!”

    刘丹说完,拉起刘翠出了主卧。

    洪土生将门关上后,随即开车载着姐妹俩朝着实验中学而去。

    “土生哥,妈妈说她之所以会这样,都是宋太旺害的,是吗?”

    刘翠已经不再哭泣,但依旧悲伤的问道。

    洪土生回应道:“是!那个头痛丸已经检验出来了,含有多种慢性毒素,日积月累之下,阿姨才会到了脑癌晚期才发作,而且活不过明晚。”

    “我妈说,当年大姨也是得这个病死的,估计也是宋太旺害的。

    但是宋太旺为什么要害我大姨和妈妈呢?”刘丹比较冷静的问道。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估计是她们知道得太多了,另外就是宋太旺喜新厌旧,不希望她们一直活着。”

    “喜新厌旧?土生哥,你的意思是说,我妈妈跟宋太旺有那个关系?”刘丹又问道。

    洪土生点头道:“是!刘丹、刘翠,不知道阿姨告诉你们,谁是你们真正生父没有?”

    刘丹马上道:“莫非是宋太旺?不是刘华丰?”

    洪土生又回应道:“的确是宋太旺。

    宋太旺对你们这两个女儿还是挺不错的,但对你大姨和你妈就太狠了。”

    “土生哥,可我妈没对我们说呀。”刘翠有些不相信的说起。

    “她应该是不好说出口。你们要是不相信,就给你妈打电话问问,她带有电话的。”

    洪土生随即将手机递给了姐妹俩,刘翠马上拨了过去。

    刘翠主动问起后,黄芙蓉这才将事情说出,其实她当年还是黄花闺女时,去宋太旺家看电视。

    晚上电视好看就没回家还喝了点酒,有些醉了,就被宋太旺逼迫着失去了贞洁,之后怀上刘丹刘翠后,才嫁给刘华丰,用来掩人耳目的。

    “这个禽兽!太坏了!”

    刘翠忍不住骂起,从此刻起她对宋太旺的最后一点好感也没了。

    洪土生接过手机后,说道:“他岂止是坏,他是太恶毒了!对了,你们的身世不要对任何人说。

    不过那个刘华丰应该是知道的。”

    “不知道刘华丰会被判多久?”

    刘丹也是有些担心被跟宋太旺有仇的人,知道她们姐妹是宋太旺的女儿后,会找她们报复,有些担心的问道。

    “现在还不清楚,也没问,等星期五晚上再问。”

    洪土生说完,又安慰并叮嘱了姐妹俩一番后,就送她们返回了学校。

    重新回到黄芙蓉身边后,黄芙蓉很快睁开了眼,坐了起来。

    虽然她现在看不见洪土生,但感觉方面却是更加的敏锐了。

    “土生,你为啥要告诉丹丹翠翠,宋太旺是她们的父亲?”黄芙蓉不解的问道。

    “芙蓉,我是考虑要是刘华丰判得不重,或者提前出狱,以后纠缠刘丹刘翠,凭着他跟刘丹刘翠的表面父女关系,暗中坑害姐妹俩。

    那时候你不在了,要是她们不相信我的话,就很可能被刘华丰坑,甚至因为刘华丰恨你和宋太旺,还会对姐妹俩各种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