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论姐妹-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57章 论姐妹

    秦玉艳话音落下,索性钻进了被窝里,将头枕在了洪土生的胸膛上。

    “呃,玉艳,在被窝里睡觉不好的。”洪土生赶忙道。

    “那我就搂着你睡,你不要赶我走。”秦玉艳随即钻出了被窝。

    “好吧,随你吧。”

    被秦玉艳紧贴在一起,加上那里已经反映巨大,洪土生哪里睡得着。

    就这么被秦玉艳捏握着,不久后竟然有了尿意。

    秦玉艳虽然长在农村,但娇生惯养,应该没什么力气,洪土生随即道:“玉艳,我想撒尿了。”

    “哦!那怎么办呀?”秦玉艳问道。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去拿个盆子来,我撒在盆子里。”

    “好吧。”

    虽然舍不得离开,但秦玉艳还是穿上了睡衣,赶紧去了右侧主卧,拿了个盆子进来。

    秦玉艳还是第一次看大男人撒尿,虽然有些羞涩,但更多的是好奇,此时的她嘴长得大大的,感觉很新奇。

    当她端着盆子出去后,洪土生赶紧左脚沾地,跳着去了门边,随即将门反锁上,接着关灯睡觉。

    当秦玉艳兴冲冲的过来,却打不开门之后,瞬间有些失落,只得重新返回了右侧主卧,而此时王巧巧已经睡得很香了。

    “算了,反正也不能做。爸爸要我二十岁才能跟土生哥做,我也不能不听话。

    反正现在跟土生哥的关系更亲近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单独睡一起的……”

    秦玉艳想到这,又豁然开朗起来,之后微微一笑,逐渐睡了过去。

    还不到六点,赵冰霜正在厨房做饭,县府的直升飞机就降落在了前院。

    赵冰霜赶紧去迎接,虽然林清歌不认识她,但林开泰对她倒是有点印象。

    “小赵,土生呢?”林开泰笑问道。

    “林书记,土生还在谁呢,要不我去把他叫醒?”赵冰霜笑道。

    “不用了。这是我女儿林清歌。清歌,这是赵冰霜,赵家大院的……”

    林开泰对赵冰霜的印象不多,简单介绍后,就让二女让开,直升飞机要重新启动了。

    洪土生也已经听到了直升飞机降落的声音,当他左脚跳着出现在客厅外后,直升飞机已经飞走了。

    看到林清歌正在跟赵冰霜说话,洪土生笑着喊道:“清歌,你来了啊!”

    “是啊!土生,你赶紧进去,别着凉了!”

    林清歌赶紧迎上前去,搀扶着洪土生进了客厅。

    “清歌,我们好好聊聊,你这段时间去哪儿培训了?”

    洪土生本想让林清歌坐在沙发上,但林清歌却说道:“土生,我们去你的房间聊吧。”

    “好吧。”

    洪土生随即在林清歌的搀扶下,引着她进了卧室,林清歌也顺手关门,将门反锁上。

    搀扶着洪土生坐到了被单上后,林清歌顺势就扑到了他的怀中。

    “土生,我想你!”林清歌很是深情的望着洪土生说起。

    “清歌,我也是啊。但给你打电话打不通,前几天你爸的电话也打不通。”洪土生苦着脸道。

    林清歌笑道:“呵呵,我爸那时候是在省委党校学习呢,我是在市委党校学习。

    都是昨晚十点后,我爸才把我接到县府招待所,一大早就坐着飞机来了。”

    “嗯,清歌,既然来了这里,那就脱衣服,我们再睡一会儿。”

    洪土生刚才注意到了林清歌反锁门的细节,认为林清歌一定是很想他,那么很有必要好好的照顾她。

    “呵呵,土生,别着急嘛,你现在身体不好。等你好了,我天天陪你睡都可以。

    但是,还是要等一年后,才能给你,免得坏了你的誓言。”

    林清歌说完,在洪土生的嘴唇上亲了一口,洪土生马上抱住了她的头,双唇狠狠的咬合起了她的粉唇,接着舌头在上面和玉齿关外一阵猛舔和逗弄,之后霸道的抵开了她的玉齿关,将舌头伸了进去。

    伴随着洪土生霸道的搅动,加上他的双手隔着衣料捏握起了林清歌的峰峦,林清歌很快就陷入了他的霸道攻势中,香舌开始笨拙但也主动的跟洪土生的舌头纠缠起来。

    与此同时,林清歌的双手也伸进了洪土生的睡衣,按捏了一番他的胸腹肌肉后,忍不住捏握上了已经有了反应的某处。

    “土生,我好想。”

    林清歌感觉有些喘不过气,跟洪土生脱离开后,很是娇媚的说起。

    “我也想!”洪土生见林清歌此时正在大口的喘着粗气,只温柔的亲吻着她的额头。

    “但是不能,还有三百多天。”林清歌遗憾的说起。

    “以后我不会发毒誓了。”洪土生也是苦着脸说起。

    “嗯,土生,估计兰儿和玉艳都想我了,现在应该都起来了,我得去看看她们。”林清歌说道。

    “去吧,我陪你一起去!”

    洪土生再次站起,在林清歌的搀扶下,单腿跳着到了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此时除了赵冰霜在厨房做饭外,彭兰儿、秦玉艳、王巧巧都已经穿戴整齐,出现在了客厅里。

    “清歌姐,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王巧巧姐姐,是土生哥高三下半年的同班同学。他父亲王远志是县中的副校长。”

    秦玉艳对林清歌介绍后,林清歌主动的到了王巧巧身边,笑着伸出了手:“欢迎!欢迎巧巧妹妹!”

    “呵呵,清歌,欢迎你!你多大了?我二十二岁,二月十五的生日。”王巧巧跟林清歌握手时,随即道。

    “哦!我是三月二十,那你应该是姐姐啊!”

    林清歌虽然口里这么说,却是有些不服气,毕竟她是先来这个家的,按照旧时的惯例先来为大,何况这这个家本来是她爷爷的家。

    “呵呵……”

    王巧巧有些得意,但随即道:“都怪土生才十五岁就读了高三,不然我也会比你小啊!”

    洪土生看出来林清歌和王巧巧现在有些敌意,随即道:“这样吧,以后凡在跟我在一起的,三个或四个字作为姓名的姐妹都以名字作为称呼。

    两个字的就以姓名作为称呼,就不要再论年龄大小,也不用称呼姐姐妹妹了。

    比如称呼林清歌就是清歌,称呼王巧巧就是巧巧。刘丹就是刘丹,刘翠就是刘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