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别说话-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56章 别说话

    洪土生点头道:“没问题!现在井盐村的狼患已经彻底解决了,村民们的安全也得到了很大的保障。

    过几天就可以通电,估计明年就能通路,之后就能通上网络通讯,井盐村的发展会越来越好的!”

    “嗯,有你在,井盐村能实现三通是肯定的。

    土生,据说你要请一批企业家到剑南县投资?”

    林开泰现在已经是新北区区长了,他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发展那里的经济。

    招商引资则是重中之重,对于投资,他是最敏感的。

    洪土生一愣,也不知道林开泰是从哪得来的消息,随即笑道:“是啊!但不是所有人都会在剑南县投资,我会安排这些人去新北区投资的。

    毕竟新北区是属于锦官市管辖的,有区位优势,又有叔叔做区长,肯定会给他们很大的政策优惠。”

    “哈哈哈哈,土生,说得好。不过,我也不贪心,也不想跟剑南县争夺投资。比较跟郭书记和老郝都是好朋友。

    不过,你要是能为我拉来一百亿的投资,我这个区长也不会受轻视,就能坐稳了。”

    林开泰对于洪土生能力和背景的了解,不比郭为民差多少,他认为洪土生只要想帮忙,为新北区拉来一百亿投资并不算难。

    洪土生考虑了下,说道:“行!叔叔,要不明天你送清歌姐来的时候,把新北区的各种资料带几份来,我趁着这几天没事好好的熟悉下。”

    “好!土生,那就这样了。

    明天一早我和清歌就来,不要通知村组干部,我不会下飞机的!”林开泰又叮嘱道。

    “嗯,叔叔放心。”

    洪土生挂了电话后不久,郝仁、付兴亮、肖慈兴、龙军、吉昌贵等公安局的人,卿常贵和他的一群兄弟,也都打来了电话慰问。

    正在跟吴正光通话,秦玉艳四女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土生哥,该吃饭了。我们陪你吃吧。”

    四女之后又端来一张小桌子后,都坐在小板凳上吃了起来。

    洪土生通话结束后,索性关了手机,半坐着后,跟四女有说有笑的吃了起来。

    饭后不久,四女离开后,洪土生就睡了过去。

    已经11点过了,和王巧巧睡一起的秦玉艳,接到了林清歌的电话,说起想找洪土生但他的手机关了。

    “清歌姐,那我去找土生哥。”

    秦玉艳正愁没有机会跟洪土生独处,现在找到了这么好的机会,自然很兴奋,很快就进了洪土生的卧室。

    “谁?”洪土生很警觉的问道。

    “土生哥,你还没睡啊?”秦玉艳温柔的问起,同时将门反锁上。

    “睡了一觉,被你吵醒了。”

    洪土生随即拉开了侧灯,看着秦玉艳到了他身边。

    “土生哥,清歌姐找你,你赶紧给她回拨一个过去!”

    秦玉艳将手机递给洪土生后,随即上来,进了被窝,并紧紧的抱住了他。

    “呃,玉艳,我现在有伤啊!”洪土生苦着脸说起。

    “我知道啊!即便没伤,我也会等到二十岁才做你真正的女人啊!”秦玉艳在他耳边轻柔的说起。

    “好吧,别动手动脚就行。不然,万一把我的心火勾起来了,我会把你当场干翻!”

    洪土生说得这么可怕,秦玉艳听着却很舒心,说明洪土生是喜欢她的,才会想着要干她。

    “要是这样就好了。土生哥,我觉得我已经成年了,你也成年了,没必要听我爸的。

    你想要怎么样,我都可以依着你,不告诉他就行了啊。”

    “别说话,已经接通了!”

    洪土生轻轻捂住秦玉艳的小嘴后,林清歌很快接通了电话。

    “土生,你的腿好些了吗?”林清歌的声音里明显很担心。

    “好多了,清歌,别忘了我最擅长的就是治骨伤。”

    洪土生笑着说起,突然发现秦玉艳已经除去了睡衣,此时完全是光着身子贴在他身体左侧。

    滑嫩的娇躯,触感极佳,就好像温香软玉一般,让他心旷神怡。

    “但是医者不自医,我还是担心你啊!”林清歌又道。

    “不用担心,明天一早你就来了,自然就能看到我了。”

    洪土生又笑着说起,此时感受到秦玉艳正在用手搓捏他的两颗小豆豆,感觉麻酥酥的,忍不住就笑出了声。

    “呵呵,土生,你真乐观,受伤了还这么高兴。”

    林清音也被洪土生的笑声感染,也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清歌,要是没事的话,我想睡了。嗬……嗬……”

    洪土生特意打了两个呵欠,希望林清歌能早点睡,同时也避免她发现秦玉艳在这里。

    “嗯,土生,那我们明天见!我爱你!也很想你!晚安!”

    林清歌深情的表白后,没急着挂电话,她还得听到洪土生的表白,才能睡得着。

    “清歌,我也很想你,爱你一辈子,晚安!”

    洪土生说得比起林清歌更肉麻,听到林清歌再次说晚安后,这才挂了电话,而后将手机交给了正在抚摸洪土生腹部肌肉的秦玉艳。

    秦玉艳马上将手机关机,放在了灯柜上,说道:“土生哥,把灯关吧,你只管睡,我也要睡了。

    “好吧。”

    洪土生将侧灯关上后,房间内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但秦玉艳却是越发的大胆,顺着小腹,就摸到了那里,接着就用力地紧握起来。

    “土生哥,这是什么呀?”

    秦玉艳不是傻子,不可能不知道,但却故意问道。

    “我的命根子,你可小心点,别弄坏了,以后我就没得玩了。”洪土生赶紧叮嘱起来。

    “呵呵,我才不会弄坏呢。你没得玩了,我也就没得玩了!”

    秦玉艳随即减弱了力度,感觉那里越来越硬挺,同时也逐渐火烫起来。

    秦玉艳双手量了下尺寸,估算之后,在洪土生耳边小声道:“土生哥,好像不止一把学生直尺长。”

    “别说得这么具体,长度和大小其实没什么意思。

    玉艳,现在电话打完了,你也摸够了,快半夜了,你回去睡吧。”洪土生劝说道。

    “我不!今晚我就要陪着你,万一你有什么事情,我也好照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