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冰清玉洁-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65章 冰清玉洁

    钱理发赶忙道:“是啊!毕竟他是有残疾证的,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他是个傻子,智商只有几岁,傻子打人甚至杀人那都不犯法啊。

    所以我那四个怂包保镖都怂了,之后就被我换了,换上了从汉坤保安公司请来的四个保镖。”

    “不错啊!那他现在智商到底几岁啊?是不是真的好了?”洪土生问道。

    钱理发又道:“他现在的智商,我感觉不比我差啊。不光打架厉害,而且很会算计。

    我认为他现在比起正常人还要正常!”

    “呵呵,可惜我不是你们钱沟村的,不然我肯定会收拾他!”洪土生冷笑道。

    “兄弟,你的腿伤好了吗?”钱理发关心的问道。

    “快了!”洪土生回应道。

    “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钱理发缓缓道。

    “钱哥,你说!”洪土生催促道。

    钱理发想了下,说道:“要是我告诉了你,你肯定会生气,这样会影响到你养伤。

    但要是我不告诉你,我的良心又过不去……”

    “钱哥,你说吧,我不是那么沉不住气的人。”

    洪土生完全被勾起了兴趣,再次催促道。

    “你要是来我们村,就会知道这事。

    我保证没骗你,要是骗你的话,让我马上死掉。”钱理发竟然还发起了毒誓。

    “嗯,说吧。”

    洪土生此时已经操纵着轮椅进了卧室,还将门关上,客厅内只留下了彭兰儿和林清歌。

    钱理发估计洪土生应该是去了一个没人听到的地方,这才说道:“那个钱理赢在村里已经传开了,他说那天上午他把秦书记的女儿秦玉艳都摸遍了。

    还亲了她的嘴和奶,之后又被他抱进了油菜田,就差没把那东西弄进去搞了。

    要不是你用石头偷袭他,他肯定得手。

    还说要是当时把秦玉艳搞了,搞舒服了,现在应该都是秦书记的女婿了……

    他还说了不少秦玉艳的坏话,比如屁股上有颗大黑痣。

    还说秦玉艳很敏感,被他摸得很舒服,都出水了……”

    钱理发说到这,感觉差不多了,随即止住。

    “钱哥,这话可不能乱讲啊!都是钱理赢瞎说的!”

    洪土生听着这些话,心里很难受,看来必须尽快把钱理赢收拾了,以后也就没谁敢“胡说八道”了。

    “对了,兄弟,钱理赢还说迟早要把你干掉,重新夺回秦玉艳,要让秦玉艳每天都被他干得哭爹喊娘。”钱理发继续火上浇油的说起。

    “真的吗?”洪土生此时反而很镇定的问道。

    钱理发马上说道:“兄弟,我对你说的这些都是钱理赢说出来的,要是有半句假话和添加的话,我钱理发和我爸都不得好死!”

    “嗯,明白了。钱哥,这事我知道了。我们以后再聊!”

    洪土生随即挂了电话,认真的回忆了下,秦玉艳的左边屁股上还的确有颗大黑痣,应该是生下来就有的印记。

    “钱理发没说谎,这么说还真的有这个可能……”

    洪土生考虑了下,随即拨通了秦奋进的电话。

    “土生,又要去哪啊?”

    此时还在村部支部书记办公室,也是青灵矿业公司董事长办公室的秦奋进笑问道。

    “叔叔,最近钱沟村的钱理赢有啥表现?”洪土生问道。

    秦奋进一愣,随即道:“我现在很忙,没注意他啊。”

    “嗯,那就这样吧。叔叔,每天还是要劳逸结合,没事做做广播体操吧。等我有空了,就教你五禽戏。”洪土生叮嘱道。

    “好啊。土生,我还有事,挂了啊。”

    秦奋进感觉洪土生突然问起钱理赢,肯定是知道了什么,只是不好开口,随即给刚当上治保主任的侄儿秦玉成打电话,叫他赶紧来……

    洪土生正在跟林清歌三女吃饭,秦奋进打来了电话,洪土生没说两句,就回了卧室。

    “土生,那个傻子钱理赢实在太嚣张了,竟然到现在还在胡说八道,污蔑玉艳的清白。

    土生,你可不要相信外面流传的那个傻子的鬼话啊!”

    秦奋进明显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这才给洪土生打来了电话。

    “呵呵,叔叔,请放心吧。玉艳冰清玉洁,我作为医生是最清楚的。”洪土生微笑道。

    “嗯,这就好。那你继续吃饭吧。”

    秦奋进随即挂了电话,但感觉还是应该让秦玉艳知道,又打了个过去……

    洪土生放下手机后,突然站了起来,试着走了几步,感觉至少还得睡一觉才能基本上恢复,他依旧操纵着轮椅,返回饭厅吃饭。

    饭后洗漱完毕,他就关上手机睡了过去。

    而此时跟父亲聊了很久的秦玉艳,却是在洪土生以往睡得右侧卧室里大哭了一场,回想起那天的遭遇,感觉是这一生最大的污点。

    她很恨那个钱理赢,恨不得他马上就死掉。

    可惜的是给洪土生打电话,想诉诉苦,希望有他的安慰和谅解,但他已经关机。

    今天是四月二号,星期五,要做的事情很多,但洪土生操纵轮椅出来的时候,林清歌三女已经为后院的药材苗都浇上了水。

    “土生哥,你的腿好些了吗?”彭兰儿问道。

    “好多了,但还得四天才能下地。”洪土生皱眉道。

    “伤筋动骨一百天,七天就能下地,也是挺好的了!”林清歌笑道。

    “是啊!土生哥,你的体质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彭兰儿接着说起。

    “唉!那个狼王太大了,嘴也太大了,尖牙也很长,所以咬得也比较深。

    不过幸好死了,不然来村里报复的话,肯定比起恶狼谷的狼王更厉害。”洪土生回应道。

    “土生,清歌、兰儿,吃早饭了。”

    赵冰霜喊了一声后,林清歌和彭兰儿都推着洪土生进了饭厅。

    早饭过后,林清歌独自去了村部。

    洪土生给彭福海打过电话,得知土特产专卖店短短几天时间已经净赚上百万后,赖永清当时垫的钱也都加上利息还了,心里也是很高兴。

    “不过,彭叔,没有了狼肉、狼杂、狼皮这些,以后想要再这么大赚就不可能了。”洪土生笑道。

    彭福海点头道:“我明白。不过赖永清、洪友金和林平福收的土特产,也挺不错啊。

    我们基本上都是在收购价的基础上,翻倍卖出去的。

    除去人工处理和货运费,还有员工工资、房租等费用,应该还有一半的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