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相信你!-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章 我相信你!

    洪土生愣了下,稳住心神,赶紧将裤头往上提。

    “玉艳,先坐下吧。”

    洪土生将秦玉艳又放在田埂边后,翻找了下大背包,没发现有绳索,索性解起了腰间的皮带。

    “土生哥,你要干嘛呀?”秦玉艳皱着秀眉,担心的问道。

    “用皮带给你的裤子系好。好了,我们现在可以走了。”

    洪土生很快将秦玉艳重新背上后轻松站起,在她的指点下,朝着西南方的秦家寨走去。

    秦玉艳家有个宽敞的大院坝,有八间装修过的彩瓦正房,家用电器都有,家具也是新款的,看起来挺有钱。

    洪土生看到这,想起家里的三间茅草房,不由得瘪了下嘴。

    妈妈陈燕不在家,秦玉艳指点着洪土生,背着她进了宽敞的闺房。

    “土生哥,你说过要为我治腿伤,啥时候治呀?”秦玉艳很期待的问道。

    “马上!”

    洪土生将秦玉艳放在被单上坐着,随即从大背包里取出了两个医用橡胶大**,还有纱布、绷带和医用粘带。

    “呀!土生哥,你真的会医术?”秦玉艳惊讶的问道。

    洪土生咧嘴一笑:“嘿嘿,玉艳,你以为我在路上说的都是骗你的吗?

    虽然我没有医生证,但最擅长的就是中医骨伤。

    你要相信我,肯定能很快治好你的腿伤。”

    “嗯,土生哥,我相信你!”秦玉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你等一下,我去厨房兑一盆热盐水来,先给你腿上的伤口清洗消毒下。”

    洪土生说完,从闺房门边的卫浴间里取了盆子和毛巾就离开了,而此时妈妈陈燕摘了一堆菜从后门回来了。

    秦玉艳赶忙喊来陈燕,聊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没过多久,洪土生端着一盆热盐水进了闺房。

    “土生哥,这是我妈陈燕。我爸叫秦奋进,现在应该还在村部忙呢。”

    “陈阿姨好!”

    洪土生到了母女俩身边,正准备让陈燕给秦玉艳擦洗双腿,陈燕却先问起洪土生中午打算吃什么。

    洪土生笑着摆手道:“陈阿姨,不用麻烦了,我背包里还有吃的。我给秦玉艳治伤后,就该回家了。”

    洪土生称呼变生疏了些,秦玉艳瞬间有些不高兴。

    她赶忙催促起了陈燕:“妈,你快去给土生哥下碗好吃的面吧,土生哥还得为我治伤呢。”

    陈燕应了声,赶紧关上了门离开。

    秦玉艳看着洪土生温柔的说道:“土生哥,帮我把裤子脱了吧。我不会解你的皮带。”

    “那我来吧!”

    洪土生脱下秦玉艳的休闲裤,将皮带重新拴在腰间后,用毛巾为她清洗了双腿,擦干了水。

    “土生哥,我身上也很脏,给我擦洗下吧。”秦玉艳又可怜楚楚的说起。

    “这里是你家,一会儿让陈阿姨为你擦洗就行。我要捏你的腿了,哪里骨头疼,记得告诉我。”

    洪土生说完,双手就捏握住了秦玉艳的左大腿根,接着一点点的往下捏。

    秦玉艳依偎在洪土生侧身,大胆的用饱满傲挺磨蹭着他,感觉那里被捏着骨头疼了,就马上喊疼。

    洪土生马上用十指捏握按揉了一番,为她疏通血管和经脉、理顺骨头,防止以后产生骨刺和长歪等问题发生。

    在秦玉艳更加疼痛,愁眉紧锁的痛哼之时,洪土生快速用药膏**里的木片,在相应的部位涂上散发着浓郁复合香气的墨绿色药膏,很快就没那么疼了。

    之后洪土生又用带有淡淡薄荷奶香的乳白色药膏,为她涂抹在被擦伤的部位上,原本火辣辣的伤处,很快变得清凉起来。

    双腿按揉涂抹完毕,洪土生又用纱布为双腿伤处包裹,用绷带绑好,贴上医用粘带固定,叮嘱道:“玉艳,三天之内,你就躺着或者坐着,双腿绝对不能用力,最好就不要沾地。

    三天后,可以在家里慢走,但不要爬高、蹦跳、快走、久走、久蹲,直到七天后。”

    “土生哥,那七天之后呢?”秦玉艳赶忙又问道。

    “放心。到第八天,就跟以往一样正常了。”

    洪土生将药膏等装进大背包,背上后随即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土生哥,你去哪啊?就这里陪我聊天嘛,我舍不得你走!我是独生女,就留在我家好不好?”

    秦玉艳忙着表达起了她的意思,眼泪也忍不住流了出来。

    “不行啊!几年没回家了,我有要紧事,必须马上回去。

    救你只是碰巧路过,你不要记在心上,更不要觉得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其实这只是小事一桩。”

    话说完毕,洪土生已经开了门,却发现陈燕正站在门口。

    “土生,你要回家我不会拦着。

    但现在快十一点了,去你们盐井村,全是又窄又陡的山路,得走五六个小时,你还是吃了这碗面再回去吧。”

    看着香喷喷的肉菜蛋汤面,洪土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笑着谢过后,接过了大海碗。

    陈燕笑道:“土生,进去吃面吧,玉艳这丫头挺喜欢跟你在一起的。

    说你这个哥哥心肠很好,人也老实,而且跟你很谈得来。

    她长这么大,从没像今天这么开心过。”

    从话里洪土生能听明白陈燕的意思,他再次谢过后,返回闺房,坐在门口梳妆台边椅子上,开始吃面。

    “土生哥,你坐过来嘛!”

    秦玉艳用起嗲声嗲气的语气说起,眼神中带着期盼。

    “呃,秦玉艳,我吃了面就走。”

    洪土生不想让秦玉艳误会,他有喜欢的女孩子,应该还在村里等着他。

    “土生哥,你要是不过来,那我下来了。”

    秦玉艳说完,马上做出要下来走动的姿势。

    “别!你这样的话,伤口会产生骨刺,会残废的!”

    洪土生说着话,赶紧把椅子移到了秦玉艳身边坐下。

    “土生哥,我也想吃面,能喂我吗?”

    秦玉艳看上了洪土生,对他的好感越来越深,又用起了可怜楚楚的期望表情。

    “呃,秦玉艳,我跟你没啥关系的……”洪土生皱眉道。

    “土生哥,我只是想吃一口面,没别的意思。”秦玉艳嘟起了小嘴,晶莹的眼泪瞬间流出。

    “好吧。我喂你!”

    洪土生心软,见不得漂亮女孩子流泪,只得夹起了一卷面条,对着吹了两下,才喂到了秦玉艳口中。

    秦玉艳吞下面条后,感觉比起以往吃的任何美食都香,心里也甜滋滋的,瞬间露出了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