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动了杀机-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72章 动了杀机

    因为洪土生的特别关照,青坪乡主要领导,井盐村、灵山村、钱沟村的主要村组干部,也都上了二楼的小厅。

    至于菜品分配,洪土生也要求匀出十桌的来,特色菜品必须保证县领导和贵宾们都要吃到。

    洪土生在五楼陪郭为民等喝了两杯酒后,在四楼陪着卿常贵等一众兄弟喝了几杯,之后到了三楼又跟马家五兄弟喝了一杯,这才被贾芸和姚小燕搀扶着到了二楼2号小厅来。

    二号小厅里,是井盐村和钱沟村的五桌人,洪土生先跟井盐村三桌人各喝了一杯之后,显得更加醉了,这才到了钱理赢他们那一桌。

    “钱沟村的……朋友,感谢,感谢你们给,我面子,今晚来,来,来我们一起……干了!”

    洪土生吞吞吐吐的说完,很爽快的又喝了一杯。

    “土生兄弟,你真够爽快啊!我们再喝几倍咋样?”

    钱理赢刚才就注意到了贾芸和姚小燕,感觉她们容貌都很出众,身材又很火辣,都是很吸引人的美女,忍不住吞了几口口水。

    可惜现在二女搀扶着的却是洪土生,也不知道这个醉酒的洪土生占了她们多少便宜,心中也更加的妒恨,眼神也很明显的透露了出来。

    “喝,喝就喝……呗!”

    注意到这一切的洪土生依旧说着醉话,心中却生出了杀机,感觉没必要再留这两个败类浪费粮食和人力物力,索性都除掉,免得以后麻烦。

    左手掌轻轻的在钱理赢后肩上拍了两下,食指中指同时按在了后颈椎两处穴道上。

    钱理赢现在也是喝了些酒,也没感觉到什么异常,随即站起来跟洪土生又喝了一杯。

    “钱,钱书记,我……我敬你,一杯!”

    洪土生跟站起来的钱发喜干杯时,也拍了拍他的后肩,接着又跟钱理进干了一杯,重复了之前的动作。

    跟钱理发干杯后,洪土生突然就做出了想呕吐的表情,贾芸和姚小燕赶忙扶着他去了卫生间。

    洪土生拍打了两下胸口,还真的呕吐了一些,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钱理赢听了暗暗发笑,感觉洪土生的酒量不过如此,但想到他身边的众多美女后,他又有些嫉妒,索性又喝了一杯。

    二女为洪土生清洗了脸部和双手,看到洪土生越发的醉了,决定送他回家休息。

    “芸姐,今晚很忙,我们都走了不合适。

    你是总经理必须留在这里,我看还是我送土生回去吧。”姚小燕说道。

    “好吧。小燕,你注意着点。”

    贾芸叮嘱后,又去了一号小厅。

    姚小燕扶着洪土生下楼后,将他放在了轮椅上,推着他出了大厅后,很快将他扶上车,很快返回了家。

    姚小燕一直感觉很奇怪,虽然洪土生看起来醉得很厉害,但扶他和扶上车的时候,一直不用费力,显得很轻松。

    刚将洪土生放在客厅沙发上,洪土生就睁开了眼。

    “土生,你现在怎么样了?”姚小燕关心的问道。

    “好多了。小燕,给我端盆热水,顺便带杯漱口水来。”洪土生说道。

    “哦!”姚小燕听洪土生现在说话,就跟平常一样,感觉他应该没喝醉,刚才都是假装的。

    但要是这样的话,怎么能趁着洪土生喝醉,做那最让她期盼的事情呢?

    刚端着漱口水和热水来,本来在沙发上的洪土生却不见了。

    “土生!土生!你去哪儿了?”

    姚小燕想到洪土生有腿伤,很是担心的问道。

    “小燕,我在书房里!”

    姚小燕推开虚掩的书房后,看到洪土生坐在宽大的智能按摩椅上,此时正闭着眼接受着按摩。

    “土生,我马上端漱口水和热水来。”

    姚小燕正准备返回客厅,洪土生笑道:“赶紧关门反锁过来吧。”

    “额……啊?土生,你这是要我干什么?”姚小燕感觉好事似乎要来了。

    “不就是你一直想干却没时间干的事嘛!”洪土生微笑道。

    “真的啊?”姚小燕欣喜的问起,赶紧将门关上反锁。

    “小燕,把窗户关上,窗帘拉好。”洪土生又道。

    “好啊!”

    姚小燕赶紧按照洪土生的要求做了,身体此时已经有些兴奋,到了洪土生身边。

    “小燕,你能保证跟我发生关系之后,永远忠诚于我,不再跟任何男人发生关系,不让任何男人占便宜吗?”洪土生郑重的问道。

    “我能保证!土生,我真的很爱你!”姚小燕赶紧扑到了洪土生怀中。

    “右小腿还不太利索,注意着点。”洪土生提醒道。

    “哦!土生,我发誓,从从今以后,除了你之外,我……”

    姚小燕正要继续说下去,洪土生随即将她的嘴捂住:“不用说了。

    其实我想说,如果你不爱我了,可以离开我,也可以离开忆金兰,到时候该给你的不会少给你一分。

    但要是你还在做我女人的时候,做出对不起我、对不起忆金兰、对不起贾芸和周馨雨的事情,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土生,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姚小燕很快就跨坐在了洪土生身上,开始脱起了她的衣裙。

    “不是不相信。毕竟你有过这方面的经历,你要想想三国时期的魏延。”

    洪土生说完,帮着姚小燕解开了她的黑色罩罩,双手随即抓握揉捏,把玩起来。

    “魏延敬佩刘备,背叛韩玄之后很忠于刘备。

    即便是刘备不在了,魏延还是很忠心。

    只是遇到了对他一直有成见甚至疑心,不采纳他意见的诸葛亮,但他其实到死还是坚持要北伐,没有背叛呀。”

    姚小燕优雅的褪下了黑色打底裤后,这才将她的比基尼小短裤褪下。

    “哈哈哈,小燕,看来你对魏延还是比较了解的。

    的确,小燕,要说能力和手段,你比贾芸和馨雨都强,加上你又是主动放弃孙明义投靠我的,正因为这样我有些不放心。

    但既然你这么说了,我现在就放心了。”

    洪土生说完,就吻在了姚小燕的红唇上,咂磨一番后,很快抵开了她的玉齿关。

    而此时姚小燕的香舌已经主动的跟舌头接触在一起,香唇也与双唇不断的交错着不断的吸吮着。

    姚小燕的双手也帮着洪土生很快除去了上衣,将他的两条裤子褪到脚踝后,身体已经完全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