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下大雨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02章 下大雨了

    “那会是什么原因呢?”彭兰儿不解的问道。

    洪土生好好的想了想,说道:“莫非是跟吃村里的东西有关?

    村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纯天然无污染,没打过农药,更没施过化肥,可以说是有机食品。”

    彭兰儿马上回应道:“土生哥,我们吃的米饭和面条,可都是直升飞机送来的呀!”

    洪土生笑道:“对!但除了米饭面条,基本上都是村里的,何况那大米和面条还都是绿色食品呢。

    另外村里的土猪肉、土鸡、鸡蛋、蔬菜、杂粮什么的,肯定比起城里的要好很多,吃了之后肯定大补啊。”

    “呵呵,土生哥,这些东西好,说明我们这里的环境好啊。”

    彭兰儿这话一出,洪土生仿佛开了窍一般,笑着得出了结论:“对!就是环境!

    我们这里的环境好、水质好、土壤好、吃的土特产好,所以我们的骨伤都提前好了!

    另外,我感觉美容的效果也比起在城里要好不少!”

    “那又怎么样呢?”彭兰儿问道。

    “等药材长好,我选用最好的山泉水、温泉水和老盐井水,配制出各种药膏、药液,就可以继续为人做骨伤和美容治疗了!”洪土生笑道。

    “土生哥,那你还得去城里吗?你说的城里是哪里呀?”彭兰儿继续好奇的问道。

    洪土生笑道:“呵呵,兰儿,你放心,我不会再去城里,我打算就在村里为病人医治。

    村里没有城里那么多的勾心斗角,也没那么多套路,而且在村里治骨伤能好的更快,美容效果也更好,相信病人们也都愿意来。

    我说的城里,主要就是首都燕京。

    但我这几年只是主要待在燕京,但也去过国内不少的大城市为病人治骨伤和美容,但都没待太久。”洪土生回应道。

    “嗯,土生哥,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现在我们还是不谈别的,谈正事吧!”

    彭兰儿说完,主动吻在了洪土生的脸蛋上,洪土生感觉她依旧不算主动,马上将她翻转,压在了她的身上,抓握起她的36饱满,接着又吻上了她的粉唇。

    “轰隆隆!轰隆隆!”

    此时雷声突然响起,室内的光线越发的黯淡,紧接着大雨突然降落下来,打得铁丝上已经枯萎的树枝稀里哗啦的不断作响。

    “下大雨了!土生哥,我还没收衣服呢!”

    彭兰儿赶紧脱离开洪土生的嘴唇,马上说起。

    “没事,淋湿再晒干就行。”洪土生说完,再次吻上了彭兰儿的粉唇。

    “不行啊!土生哥,冰霜还在地里呢!

    她没带伞,走前院要绕一大圈,你赶紧带伞开后门接她回来呀!”彭兰儿又脱离开洪土生,赶忙说起。

    “呃好吧。”

    洪土生此时本已剑拔弩张,经过这几次打扰,精神力转移后,很快蔫了。

    他赶紧穿起了裤子,彭兰儿也帮着他穿上了衣服,也没整理,他就去了客厅,取了两把雨伞,开门去了后院。

    虽然还是春天,但今天的雨的确很大。幸好药材苗经过这两天的施肥,已经粗壮结实了很多,不然肯定会被雨滴打伤。

    洪土生赶紧开了后院门,看到背着背篼的赵冰霜就在门口,但头上、身上已经淋湿。

    “冰霜,赶紧进来!”

    洪土生这边说,那边已经为赵冰霜遮上了雨伞,等她进来后,随即将后院门关好、反锁,并靠上东西。

    “呀,土生,这红土已经完全浸透水了,要是再下雨,就会浸泡药材苗的根须,必须挖沟垒土才行了。”赵冰霜很有经验的提醒道。

    “嗯,你去洗个热水澡,把头也洗了,然后换衣服,我来做就行了。”

    洪土生护着赵冰霜到了中门后,随即在一间空屋里取了锄头,就开始每隔两行药材苗,就挖起了排水沟,垒起了土埂。

    彭兰儿此时也穿好了衣裙,把窗户打开后,说道:“土生哥,我也来帮忙!”

    “不用了!家里没有雨披和雨衣,我一个人做就行了!”洪土生赶忙道。

    “可是现在降温了,你一直淋雨,会感冒的!”彭兰儿关心的说起。

    洪土生笑道:“没事。你的土生哥体质好着呢。

    对了,把客厅里的音响打开,播放那些优雅舒缓的国内国外的音乐都可以。

    你把两个卧室门打开,窗户也打开,让客厅的音乐飘入后院,让药材苗听听音乐,尽量减轻雷声和雨声的惊扰!”

    “好吧。”

    彭兰儿很快就按照洪土生说的去做了,后院内很快就听到了客厅传来的音乐声,抵消了部分下雨的噪音。

    不久之后,雷声已经停了,换了一身衣服的赵冰霜又出现在了后院,对着他喊道:“土生,我看雨下不了多久了,你还在等雨停了再做吧。不然感冒了就不好了。”

    “冰霜没事的。既然要做,我就现在做好!晚上我要去那边,就不在家里吃饭了。”洪土生笑说道。

    “额,土生,那我现在就去做晚饭,我们提前吃。你陪着我们吃点,然后再去那边,好不好?”赵冰霜很快想出了办法。

    “行啊!快去吧!做两三道菜就够了。”

    洪土生说起后,赵冰霜很快离开了。

    雨越来越还没到四点就已经停了,而洪土生此时依旧在继续挖沟做土埂,直到四点半后,才算干完。

    “土生哥,可以吃饭了。”彭兰儿进了后院说道。

    “我还得去两位邻居家,说说过几天接待企业家来的事情呢!”洪土生笑道。

    “你跟我和冰霜姐说,我们会对他们说的。”彭兰儿说道。

    “好吧。”

    洪土生简单淋浴,重新换了套赵冰霜为他准备好的衣服后,就跟二女说说笑笑的吃了些饭菜,不到五点就离开了。

    虽然洪土生预计田馨会带着企业家们在周五来剑南县,但毕竟只是预计,加上几天没跟田馨联系了,洪土生在路上就给她打去了电话。

    “田姐,吃晚饭了吗?”洪土生笑问道。

    “呵呵,土生,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现在没了以往的身份,可以在山村里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呀?

    周一最忙的,我忙得连去洗手间的时间都没有。”田馨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