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委屈你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06章 委屈你了

    郭为民随即挂了电话,洪土生再次给林开泰打电话,又聊了一会儿,这才换上拖鞋,去了左侧主卧卫浴间洗漱。

    左侧主卧一直是刘丹刘翠姐妹的卧室,虽然她们现在在读书,但林清歌四女都没占用姐妹俩的卧室。

    现在的林清歌和王巧巧住在右侧主卧,以往黄芙蓉睡的房间。而秦玉艳和肖飞雪则睡在左侧卧室。

    并不是林清歌和王巧巧霸占宽敞的大房间,而是秦玉艳和肖飞雪年纪要小些,害怕睡在刚死人不久的房间。

    而林清歌做过警察,现在是第一书记,王巧巧的体质又很好,不害怕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安排。

    洪土生刚返回卧室,就发现穿着睡衣的林清歌,已经睡在了被单上,连被子都没盖。

    “土生,你怎么打了那么久的电话呀?本来我早就想过来,陪你睡觉的。”

    林清歌随即翻转侧身,显露出了两条修长的**。

    “清歌,你真的要陪我睡觉?不担心我一时冲动,把你给上了?”

    洪土生笑着上了被单,随即将林清歌一把搂住,接着就双手伸进了她的睡衣里。

    “我倒是希望,但我知道你不会。”

    林清歌笑着说起,索性自己解开了睡衣,显露出了黑色的绣花罩罩,还有那蕾丝边的绣花小短裤,隐隐约约的显出几根俏皮的芳草,但却完全遮掩上了最核心的私密,甚至连形态都看不出来。

    “清歌,你这样真的很诱惑我啊!”

    洪土生很快就想着要去解她的罩罩,褪下她的小短裤,但林清歌却马上用双手遮掩住了这两样物件,在他耳边娇柔的问道:“土生,要是你把我脱光了,你会不会有反应?”

    “呵呵,清歌,你这样成熟冷艳,气质高雅的大美女,要是脱光了,我没反应,那我还是男人吗?

    别说是男人,就是连雄性动物都不配做啊!”

    洪土生说完又准备去挪开林清歌的双手,林清歌随即道:“土生,既然你这么没有自制力,又怎么能保证我今晚不被你忍不住上了?”

    “呃……清歌,那你就不该跟我们睡一起啊。

    你应该知道的,我很厉害。”洪土生随即除去了睡衣。

    林清歌看到他那平角短裤包裹着很大一坨,本想去摸,但她都不让洪土生摸,也不好意思去摸。

    反正一会儿睡了也可以摸,也没什么不好的。

    “土生,你别吓唬我,我们睡了吧。”

    林清歌说完,马上关了灯,房间内顿时暗了下来。

    “清歌,你离开这么久,我真的挺想你的。

    今天终于睡在了一起,我一定让你舒舒服服的。”

    洪土生说了句情话,随即盖上了薄被,再次搂着林清歌后,就亲吻起了她的额头。

    “土生,我也也挺想你的,都怪你发什么毒誓,不然我都成你的女人了。

    现在只能保着这冰清玉洁的身体,留着你三百多天后上了。”

    林清歌说着话,就抚摸起了洪土生的肩膀和后背,感觉肌肉虽然不是很棱角分明,但明白里面蕴藏着无穷的力量。

    “嗯,委屈你了,清歌!”

    洪土生在亲吻了林清歌的脸蛋后,这才吻上了她的香唇,咂磨几口之后,随即用舌头轻舔起来,并很快启开了她的玉齿关,开始在里面温柔的搅动着。

    林清歌很享受这种感觉,她慢慢的适应后,随即用香舌开始接触着舌头,就跟刚见面的人慢慢熟悉,之后开始聊天,很快就热聊,深深的接触起来一般。

    此时洪土生的双手也在抚摸了林清歌的香肩、玉颈和胸口后,避开了罩罩,朝着她柔软的腹部抚摸起来。

    林清歌感觉很温馨,不时的发出含混的轻吟,也逐渐将双手移到了洪土生后腰和臀部,之后又转移到了大腿上,感受起了看似平常却极具爆发力的肌肉。

    当洪土生抚摸了一番林清歌的小腹,还为她做了一番轻轻的按揉后,林清歌已经感受到了私密内的湿润。

    幸好她贴上了护垫,确保不会有任何的异常情况,因为她不希望让洪土生知道她的窘态和敏感,以及成熟身体对男人深爱的渴望。

    洪土生很绅士的避开了小短裤,身体也往后移,不再跟林清歌深吻后,嘴唇已经下滑到了林清歌的玉颈。

    亲吻了一番后,他又亲吻起了林清歌的香肩和锁骨,之后亲吻起了有些柔软的胸口。

    此时他的双手已经移到了林清歌的双腿上,感觉细腻柔滑,而且很有柔韧性,不愧是经常健身的女孩子。

    伴随着洪土生的身体下移,林清歌明显感受到了很大的一坨,似乎还是发生了变形。

    她的双手在很快抚摸了洪土生的胸膛之后,还是忍不住致命的吸引,轻轻的搭在了上面。

    “真的很想,可惜就是不可以。”

    林清歌轻轻的感受着,不敢太用力的捏握着,洪土生自然能感受到,但也不没有拒绝她的感受。

    洪土生明白,此刻的林清歌肯定是煎熬的。

    成熟的身体,加上对他的爱慕,肯定是动了情。

    但就因为毒誓的存在,他们只能进行着近乎柏拉图似的爱抚。

    听到林清歌发出了轻吟声越来越大,呼吸越来越急促,洪土生索性再次下移,让林清歌无法在摸捏到那里。

    而他的唇舌已经轻舔起了林清歌腹部、纤腰,开始在肚脐周围轻舔起来。

    “呵呵,土生,别舔肚脐啊,那里脏!”林清歌感觉一阵酥痒,笑着说道。

    “像你这样美好的女孩子,每一处都是冰清玉洁的,哪里会脏?”

    洪土生笑着说起后,唇舌又轻舔起了小腹,之后略过蕾丝小短裤,又轻舔起了林清歌的双腿。

    正准备轻舔她的玉足,林清歌赶忙道:“土生,不要了,我怕痒。我们睡了吧。”

    “好啊!”

    兴致勃发的洪土生,很快压在了林清歌身上,因为身高几乎一致的缘故,各个部位都对得很准,让林清歌很快感受到了他那早已无法抑制的火烫阳刚,正紧密的抵触着最私密的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