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谁做主?-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59章 谁做主?

    洪土生说的都是实在话,却是招惹起了林清歌三女。

    最早站起来、双眼含泪的是秦玉艳,她哭着道:“土生哥,我说过,我这辈子下辈子都是你的女人,你就是赶我,我也不走!

    还有,我又没有说你半句不是,你为啥要提起我呢!”

    王巧巧也是伤心的流泪站起来说道:“土生,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你回来,还跟你在百狼沟恩爱了一晚上,你现在就嫌弃我了?

    我也没在乎你有多少女人,只要你喜欢的看上的,我都无所谓,也欢迎她们加入。

    我也不会离开,除非你打死我!”

    林清歌见二女哭着表态,而且话语里明显有对她的不满,她也不想刚回来就引起姐妹之间的纷争,赶忙道:“土生、巧巧、玉艳,你们误会我了。

    我是跟土生开玩笑呢!

    他一直叫我林书记,我也特意提起他女人多,其实都是开玩笑。

    我在这里郑重表态,只要是土生爱的,也爱土生的,都可以来家里。

    只要跟姐妹们和睦相处,不仗势欺人,不刁钻刻薄,不好吃懒做,没有不良嗜好的,那就是我们一家人,我们的好姐妹,我都表示热烈欢迎!”

    林清歌现在说话,已经带有几分官员的气质,不愧是经过一段时间培训出来的。

    “我也是,我赞成清歌说的!”彭兰儿首先站了起来。

    赵冰霜想到她明面的身份是家里的保姆,跟洪土生还没有更深入的一步,只能默不作声。

    “我也赞成!”秦玉艳也抹去泪水,赶忙点头。

    王巧巧想了下,说道:“我觉得清歌说得很对。

    我想再补充一点,土生,你不可以把不清不白的女人带回家来!

    带回家的女人,都得是只跟你恋爱过,没跟别的男人谈过恋爱的!

    姐妹们,你们看怎么样?”

    “好啊!我认为可以!”

    林清歌马上表态支持,之后秦玉艳也表达了支持。

    赵冰霜听到这话后,却是想到她以往是个保留着贞洁的小寡妇,心中悲苦,感觉留在这里会很尴尬,笑着说要去厨房忙碌,赶紧离开了。

    彭兰儿知道赵冰霜的过往,想了想,随即问道:“巧巧,要是这个女人跟别的男人睡过,但并没有失去贞洁,算不算清清白白的?

    又或者这个女人被迫失去了贞洁,但一直爱着土生哥呢?”

    听彭兰儿说到这,秦玉艳却是有些尴尬了,她被当时的傻子钱理赢在野外欺辱过,也被占了不少便宜,幸好被洪土生救了,不然肯定被迫失去了贞洁。

    要是失去了贞洁,那就真的没资格进这个家了?

    想到这,秦玉艳顿时默不作声,索性继续吃饭。

    “都跟别的男人睡过了,怎么能算清白?这样的和跟别的男人谈过恋爱的,肯定没资格进我们家啊!

    更别说被迫失去贞洁,那就更不清白,更不可能了!”王巧巧很肯定的回答道。

    “是啊!我赞成巧巧说的!”林清歌马上点头赞同。

    洪土生听了这些话后,感觉王巧巧和林清歌太过理想化,随即问道:“这个家到底是谁做主啊?”

    “自然是你啊!”王巧巧笑道。

    “既然是我,那我只能说,你们没有遭遇到那些事情。要是遭遇了。你们就不会这么说了。

    我只能保证,我带回来的女孩子肯定是我爱也爱我,而且品性优良,可以作为你们姐妹的!

    饭也吃过了,我去后院看看。”

    洪土生说完,随即操纵着轮椅,朝着客厅外而去。

    “土生哥,我帮你!”秦玉艳赶忙起身,在身后推起了洪土生。

    “土生哥,我还没给药材苗浇水呢。”彭兰儿也赶忙跟了过去。

    林清歌和王巧巧对视了几眼后,说道:“巧巧,我们刚才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王巧巧摇头道:“我不清楚。感觉没错啊。”

    林清歌也不愿多想,随即道:“巧巧,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我们早点去村部。”

    “清歌,先留两部手机在家里,免得到时候分没了。”王巧巧提醒道。

    “嗯!”林清歌笑着点了下头。

    秦玉艳在帮着给药材浇水后,就跟林清歌和王巧巧离开了家。

    不过在路上,秦玉艳的兴致一直不高,都没跟林清歌和王巧巧说话,反而是二女聊得很投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洪土生被彭兰儿推出后院后,就给李学民和甘建打去了电话,谈起林清歌现在是驻村第一书记。

    希望他们能尽量体谅林清歌某些方面的无心之言,团结合作,共同搞好井盐村。

    李学民和甘建今天一早就知道了这事,都表态说会支持配合林清歌的工作,让洪土生放心养伤。

    在这之后,洪土生打通了赖永清的电话,让他再挑选两名副手,尽快去村部找林清歌,领取三部免费使用的卫星手机。

    “土生,多挑选两个副手,专卖店就得多支付两个人的工资啊!”赖永清随即说道。

    洪土生回应道:“呵呵,赖叔,专卖店要想发展,必须多几个人收购,多付点工资有啥关系?

    再说了,搞专卖店也是为了让村里人都富裕起来,也不是只让彭叔和林阿姨赚钱,这样的话开专卖店就没啥意思了。

    我刚回来,对村里的情况很不清楚,你当了多年的村会计,认为还有谁合适啊?”

    赖永清想了下,说道:“林平福是林老书记的堂弟,在林家大院威望高,又当过六组的组长,能把距离村部最远的六组种植养殖情况及时告诉我,便于去收购,他做副手是合适的。

    另外,我觉得你大伯洪友金也比较合适……”

    “他?!”

    洪土生愣了下,想起以往对洪启波说的要跟洪家人断绝一切关系的话,缓缓道:“他怎么也合适?”

    赖永清笑道:“现在宋太旺死了,他妹夫伍为贵的名声也臭了,现在一组要说有资历有威望,在家养猪规模最大的就属洪友金了。

    只要能让洪友金做我的副手,一来可以联络众多的养猪户,二来可以负责一组方面的收购,三来距离出村道路近,可以把收来的土特产在那里集中。”

    洪土生点了下头,说道:“好吧,那你去找洪友金,我去找林平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