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武大郎的武-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09章 武大郎的武

    “呵呵,飞雪,你的刀功不错嘛!”洪土生微笑道。

    “从小妈妈教的。”

    肖飞雪回应后,想了下,说道:“土生哥,今天一大早,我又起来过,听到巧巧姐在卧室里一直叫唤。她是不是生病了?”

    “哦……”

    洪土生也不知道肖飞雪是不懂,还是故意问的,他随即笑道:“其实是我在给她做推拿呢!她当老师挺累的,做做推拿可以缓解下。”

    “哦!”

    肖飞雪随即又道:“土生哥,可不可以给我也做做推拿呀?”

    “可以啊。你全面体检过吗?”洪土生问道。

    “开学之前才全面体检过,没什么毛病。

    土生哥,要是你不相信,你带我回家一趟,我把体检报告拿给你看。”肖飞雪趁机说道。

    “全面体检过就好。等我有空了,我们单独在一起时,再做怎么样?”

    洪土生说这话,也是一语双关的,不管肖飞雪懂不懂,都可以敷衍过去。

    “好啊!土生哥,我等着你呢。”

    肖飞雪此时看着洪土生的眼神,就跟妻子看着丈夫一样。

    “飞雪,我们现在做连锅面吧。你会做连锅面吗?”洪土生笑问道。

    “会做。土生哥,你想吃什么配菜的?”肖飞雪笑问道。

    “可以加点煎蛋、加些香肠、腊肉,加些蔬菜,这样肯定好吃。”

    洪土生又补充了句:“对了,烤狼肉就不要加了,你来了月事,这几天不适合吃烤狼肉,千万记住了。”

    肖飞雪没想到洪土生连这个都知道,说明他对自己还是有感觉的,心中一喜,同时也有些感激,她羞涩的一笑道:“土生哥,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哈哈哈,应该的,你爸和还有你堂姐夫吴书记,都打过招呼啊。”洪土生笑道。

    “土生哥,以后你就叫吴书记吴哥吧,别叫吴叔叔了,叫我堂姐也直接叫肖姐吧。”肖飞雪很快想到这个称呼问题,随即说起。

    “这个怎么合适呢?他们本就是我的叔叔阿姨啊。

    可我叫你土生哥呀,我们是平辈的,自然跟他们也是平辈的,你就应该叫他们哥哥姐姐呀。”肖飞雪赶忙道。

    “这个……现在还是各叫各的。等以后,看情况再说。”洪土生回应道。

    “额,土生哥,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像巧巧姐一样,也是为了你,才来井盐村的吗?”肖飞雪赶忙道。

    “飞雪,这个我还没怎么觉得。

    不过,我跟巧巧是多年的感情了,跟你还没怎么了解。

    所以我认为还是多接触,多了解之后,你考虑好了再决定。

    毕竟,我很花心,不是一个好男人。而且这辈子都会单身,给不了你任何的幸福。”

    听了洪土生的话后,肖飞雪赶忙道:“土生哥,既然我来了,肯定是想过这些的。

    清歌姐、巧巧姐她们,都能为了你不在乎这些,难道我就不可以?”

    “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而是有些事情做了,你就永远失去了,没办法后悔。

    你要跟你爸爸妈妈商量好,要考虑后各种情况,不要一时冲动,毕竟这不是小事……”

    洪土生这么说起后,肖飞雪愣了下,想到还没怎么跟爸爸妈妈商量过,也是有些担心他们不同意,随即道:“好吧。

    土生哥,周五去接娇娇她们的时候,能送我回家一趟吗?”

    “没问题。”洪土生点了下头,此时注意到林清歌已经走进了厨房。

    “土生、飞雪妹妹,今早吃什么呀?”林清歌问道。

    “连锅面,土生哥让做的。”肖飞雪赶忙回应道。

    “嗯,那我也来帮忙吧。”

    林清歌说完,随即要求洪土生教导,三人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不久后,王巧巧和秦玉艳也都先后进了厨房。

    一男四女有说有笑的,很快做好了连锅面,之后就在厨房里吃了起来。

    直升飞机飞来后,洪土生很快上了飞机,就打起了电话,不到七点半已经降落在了汉王新城林清歌家的别墅里。

    在别墅里看新闻时,他又打起了电话,刚挂电话不久,接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但还是接通了。

    “你好!是洪土生先生吗?”一个说着不是很标准普通话的清脆女声问道。

    “对!请问你是谁啊?”洪土生也问道。

    “我是汉坤房地产中介公司的员工小武,武大郎的武,现在就在你所说的别墅外面。”女声继续说道。

    “哦!请稍等,我马上出来。”

    洪土生很快出了别墅,看到一辆普通奇瑞车驾座上,坐着一个正在听着英文摇滚乐的女人。

    这个女人是典型的瓜子脸,五官看起来也比较立体,如果会打扮的话,应该是个美女。

    但她却染着紫色的蘑菇头发型,画着浓重的烟熏妆,但化妆技术又不是很好,显得有些俗气,看起来好像有二十多岁。

    上身穿着灰白色的做旧牛仔服,里面套着紫色体恤,牢牢的护住了胸口,但却把上围突显得极为明显,洪土生目测要是罩罩里没装垫东西的话,应该有38。

    此时这个女人的身上,还拿着一根快熄灭的香烟,看到洪土生来了,她随即将烟头扔掉。

    反手将车厢门打开后,说道:“洪土生先生,我就是小武,请上车!”

    “多谢啊!”

    洪土生闻着有些呛人的带有不少酒精气味的廉价香水味,上了车后,还没坐稳,小武已经开着车载着他到了汉王新城内一条六车道的光武大道上。

    看到快八点了,光武大道上连个人影都没有,车也几乎看不到,所有的商铺似乎都闲置着没人租,洪土生皱眉问道:“武姐,你要为我介绍的商铺,就是这里的吗?”

    “是啊!洪先生,你看这里的环境还满意吧?”小武回头笑问道。

    “环境幽雅,但没有一点人气啊!”洪土生皱眉道。

    小武马上说道:“没有人气无所谓啊!

    你是开土特产专卖店,主要是以配送为主,来挑选的也都是老主顾。

    这里环境好,街道宽阔方便停车,房价便宜,其实是最适合的。”

    “好吧,是哪一块呢?”洪土生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