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庄梦蝶-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83章 庄梦蝶

    找了八个盆子,领着七女将变质牛奶倒上半盆,再加上半盆清水,就形成了在天气晴好期间的药材专用肥料。

    对着药材苗的周边施肥,避免直接施到根部和茎叶上。而且根据种类,施肥的份量也有很大区别。

    七女看了后,也都很快学着照做。不到二十分钟,已经施肥完毕,洪土生和众女返回了客厅。

    现在七女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异味,彭兰儿、赵冰霜、秦玉艳、唐娇娇相约,去了左侧主卧卫浴间淋浴。

    而林清歌则跟刘丹刘翠姐妹去了右侧主卧卫浴间淋浴。

    洪土生想早点休息,便于更好的恢复右小腿,就在厨房里用温水快速擦洗了一遍,很快回了卧室,关门反锁后,很快睡了过去。

    林清歌、唐娇娇、刘翠三女都先后来喊过门,但洪土生已经睡着了,她们也只得返回。

    当晚彭兰儿和秦玉艳、赵冰霜睡在左侧主卧,唐娇娇和刘丹刘翠睡在右侧主卧,林清歌独自睡在了洪土生的对面右侧卧室。

    还不到五点,洪土生已经被电话铃声吵醒。

    “庄梦蝶?!”

    洪土生看到这个熟悉的手机号后,稍稍一想,还是接通了。

    “洪土生,我已经到了剑南县,现在住在锦江大酒店0912号房间。

    上午八点之前,你带上学升的东西,到那里交给我。

    我已经预定了中午离开的航班,不要耽误了我的时间!”

    庄梦蝶冷冷的说完,就挂了电话,就仿佛洪土生是个陌生人一般。

    洪土生回想起往事,也是有些感慨。

    但感觉这样多个了断也挺好,决定等六点左右再给秦奋进打电话要直升飞机。

    既然要跟以往的肖学升做彻底的了断,要做个普通人,就没必要在庄梦蝶面前太惹眼了。

    洪土生换穿了一套廉价的休闲春装后,就出了房门去后院察看起了药材苗。

    经过施肥后的药材苗,现在看起来比起昨天的状态好了很多,似乎都长高长大了些,还发出了新的叶片,让他非常满意。

    他又很快出了后院,去了厨房做早餐。

    不久之后,赵冰霜三女都已经起来,但她们看到洪土生在厨房忙碌时,索性去了后院,给药材苗浇水。

    “土生,你还在忙呀?”

    听到林清歌的声音后,正在做菜得洪土生随即转身,看到身穿睡衣的她已经到了身后。

    “清歌,这还不到五点半,你就起来了?”洪土生笑问道。

    “土生,我想你睡不着呀。感觉自从我回来之后,你对我好冷淡,跟以往比差太多,已经不爱我了!”林清歌带着些忧伤的语气说起。

    洪土生赶忙道:“怎么会呢?”

    “我都从来没跟你在一起睡过觉。昨晚找你,你都不理我,我也不打开你的门。”林清歌越发伤心的说起。

    “呃……是我想早点休息,毕竟小腿还没彻底好。其实我是爱你的!”洪土生解释道。

    听到洪土生说还爱他,林清歌微微一笑:“那现在呢?腿好了吗?”

    洪土生笑道:“休息一晚上,现在更好了。”

    林清歌马上撒娇的依偎到了洪土生身上,翘着粉唇说起:“嗯,那好!

    要是你爱我,你就抱着我去你的卧室或者我睡的卧室,我想跟你睡到天亮才起来。”

    “呃,这不是还在做菜嘛!”洪土生皱眉道。

    “看来你真的不爱我了!”林清歌又伤心的说道。

    “好吧。我们马上去睡觉。”

    洪土生抱起林清歌后,很快就回了他的卧室,关门反锁后,放在了被单上。

    “土生,爱我啊!”

    林清歌发出妩媚的召唤后,洪土生随即上了被单,紧紧的搂抱着她,吻在了她的额头上,之后吻起了脸蛋,最后吻在了粉唇上。

    林清歌感觉好温馨,随即张开了粉唇,接着又伸出了香舌,在洪土生的嘴唇上亲舔着。

    洪土生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逗,马上动用起了唇舌,与林清歌的唇舌深刻互动起来。

    此时林清歌的双手也没闲着,抚摸起了洪土生的前胸后背,但隔着衣料不舒服,索性撩起了他的体恤衫,很快就解起了洪土生的皮带。

    正伸进睡衣抓握揉捏两团细腻饱满,夹捏提拉着两颗明珠的洪土生,见林清歌一直解不开,索性拉着她的手,协助她解下了皮带,又褪下了裤子。

    当林清歌抓握到已经反应巨大的某物后,她突然就委屈的哭了起来。

    洪土生停止了深吻,轻舔起了她的泪水,轻声问道:“清歌,怎么了?”

    “土生,我好想要啊,好想做你的女人啊。

    我都22岁多了,是个发育和身心都很正常健康的女人,我有这方面的需求啊!”

    “嗯,我知道。”

    洪土生赶忙点头,继续轻舔起了她依旧止不住的泪水。

    “但是,你为什么要发毒誓呀!

    我还得等三百多天,你让我怎么熬得下去啊!”林清歌说完,狠狠的捏了两把某物,哭得更伤心了。

    洪土生叹息一声:“唉!清歌,我当时也是想着我们之间身份差距大,不想让林叔叔误认为我想通过跟你的关系,来获取林叔叔的重视,所以才发这样的毒誓的。

    不要哭了,好不好?

    三百多天很快就过去了,到时候你就可以每天跟我做最快乐的事情了!”

    “可是我现在都想了,我那里都湿透了,不相信你摸摸。”

    林清歌随即用双手拉着洪土生的双手,从睡衣内往下摸。

    到了双腿之间后,洪土生感觉到湿滑柔嫩,仿佛鲍鱼的嫩肉一般,也是更加的心动。

    “清歌,你再忍忍。要不我们去练五禽戏吧。”洪土生无奈的说起。

    林清歌羞涩而又难受的说道:“可我现在里面好痒、好难受,土生,能帮我止止痒吗?”

    “止止痒?”

    洪土生考虑了下,说道:“那你先等等,我去找工具。”

    “土生,我不想你用什么工具,我想让你用身上的东西,帮我止痒呀!”林清歌赶忙道。

    “我身上除了那个东西之外,没别的东西可以帮你。还是用工具帮你止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