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不骑白马-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74章 不骑白马

    候飞飞也是有样学样,大胆的拉住了洪土生的手,搀扶着他,一起走了出去。

    “清歌,你看土生……”王巧巧忍不住对林清歌说起。

    “我们还是早点上去找房间休息吧。巧巧,我们一个房间!”

    林清歌说完,已经拉着王巧巧率先上了二楼,很快进了一个空房间。

    “巧巧,土生应该不是男孩子了吧?”林清歌问道。

    “是啊。清歌,实不相瞒,土生的第一次给了我。”王巧巧得意的笑道。

    “哦!恭喜啊!”

    林清歌听着也是有些吃醋,但她对王巧巧并没有什么敌意,毕竟她们的理念比较相同,算是志同道合。

    但她却看不起贾芸和姚小燕,随即不满的说道:“我看得出来,土生跟贾芸、周馨雨,还有刚才那个姚小燕的关系都不一般,估计她们都跟洪土生做过了。”

    王巧巧点头道:“是啊!我现在也看出来了。刚才土生身上除了有酒气之外,还有做了那个事情后散发的气味。

    我也是回忆他跟我做过后,才想起这个气味的。”

    “贾芸和姚小燕一看就不是什么清白女人,尤其是刚才那个的姚小燕。

    实在搞不懂土生喜欢她们什么?

    她们有的,难道我们这些女孩子就没有?”林清歌越发不满的说起。

    “清歌,我已经是土生的女人了!”王巧巧再次骄傲的说起。

    “我知道!我说我们都是冰清玉洁的。”林清歌强调道。

    “嗯……”王巧巧深表赞同的说起。

    彭兰儿和秦玉艳以往经常睡一起,自然也进了一个空房间,关门后,也很快谈起了刚才的事情。

    “兰儿,你相信土生哥跟姚小燕在书房里没干什么吗?”秦玉艳问道。

    彭兰儿摇头道:“不相信。凭着土生哥的性子,不可能不干什么。

    毕竟他已经不是男孩子,自然也放得开了。”

    秦玉艳点头道:“嗯,其实我不在乎他有多少女人,也不在乎这些女人有什么过去,毕竟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只要她们都爱土生哥,跟了土生哥之后,就洁身自爱,从此不做对不起土生哥的事情就行了。”

    “是啊!玉艳,我也是这个想法。只要土生哥喜欢的,我们就不要有成见。”彭兰儿说道。

    秦玉艳点头道:“对!但我看清歌和巧巧,似乎很看不惯姚小燕她们。”

    彭兰儿笑道:“我们看得惯就行。

    只要是土生哥的女人,就都是好姐妹,没必要那样。

    没有谁能高高在上的,毕竟土生哥的女人在城里还有很多,都是非常有钱有势的,她们才算是真正的高高在上。

    就好比那个田馨姐,就比现在的姐妹都有钱,肯定也很有势力。

    她已经回去帮土生哥请企业家来这里投资了,估计再来之后,会一直留在这里呢。”

    “嗯,兰儿,我们先去洗澡吧……”

    秦玉艳说完,随即拉着彭兰儿进了卫浴间……

    唐娇娇和肖飞雪,刘丹刘翠姐妹都选了房间后,也都聊起了各自感兴趣的话题。

    姚小燕开起车后,把洪土生拉着,防止他坐在副驾座的候飞飞,就把他搀扶到了中排座位就座。

    “土生哥,我觉得你好帅哦,就像我从小到大都梦到的白马王子一样。”候飞飞小声的在洪土生身边说起。

    “呵呵,飞飞,我不骑白马,也不是王子。”洪土生笑道。

    “我知道啊,我是打个比喻。

    土生哥,我好羡慕刘丹刘翠两位学姐,她们能得到你一辈子的照顾和保护。

    要是我也能,那该多好啊!”候飞飞期盼的看着洪土生说起。

    洪土生又笑道:“呵呵,飞飞,你有爸爸妈妈照顾和保护,已经足够幸福了。

    但刘丹刘翠她们却没有,所以才需要我的保护和照顾。

    你就不要去想这些了,好好读书吧,以后做一个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栋梁!”

    “土生哥,你比我们老师说得还好。我喜欢听,能不能经常听你教导我呀?”

    候飞飞突然将娇躯依偎在了洪土生怀中,想要试探洪土生的反应。

    考虑到候飞飞的年纪,加上他父亲的社会背景,洪土生赶紧将她抱起,放在了一旁,说道:“飞飞,你太小了,心态还不成熟。有些事情必须长大了才能做,知道吗?”

    “我知道啊!土生哥,其实我也跟刘丹刘翠一样,很喜欢你的!”候飞飞赶忙表白。

    洪土生有些严肃的说起:“喜欢和爱是两码事,加上你思想还不成熟。

    你现在其实是在跟刘丹刘翠攀比,希望得到我的认可,这本身就说明了你的不成熟。

    这样吧,如果到了你十八岁时,对我有更深更久的了解了,还认为我值得你喜欢,甚至值得你爱的话,那时候即便是你父母都反对,我也会接受你的!”

    “真的呀?”候飞飞感觉不过是三年多,应该很快就过去了,随即欣喜的问道。

    “对!肯定是真的!”洪土生点头道。

    “那你也发誓啊!”候飞飞说道。

    洪土生瞬间想到了黄芙蓉,正色说道:“我早就决定,这辈子不会再发任何誓言。

    我对你认真说的话,肯定兑现。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的话就是一言九鼎!”

    “好吧。土生哥,那我一会儿就跟我爸爸妈妈回家了,可以告诉他们这个事情吗?”候飞飞又问道。

    “你要说我也没办法阻止,随你吧。”

    洪土生看到忆金兰已经到了,姚小燕正在停车,随即又稍稍准备,酝酿了下。

    姚小燕下车后,随即和候飞飞搀扶着洪土生下了车。

    进了大厅后,洪土生坐在了门边不远的空椅子上,候飞飞去找父母汇报了,姚小燕则很快忙碌起来。

    客人们先后离开时,洪土生都会招呼一声,给这些人留下洪土生虽然得势但平易近人的好印象。

    大厅内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媒体记者们也都离开了,在二楼的吴正光、秦奋进、李学民、钱发喜等青坪乡的人这才陆续出来。

    “土生,我们要走了。好好照顾我小堂妹肖飞雪啊!”吴正光又提醒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