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隔层纱-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1章 隔层纱

    “不算珍贵,但现在国内还没人大面积种植,市场前景比较好而已!”

    洪土生不敢说得太实在,毕竟林清歌不是青梅竹马的彭兰儿,防人之心不可无。

    “种在家里行不行?”林清歌又问道。

    洪土生回应道:“当然行,但估计药效会减弱很多。

    另外家里地方太小了,即便是加上周围的自留地也是不够的。

    何况,家里人来人往的,会影响药材长势,不如在龙蟒山里建个山庄围起来,那样是最好的!”

    “额,那怎么办?

    土生,要是你信得过我的话,我去外地帮你取钱出来,或者转账到你指定的账户上?”林清歌马上出起了主意。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不行啊!你都说了,无论是在哪里,只要是动了银行卡里的钱,都会留下痕迹。

    到时候她们顺藤摸瓜就找上门来了,我可就惨了。”

    “照这么说还真的不能动银行卡里的钱。

    土生,那你就暂时把自留地围起来,把家里修一修吧。实在太简陋了,而且那个茅厕……”林清歌不想再说下去,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嗯,回去就找人来修,到时候再买个发电机,把家具、家电什么的都置办上。不过一时半会儿上哪住呢?”洪土生又皱起了眉头。

    “县城里啊。”林清歌笑道。

    “不行!这里人太多了,很容易暴露。”洪土生摇头道。

    林清歌想了下,说道:“土生,要是不嫌弃的话,去我爷爷奶奶家住。

    我爸昨晚已经安排他们坐着特警队的直升机,在汉王镇养老院住下了。

    我爷爷奶奶不会再回村里住了,那里就送给你和兰儿吧。”

    “不行啊。那可是你们家的祖屋,怎么能送给我们住呢?”洪土生赶忙拒绝。

    林清歌笑道:“那就不送。你们住在那里,直到新房子修好搬走为止,这样总可以吧?”

    “嗯,谢谢清歌姐,那我回去之后跟兰儿商量下。”

    洪土生和林清歌又聊了一会儿,等彭福海办了建行卡、存上一百万后,三人一起出了银行。

    “彭叔,我家在县城里有一套八年前买的精装修房,家具、家电什么的都有,随时都可以拎包入住。

    我想卖给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在哪呢?”彭福海高兴的问道。

    林清歌说道:“就在县实验中学旁边的仁泽电梯公寓,是学区房,附近还有重点高中、人民医院,超市、菜市场、银行、公交站点,非常方便的!”

    “太好了!多大多少钱啊?”彭福海感觉这地方很好,马上问道。

    林清歌笑道:“一百四十平米,四室两厅两卫,b墥三楼301号。

    这个地段电梯公寓精装房,二手房价现在是一平米五千五百左右,但看在土生的面子上,你给五十万就可以了。”

    “太好了!林警官,赶紧带我们去看看吧。”彭福海很满意的说道。

    林清歌又道:“就在仁泽电梯公寓旁的仁泽街,我家还有两个地段很好的口岸商铺,加起来有五十六平米,每月租金是一万三,一年租金十五万多。

    那一带商铺现在均价是一万七千八百多平米,我家的两个口岸商铺售价能到两万多一平米。

    你要是想要,看在土生面子上,给九十万就行了。”

    “行啊!”彭福海点头笑道。

    林清歌提醒道:“不过,你办房产证时还得交税,交税之后,150万就差不多用完了。”

    “可以啊!每年有十几万租金,在县城里住着,应该很舒坦的。”彭福海很满意的说起。

    “那好,既然彭叔你答应了,那我就给我小舅舅打电话,让他先带你去看房子和商铺,之后去把房产证这些给办了。”

    林清歌打电话后不到十分钟,小舅舅卿常贵已经开着辆崭新的黑色奥迪q7,到了三人跟前。

    林清歌简单介绍后,让彭福海先上车,随即说道:“彭叔,你跟我小舅舅去看房吧,办房产证得花几天时间,我和土生先回汉王镇了!”

    “行啊。土生,你没事的话,就早点回家啊,兰儿还等着你呢!”

    彭福海已经看出林清歌支开他,应该是对洪土生有意思。

    但女追男隔层纱,他没办法也没资格阻止。

    “嗯,彭叔,你放心,我明白。”

    洪土生将苹果手机给了彭福海,让他删除掉所有照片和视频后,去办张卡,方便以后联系。

    目送奥迪车离开后,洪土生被林清歌拉着去了公安局,到了办公大楼后停车区的一辆警用轿车旁。

    “土生,会开车吗?”林清歌笑问道。

    “当然。”洪土生点头。

    “那你开车吧!”

    林清歌将车钥匙递给洪土生,洪土生刚开车门坐在驾座上,一辆金色的宝马x6突然开来,停在了车头前,挡住了去路。

    紧接着身穿中华立领装,高大健壮的男青年赵航程,下车后直接到了林清歌身边,笑着道:

    “清歌,我一直在天益会所等着你来健身。刚听说你来了这里,我马上就赶过来了。我们现在去健身怎么样?”

    赵航程说完,就伸手去拉林清歌,林清歌赶忙闪到了一边,皱眉道:“赵哥,我现在没空啊!”

    “怎么会没空呢?你可是遇上休假,上午就要健身,雷打不动的啊!”

    赵航程看着林清歌,同时也注意到了警车内坐着的洪土生,但还没放在眼里。

    “可我今天真的没空!我要回汉王镇了!”林清歌说道。

    “那我送你去!”赵航程马上说起。

    林清歌赶忙道:“我是去见我爷爷奶奶,不需要你送!”

    “我送你去,顺便看望你的爷爷奶奶,中午再去你家吃顿饭,跟叔叔阿姨谈谈我们的事情,走吧!”

    赵航程又去拉林清歌,林清歌顿时冒火的说道:“赵航程,我跟你没什么交情,你跟我爸妈谈什么?”

    赵航程做出很真诚的样子,深情的看着林清歌:“清歌,自从去年你到局里来做实习户籍警起,我和我爸对你咋样,难道你还看不出来?

    如果我不爱你,怎么可能让我爸处处关照你?

    我在你休假时,情愿放着生意不管,也要陪着你一起健身,难道你还看不出我对你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