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我是医生-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6章 我是医生

    “我有兰儿了解就够了!”洪土生回应道。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兰儿?她有什么好,我实在不明白。”林清歌问道。

    洪土生真情流露的说道:“她的右腿是小时候我跟她玩耍时,不小心弄瘸的,但她从没对任何人说起这事。

    治右腿那些年,花光了彭叔所有的积蓄,害得他一直没钱再娶老婆。

    我离家四年多,她就等了我四年多。

    一直相信我会回来为她治好腿伤,一直等着我娶她!

    试问天底下,有哪个女人,能这样真心实意、全心全意的这么爱我?”

    “额……”

    林清歌听了非常感动,缓缓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土生,你跟兰儿好好过吧,我跟你之前都是开玩笑的。

    我们永远都是好姐弟,对吧?”

    洪土生笑道:“对。清歌姐,马上可以洗澡了,你先去兰儿的闺房,我兑好水后叫你。”

    “嗯。”林清歌点头后,离开了。

    洪土生忙碌一阵后,叫出了在闺房的椅子上看着彭兰儿睡觉的林清歌,指着隔壁的空房间,让林清歌进去。

    林清歌将房间门关上后,洪土生进了闺房,到了彭兰儿身边。

    彭兰儿马上睁开眼,小声问道:“土生哥,刚才那个一直看着我的女警察是谁?”

    洪土生正在说起林清歌和他父亲的身份,突然听到隔壁传来林清歌发出“啊”的尖叫声,之后隐隐听到人倒地的声音。

    “土生哥,清歌姐好像摔倒了,你快去看看吧。”彭兰儿担忧的催促道。

    “兰儿,你好好休息。”

    洪土生赶紧到了隔壁房间,发现房门反锁,赶忙问道:“清歌姐你怎么了?”

    “土生,这里有几只老鼠,太可怕了……”林清歌害怕的说道。

    “那你呢?你现在咋样了?”洪土生问道。

    林清歌娇弱的哭诉道:“我摔倒了,双眼发黑还闪着金星,脑子嗡嗡作响,现在都站不起来。”

    “啊!?难道你伤到脊柱骨了?”

    洪土生赶忙问起,林清歌抽泣的说道:“我不知道,反正整个屁股都很痛。”

    “别怕,清歌姐,我马上进来!”

    想到林清歌现在很痛苦,洪土生索性一脚踢开房门,随即走了进去。

    此时的林清歌直挺挺的倒在大澡盆附近,闭着眼睛,眼角泛着泪花,表情非常痛苦。

    洪土生到了她身边后,轻声问道:“清歌姐,你现在好些了吗?”

    “还是眼前发黑,没怎么冒金星了,但脑子里依旧很想,屁股还是很痛,呜呜呜呜……”林清歌流着泪说起。

    “嗯,问题不大,你不要担心。”

    洪土生随即蹲下,将林清歌的双腿和玉背搂着,背面朝上放在了被单上。

    “土生,我会不会失明啊?我好怕……”林清歌又问道。

    “不会,不会!只是小伤而已,不要担心。”

    洪土生安慰后,接着小声说道:“清歌姐,我先从颈椎开始为你检查,哪里痛就说出来。”

    洪土生说完,随即伸出双手搭在林清歌后颈上,从颈部脊柱骨开始,一节一节的往下按,林清歌都没什么反应。

    双手按过腰椎骨,到了林清歌的尾椎骨附近,双手刚一挨着,林清歌就大声喊起了痛,双眼还流出了热泪。

    “清歌姐,现在我确定是你的尾椎骨受伤了。

    你躺着别动,我先去拿膏药来,你稍微忍耐一下。”

    洪土生说完就走了,林清歌又听到了房间里老鼠叽叽喳喳的叫声,吓得她花容失色。

    幸好洪土生很快就拎着大背包来了,将门重新掩上后,到了她跟前,小声道:“清歌姐,我现在要脱掉你的裤子,是给你治伤,你可不要胡思乱想、大喊大叫啊。”

    “啊?!土生,从我懂事后,还从没被男人看过屁股呢!”林清歌俏脸瞬间红了,她赶忙说起。

    洪土生安慰道:“什么都有第一次嘛。我只是为你治伤而已。放心吧,明天一早你就能好!”

    “额,土生,要是不看不治,能好吗?”林清歌问道。

    洪土生摇头道:“不看不治的话,一年之内都别想好。

    而且万一伤到了神经,以后下身瘫痪可就麻烦了。”

    “那……那你给我治吧。今晚这事,我们都不要说出去。”林清歌小声叮嘱道。

    洪土生点头道:“放心吧,我是医生,会给你保密的。”

    话音落下,洪土生双手伸进林清歌的腰间,解开了她的警用皮带和扣子,拉下了拉链,很快就将裤子缓缓的褪了下来。

    林清歌的臀极为翘挺,非常的紧致有弹性,洪土生估计她应该是经常健身,或者喜欢做瑜伽,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现在林清歌美臀上就只有一根横着的细布条,而竖着的细布条淹没在两片臀瓣中的深沟里,也不会妨碍洪土生的检查。

    洪土生发现尾椎骨周围破了表皮,直到尾椎末端的周边地区,现在已经红肿了,随即取出医用橡胶**装的淡蓝色消毒液,用棉签在周边消毒。

    “啊!土生,你在干嘛呢?”

    林清歌感觉有些清凉,同时感受到有东西触碰到了被一小块布包着的最私密部位,赶忙警觉的问道。

    “清歌姐,只是消毒而已,现在我要给你上药了。难免会碰到私密区,但我可没用手,你就放心吧。”

    话音落下,洪土生又打开了续骨膏,用木片涂抹在尾椎骨和末端上,之后又在周围抹上复颜膏,随即笑问道:“清歌姐,现在尾椎骨还疼吗?”

    “突然就不疼了。但眼前依旧发黑,脑子里还有些响啊。”林清歌心情好了很多的说起。

    “等我为你包好伤口后,再给你推拿下头部,应该会缓解很多。”

    洪土生很快包扎完毕后,双手开始为林清歌按揉了头部多处穴位,顺便为她疏通了经脉。

    “清歌姐,现在能看到东西了吗?还在耳鸣吗?”洪土生又问道。

    林清歌随即睁开了眼,感受了下,柔声说道:“眼前不黑了,能看到东西,也没什么耳鸣了……土生,你给我按得实在太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