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改口-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03章 改口

    “田姐,赚钱重要,但身体更重要。

    喝水、方便都是关于健康的大事,一样都不能马虎啊!”洪土生叮嘱道。

    “额,土生,你别把这两件事搅在一起行不行?我马上去洗手间。”

    田馨很听洪土生的话,拿着手机就去了她办公室的个人洗手间,同时还在跟洪土生保持着通话。

    “田姐,你别急嘛!方便后我们再聊也可以啊。”洪土生说道。

    “没事!没事!土生,你不要挂电话,我马上就好。”

    田馨说完,洪土生就听到了“窸窸窣窣”撩裙子之后脱内内的声音,不由得回想起了为田馨全身做美白治疗的场景,很快就有了联想。

    田馨此时已经坐在了马桶上,接着又跟洪土生聊了起来。

    “土生,邀请我哥认识的企业家们来剑南县投资,最开始还不是很顺利,只有少数几个愿意来。

    但你以往的身份被新闻联播宣布为烈士,并入葬八宝山后,他们当晚就给我哥打来了电话,说要来剑南县找你。

    还有些没邀请的企业家,也给我哥打来了电话,希望能跟着一起来。

    所以,这次来的企业家现在统计已经有上百人。

    我们已经商量过了,会在周五上午赶到剑南县”

    田馨的话刚说到这,洪土生忍不住笑道:“好啊!欢迎啊!”

    “额啊!”

    田馨此时才喷出了尿,瞬间发出了“潺潺”的流水声,她也享受着撒尿的惬意,暂时没有说话。

    洪土生的听觉很敏锐,他随即关心的说道:“田姐,你习惯性憋尿,现在泌尿系统已经出现问题了。明天赶紧去检查下!”

    “额,土生,你别吓我。”田馨瞬间有些害怕。

    洪土生解释道:“普通人只要坐上马桶,即便是打电话,也会很快撒尿。

    而你,说了这么久才开始撒尿,真的不正常。

    不过,应该也不是什么大病,估计就是前列腺增生,挤压尿道变窄造成,或者就是神经系统有些小问题。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来了这里,我帮你做一番推拿,顺便吃点山里的野菜什么的就好了。”

    “额好吧,土生,反正我已经决定了,要做你的女人。

    随便你把我怎么样,我都无所谓。

    对了,我帮你办成了这么大的一件事,你是不是该改口了?”

    “改啥口?”洪土生故意问道。

    “你这么聪明的男人,还不知道这些吗?”

    田馨也打算开个玩笑,说道:“改口叫我老婆!”

    “呃田姐,你这个跨度实在太大了。

    你要知道,真的做了我的老婆,危险程度有多高

    估计不比倒处树敌的美国总统差!”洪土生赶忙道。

    田馨笑道:“呵呵,我当然知道。

    不过我哥从企业家们的嘴里听到一个传闻,燕京各大世家大族已经达成了一个秘密协议,应该是关于你的。

    具体内容我不知道,但宣布你已经成烈士,化为骨灰送进八宝山,应该是其中的一部分内容”

    洪土生两次听着烈士、骨灰的,感觉实在不吉利,皱眉说道:“呃,田馨,那不是我,那是肖学升烈士,你别再说是我行不行?我只是普通人洪土生!”

    “好吧,是我刚才没说对。

    土生,你叫我田馨就够了?难道不可以叫我亲爱的田馨?或者达令吗?”

    田馨毕竟是在法国和美国留过学的,还是想浪漫一些。

    “肯定不行!我们华夏是文明古国,应该引领世界潮流,没必要学着欧美人叫什么亲爱的或者达令!

    知道为啥我很少穿西装打领带吗?”

    洪土生现在已经确定了有规模庞大的一大群企业家要来,心情也很舒畅,又跟田馨聊起了这事。

    “为什么?”田馨很有兴趣得问起,接着用纸巾擦了下秘境,就开始起身穿内内。

    洪土生听着发出的声音,等她穿好洗手后,这才说道:“其实我是不会打领带。不会打领带,自然也不想穿西装了!”

    “呵呵,不会吧?那我来了之后,教你打领带,或者我给你打啊!”田馨笑道。

    洪土生赶忙道:“可别再买西装了,其实不是刚才说的这样。

    是我认为我们华夏这么大,应该有自己的服饰文化,而不是盲目的跟着欧美学,这样才有自豪感。

    中华立领装,穿着精神而且方便,经过这么多年的改良,我认为现在已经完全具备了成为华夏男人的标志性服装。

    所以我是最喜欢穿这个的!”

    “那好!我明天去检查身体时,就给你买中华立领装。”田馨马上说道。

    “来了这里再说吧。田馨,你明天去检查身体,干脆全面体检一次。”洪土生又叮嘱道。

    “额,土生,你一次次的提醒我做检查,莫非你在为我美白的时候,发现我身体有什么不对?

    我在国外才全面体检了不到两个月呢!”田馨此时真的有些担忧起来。

    “哦,既然时间还不长,那就不用检查了。来了之后,我帮你检查吧。”洪土生笑道。

    “好啊。土生,我想尽快成为你的女人。

    放心,我虽然说话爽快,但不会说出去炫耀的。”田馨笑着道。

    “来了再说。你别一直老坐着,经常起来活动活动。挂了啊!”洪土生说完就挂了电话。

    一路上到处都是距离村道三、四米远挖的沟,用来埋设电力线路管道的,而现在的管道也已经由运输直升机送来了不少,正沿途摆放。

    洪土生估计,按照这个进度的话,估计在企业家们来时,能部分完成铺设计划,也能有少数村民先用上电。

    进了刘丹刘翠的家后,林清歌四女都在厨房里做菜,看到他突然出现,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土生,我还以为下雨路滑,你不来了呢。”林清歌笑道。

    “呵呵,说了要来,即便是天上下刀子,我也会来的。

    菜做好了吗?没做好的话,我来做!你们都去休息!”洪土生笑着挽起了袖子。

    秦玉艳笑道:“土生哥,就要做好了。

    这段时间里,我跟着冰霜和兰儿学切菜、做菜,现在也会做些菜了,说起来还得感谢她们手把手的教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