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恕我直言-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11章 恕我直言

    卿凤舞接着又提起了之前的疑问,周淑珍想了下,说道:“估计跟周五企业家们来剑南县有关。

    凭他的关系和能力,肯定能让这一片人气旺起来的。”

    “妈妈,那这一片的房产,我们是不是该涨价了呀?”卿凤舞又问道。

    “肯定得涨啊!先涨到现在的三倍价格!”周淑珍马上做出了决断。

    卿凤舞瞪大了杏眼:“啊!三倍啊?

    那要是真的炒起来了,洪土生的两百多万,就能翻到七百多万了?”

    “当然,也许不止。

    凤舞,赶紧回家,把妆卸了,衣服换了,身上洗一下……”周淑珍叮嘱道。

    “知道。但我还得做几天小武,你和爸爸不能揭穿我!”卿凤舞说道。

    “明白。你尽管去考验土生,我也想看看他到底是个伪君子,还是个真君子……”

    周淑珍说完,随即让女保镖开车,朝着汉王镇的龙凤山庄而去……

    洪土生进入总部大楼不久,卫国兴的秘书专门下来迎接,很快就带着他进了卫国兴所在的董事长办公室里间。

    秘书关门离开后,卫国兴已经将沏好的茶水,放在了洪土生身边茶几上。

    “土生啊,来这里怎么不跟我打个电话呢?”卫国兴笑问道。

    洪土生咧嘴一笑:“嘿嘿,叔叔,我这也是想着给你一个惊喜嘛!”

    “以后还是得提前跟我打电话,不然我要是不在的话,就耽误你白跑一趟了。”

    卫国兴叮嘱后,接着道:“土生,感谢你帮我跟剑南县方面做好了沟通。

    我们已经开始在准备搬迁的事情了,总部、营销和技术研发公司今年就要搬走,其它的明后两年也会看情况搬离。”

    “嗯,可以啊。只要能让汉东电气集团发展得更好,我觉得可以啊。

    不过叔叔,周五有一百多位企业家要来,你有没有兴趣跟他们联系呢?”洪土生笑问道。

    卫国兴笑道:“那是肯定有兴趣啊。但要合作肯定是在新北区,这里就不考虑了。”

    “嗯,那我就不安排他们来你这里打扰了。毕竟他们逗留的时间短,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洪土生说完,见卫国兴点了下头“嗯”了一声后,他松了口气,随即又问道:“叔叔,你们总部等搬迁之后,空出来的地方打算怎么办?”

    卫国兴想了下,说道:“土生,要是有谁愿意接手的话,我想低价转让出去。”

    洪土生点头道:“嗯……叔叔,你说的低价有多低呢?

    你也知道,一旦汉东离开,汉王镇受到的影响是灾难性的。

    可以说地皮什么的,会非常不值钱。”

    “呵呵,土生,可以不谈地皮的事情。

    当年我们到这里来搞建设时,是剑南县和汉王镇赠送的土地,只有使用权,没有转卖的权利。

    只要谁愿意接手,继续在这里搞生产,土地应该照样让谁免费使用。

    我说的低价转让,主要是指地面上建筑物。

    当然我也知道这些建筑物,比如厂房、员工宿舍等,很多都是几十年前的,基本上没什么价值了。

    但集团总部可是十几年前才修建过的,还有一定的价值,所以我们估算了下,打算以五亿卖出。”

    “叔叔,恕我直言,五亿卖出集团总部,除非是傻子,否则没人愿意接手。

    但来的企业家们都是鬼精鬼精的,而且很多都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他们还得对股东和股民负责……”

    听了洪土生的话后,卫国兴摆手笑道:“土生,你误会了!

    我说的五亿卖出,是包括汉东电气集团所有的建筑物,也包括土地使用权,等于是五亿的转让费。

    当然,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就让出来,得按照我说的搬迁时间表,逐步的让出来。

    但我倒是希望这五亿转让费,能尽快的兑现,便于我们在新北区的重建,我们也会在收到五亿转让费后,跟接收方签订转让合同的!”

    洪土生听了皱眉道:“呃,叔叔,我感觉吧,虽然汉东电气集团的占地规模号称十里汉东,但你们一旦搬走,来了留下的好东西,真的没什么了。

    要说地皮,汉王镇的地皮又不值钱。

    没人接手,可以说只能烂在这里……你认为呢?”

    卫国兴又装作考虑了下,说道:“土生,那就四亿。四亿你看如何?”

    洪土生摇头道:“叔叔,除了集团总部勉强还行之外,其他地方真的不行。

    而且汉东的众多生产车间和员工宿舍基本上建在山边,又很老旧,一旦遇到地震、塌方、山洪爆发等,基本上就完了……你觉得它们可能算钱?

    只能把集团总部算一下,我估计最多一个亿吧!”

    “一个亿?土生,你给得也太低了吧!”

    卫国兴有些动气,表情也变得不太自然起来。

    洪土生赶忙笑道:“叔叔,别生气。我又不是接盘方,我是站在为你和汉东考虑的立场上来说这事情。

    叔叔,凭良心说,你觉得这个集团总部,如果你是接盘方的话,多少合适?”

    卫国兴再次考虑了下,叹息一声说道:“土生,要我是接盘方的话,我不会接手这里的。”

    “那一个亿你还嫌少?”洪土生反问道。

    卫国兴马上说道:“既然有人接盘,那就不能这么算了,汉东这么大的地盘给他,一个亿肯定少了。

    我在集团干部大会上,也没法向同志们交代。

    土生,我们是特大型国企,有很多包袱,比如退休职工安抚、比如职工家属住房安置等等。

    对你说句实话吧,我的想法就是用这个转让费,尽量安置那些反对搬迁闹事的那一群退休工人和家属……”

    洪土生想了下,问道:“叔叔,这些人有多少?”

    “一千多人。”卫国兴回应道。

    “他们希望获得多大的赔偿呢?”洪土生问道。

    卫国兴缓缓道:“员工住房肯定是要在新北区重建的,但怎么说也得给退休和资深老员工做些安慰性的补偿,大概有五千多人。”

    “那就两亿吧!功劳大、资格老、闹得凶的多给,其它的少给,这事应该不难办吧?”洪土生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