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肖飞雪-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64章 肖飞雪

    距离越近,洪土生对这个年轻女教师的观察越仔细,估计她有一米六六左右的高度,身材曲线看起来也很不错,而且步姿很优雅,显得很端庄,似乎接受过专业的培训。

    “你好!请问你就是来接我的井盐村洪土生吗?”

    女教师出来之后,洪土生二人也很快到了她跟前。

    “哦!是啊!你就是要去我们村当园长的专业幼教老师?”洪土生笑问道。

    “嗯。我们还是上飞机再说吧,孩子们看到我走了,会哭起来的。

    我怕到时候忍不住,又舍不得走了!”

    女教师说完,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更显得柔情似水,仿佛充满了慈爱。

    “好吧。”

    洪土生二人引领着女教师上了飞机后,随即朝着井盐村村部而去。

    “对了,这位美女老师,你是在哪个学校毕业的?”洪土生笑问道。

    “孝湖师范学校,我是读了五年的幼师大专,去年刚毕业。”女老师回应道。

    “哦!那你现在多大了?”洪土生又问道。

    “快二十岁了。”女教师又回应道。

    “你看起来只像十六岁啊,要是穿上校服,看起来就跟中学生差不多。”

    洪土生这话本是夸奖女教师年轻,但女教师却感觉洪土生这是在怀疑她的身份,随即从大挎包里取出了几个证件。

    “这是我的幼教老师资格证,这是我的大专**,这是我的**。”

    女教师将三本证件交给洪土生后,洪土生随即翻看起来。

    很快翻看完毕后,洪土生看着女教师问道:“原来你叫肖飞雪啊!是肖阿姨的妹妹?”

    “呵呵,是堂妹!

    洪土生,其实我前段时间就知道你的大名了!知道我爸是谁吗?”肖飞雪看着轮椅上的洪土生笑问道。

    “你爸是谁啊?”

    洪土生很有兴趣看着肖飞雪,发现她的脸蛋正在慢慢变红。

    “我爸是肖慈兴。

    要不是因为刑警队长祁斌得罪了你,现在还在审查之中,加上你……你帮了我爸他们很多忙,我爸也当不了刑警队长。”

    “哦!原来你是肖叔叔的女儿啊!”

    洪土生又仔细端详了下,感觉跟肖慈兴的确有些相似的地方,比如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娇挺的鼻梁……

    “呵呵,希望我能适应井盐村的环境,能好好的把小孩子们教导好。

    对了,我也不知道你会突然来接我,也没准备衣服,也没准备被褥,我去了住哪儿啊?”肖飞雪皱眉问道。

    洪土生笑道:“你去了我会给你准备衣服的,这个你不用担心。

    至于住的地方,你可以跟王巧巧校长、秦玉艳副校长住在刘丹刘翠家里。那里距离幼儿园和村部不到三千米,很方便的!”

    “好的!谢谢你的安排!”肖飞雪满意的点了下头。

    “对了,肖老师,这位是赵冰霜,我的小学同学,现在是我家的保姆。”

    洪土生见赵冰霜一直一言不发,现在也没什么可聊的了,索性介绍起来。

    “肖老师你好漂亮!”赵冰霜笑着对肖飞雪伸出了手。

    “呵呵,冰霜姐是真漂亮!以后你们叫我飞雪好了。”

    肖飞雪笑着跟赵冰霜握了下手,之后就询问起了关于井盐村的情况。

    洪土生见二女聊天,他也乐得清闲,索性闭目养神起来。

    直升飞机降落在村部后,洪土生二女很快就引领着肖飞雪参观了幼儿园,之后又去了学校,跟王巧巧、秦玉艳见了面。

    “巧巧、玉艳,放学之后,你们就领着飞雪去刘丹刘翠家里,给她安排房间,找些衣服。

    趁着直升飞机还在,我得跟冰霜回去了!”洪土生叮嘱后,就打算离开了。

    “可是,土生,我们还准备回家来住呢。”王巧巧赶忙道。

    “你们还得照顾那几条小白狗,记得放学后就回去,天黑后不要出门。”

    洪土生再次叮嘱后,就让赵冰霜推着他,重新返回了村部。

    正在上飞机,林清歌已经从她的办公室里赶了过来。

    “土生,我也要回去了!”林清歌赶忙说道。

    “好啊。那就回去吧!”

    洪土生同意后,林清歌随即笑着上了飞机。

    下飞机后,林清歌推着洪土生去后院,静静的察看了药材苗的长势,随后关上门返回了客厅。

    “药材苗都活得好好的,但现在很缺肥力,这样的话也长不高啊!”洪土生皱眉道。

    “那就施肥啊!”林清歌说道。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天然牛奶是最好的,但村里没人养奶牛,也不知道县城里有没有?”

    “呵呵,土生,我知道哪里有。”林清歌笑道。

    “快说啊!我不需要新鲜牛奶,只要是天然牛奶,即便是变馊了的都行!”洪土生催促道。

    林清歌赶忙道:“钱沟村啊!钱沟村养了几百头奶牛,现在汉王镇居民们喝的,基本上都是钱沟村提供的!”

    “不错啊!那我马上打电话问问!”

    想到跟钱理发最熟,洪土生随即打通了他的电话。

    钱理发见到是洪土生的来电后,有些忐忑不安,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当得知是洪土生需要牛奶后,他随即道:“兄弟,奶牛场是村长钱理进的。

    跟我虽然是同宗兄弟,但其实自从他当上村长之后,就跟我爸和我闹矛盾,现在的矛盾可以说很多村民都知道了。”

    “咋回事呢?”洪土生问道。

    “钱理进想挤掉我爸,他来当村支书,他的妹夫苟安全做村长。

    另外,他一直眼红我的矿业公司,想夺我的煤矿和磷矿,经常指使一些村民闹事。”钱理发小声说道。

    “哦!这个钱理进有些欠揍啊!

    他的兄弟钱理赢现在咋样了?”

    听洪土生的口气,似乎是想趁机收拾钱理进两兄弟,钱理发自然是心中暗喜,随即伤心的道:“钱理赢自从被你砸石头治好疯傻病后,就成了村里的一霸。

    他的力气大,长得又高大魁梧,加上有他村长大哥和苟安全的治保队撑腰,简直蛮横得很,甚至还打过我。”

    “他敢打你?”

    洪土生有些不相信,毕竟钱理发有保镖,加上他的名声也不好,怎么可能被钱理赢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