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猝死-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186章 猝死

    听到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后,庄梦蝶赶紧将双腿抬高,双手也将浑圆的美臀抱了起来。

    “学升,原谅我!我已经二十八了,再不生孩子就老了,就让我怀上你的孩子吧!”

    庄梦蝶默默地说起后,忍不住流出了热泪……

    洪土生心情很不好的出了锦江大酒店,正在朝着忆金兰总店走去时,马二打来了电话。

    “马二叔,啥事啊?”

    马二听出洪土生语气有些不好,还以为是因为马慧莲骗了他的事情,随即道:“土生,其实慧莲是真的很喜欢你。

    都是我要她骗你,希望能想跟你有了关系,然后再想办法摆脱付国庆。

    对不起,土生,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慧莲这孩子,母亲死的早,这些年为了我升官,受了很大的委屈。也都怪我!

    我现在已经想通了,即便不做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能让女儿找个好男人,有个好的依靠,我马上辞官也可以啊。”

    洪土生默默地听着马二的话,冷笑道:“马二叔,说句实在话,如果不是因为你们马家五兄弟跟我有合作关系,你们早就被抓了。

    只希望你们以后都走正道,不然谁也救不了你们!”

    马二赶忙点头道:“对!土生,我们五兄弟自然知道这事,现在已经痛改前非。

    昨晚付海兴被省纪委带走了,付国庆也被警察带走强制戒毒了。

    之后我还担心我送钱给付海兴买官的事情,被付海兴举报出来,但现在看来应该没事……多亏了有你啊!”

    “这些事情以后就不说了。不过你要真的不做官了,就干脆早点退休,让有能力人接替。你也可以好好的经营牛魔王。”洪土生说道。

    马二想了下说道:“嗯,土生,我会尽快退休,也会劝大哥尽快退休。

    我现在担心的,就是付国庆要是戒毒后被放出来了,肯定会报复我们马家,尤其是慧莲……

    不提怎么报复,就是他在外面对人胡乱说些跟慧莲的事情,慧莲知道了也受不了啊!”

    洪土生听了,笑道:“付国庆吸毒多年,已经毒气攻心,活不长了。

    现在被抓去强制戒毒,就好比一顿吃三碗饭的人,现在让他喝白开水,身体根本就无法适应。

    这样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两三天内猝死在戒毒所里。”

    “哦!”

    马二听了一喜,笑问道:“土生,照这么说,付国庆死定了?”

    洪土生回应道:“即便有人在里面也给他秘密提供毒品,那也活不过半年,所以他肯定死在戒毒所!”

    “太好了!都怪我,当年不计后果的送慧莲做他的女人,是我害了慧莲。

    对了,土生,你现在在哪儿?”马二再次自责,之后问起。

    “忆金兰总店。”洪土生说道。

    马二说道:“慧莲和老三已经往剑南县来了,准备听从你的话,盘下天外天。

    老四和老五也去了德洋市,准备盘下另一个倒闭的大饭店。

    你要是在剑南县,还请帮一下忙,争取尽快把天外天盘下来。”

    “嗯,他们来了,让他们直接到忆金兰总店找我。”

    洪土生到了忆金兰,只有周馨雨在,而贾芸和姚小燕都去了其它分店查看情况。

    “土生哥,该准备的的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了。不如上二楼经理室,我们聊聊吧。”周馨雨笑说道。

    “好啊!那就上去聊聊。”

    洪土生被周馨雨拉着刚上二楼,就看到何春梅正在拖地,随即打起了招呼。

    何春梅这才注意到了洪土生,随即露出微笑:“土生,你来了啊!”

    “是啊。还习惯吗?”洪土生笑问道。

    “慢慢就习惯了。”何春梅说道。

    “嗯。馨雨,你先去经理室,我还有些话要跟何春梅说。”

    洪土生说完,周馨雨乖顺的离开了。

    见四周无人,洪土生随即道:“何春梅,其实凭你的自身条件,没必要在这里受苦的。”

    何春梅苦笑道:“我有什么条件呀?

    现在剑南县的人见了我躲都躲不及,要不是我在这里工作的话,去其他地方肯定没人要。”

    洪土生摇头道:“你做这些普通工作肯定没人要啊。

    但你要是嫁给那些丧偶的中年男人,当然凭你的姿色肯定是嫁给有钱有势的,那肯定很多人都排着队任你挑啊!”

    何春梅想了下,说道:“土生,你以为我没考虑过这些吗?

    我考虑过的,但我真的不愿意再跟,比我大一轮甚至大一辈的那些老男人在一起了!”

    洪土生笑道:“你要想找跟你年纪差不多的,甚至小一点也可以啊。

    不过,在剑南县恐怕没人敢娶你,毕竟你以往是雷龙的女人,身份摆在那里。

    但你要是想嫁到外地去,找条件好的,我也可以帮你撮合啊!”

    何春梅摇头道:“不!

    土生,要是我真的想嫁到外地去,肯定也是可以去的。

    毕竟当时县中的那几个校花都嫁到了外地,我也一直跟她们有联系。

    只要我想嫁人,她们肯定会帮忙介绍她们丈夫那边的亲戚什么的。

    也许不会有雷龙有钱有势,但凭着我的姿色,肯定有条件不错的同龄男人愿意娶我。

    但是,我不会联系她们。

    因为她们已经嫁人,还有了孩子,基本上没机会了,但我现在反而有机会。”

    “啥机会啊?”洪土生估计与他有关,但还是装傻的问道。

    “要说现在的剑南县,敢娶我的男人肯定有,但年轻的只有一个。”何春梅深情的看着洪土生说起。

    洪土生不再看她的媚眼,笑问道:“谁啊?”

    何春梅马上道:“自然就是你了。

    当然你也不可能娶我,但让我做你的女人总可以吧?”

    洪土生随即摇头:“何春梅,你错了。

    我不可能让你做我的女人!你趁早打消这个想法,免得耽误了你的宝贵青春。”

    何春梅瞬间激动起来,她大声道:“怎么不可能?

    只有你敢,也有这个实力,让我做你的女人啊!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根本不会来这里打工的!

    就因为你才是忆金兰背后的老板,我就是永远做服务员,也心甘情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