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事不过三-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2章 事不过三

    林清歌听了,根本没任何触动,而是很冷淡的说道:“赵总,我年纪还小,不懂什么叫爱。

    另外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实在很不好意思!

    请把车移开,我要走了!”

    “清歌,你怎么能这样呢?”

    赵航程见求爱失败,瞬间板起了脸。

    但他不敢得罪林清歌,除去对林清歌的美貌比较痴迷外,更因为林开泰是县委常委,比他爸权力要大有关。

    赵航程很快找到了可以发泄怒火的人,他指着洪土生,冷冷道:“你是谁?新来的实习警察吗?赶紧给我下来!”

    洪土生此时也有些冒火,他想早点回家,但赵航程和他的车在这里挡着道,纯粹是耽误他的宝贵时间!

    洪土生马上下了车,到了赵航程身边后,昂头看着他,平淡的说道:“大哥,请把车移开,不要挡着道,我和清歌姐要走了!”

    “呵呵,看样子你不是实习警察啊!在剑南县竟然还有你这个愣头青,竟敢这样跟我说话?知道我是谁吗?”

    赵航程冷笑说起,随即握紧了拳头,居高临下的恶狠狠的盯着洪土生。

    “赵航程嘛!我刚才听到了!”洪土生冷笑道。

    “知道就好!这里是我爸的地盘,你他玛竟敢在这里撒野,还敢泡我的妞,简直不想活了!”

    赵航程话音落下,已经挥舞起双拳砸向了洪土生。

    林清歌赶忙提醒道:“土生小心!他爸是赵远方副县长兼公安局长!”

    洪土生见过的官二代和富二代多了,根本不在乎赵航程是个什么身份。

    他原本是想好好教训一顿赵航程,让他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但想到这里是公安局,处处都是监控探头,不能落下把柄,他赶紧快速后退,躲闪了过去。

    “嗬!你这小子竟敢躲开!我他玛今天不把你收拾了,我就不信赵!”

    赵航程话音落下,快速上前,又飞起一脚,朝着洪土生踢去。

    洪土生很快闪开,此时也被激起了怒火,他指着赵航程说道:“赵航程,我是看在这里是公安局,不能跟你打架。

    要是在别的地方,你会被我打得跪地求饶!”

    “呵呵,要在别的地方,我会打死你个跟我顶嘴,还乱吹牛逼的小子!”

    赵航程话音落下,又朝着洪土生挥舞起了拳脚,洪土生再次避让开后,说道:“赵航程,事不过三!你要是再敢打我,我就要正当防卫了啊!”

    洪土生看到林清歌正在打电话,笑说道:“清歌姐,你做我的证人!”

    “赵航程,你爸找你!”

    林清歌到了赵航程旁边,将手机递给了他。

    “谁找我都没用!今天我非把这嘴硬的小子打死不可!”

    赵航程话音落下,局长赵远方一脸严肃的出现在五楼办公室的窗前,发出宏亮的声音吼道:“航程,你来公安局干什么?赶紧去忙你的事情!别在这给我捣乱!”

    “爸爸,这小子跟我斗嘴,还想泡清歌!我只是让他长长记性而已!”

    赵航程的话还没说完,他的金色宝马突然被洪土生用双手一口气推出了五六米外。

    “啊!?”

    赵航程瞬间震惊了,他的宝马车可是挂了档还带了手刹的。

    他没想到洪土生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要是刚才洪土生对他动起手来,恐怕他会吃大亏。

    “哇!土生,你好厉害呀!”

    林清歌芳心大动,忍不住赞叹一句,看到洪土生坐上了驾座,也满脸笑意的坐上了副驾座。

    “土生,要是想开快点的话,就把警笛打开。”

    林清歌提醒的时候,洪土生已经打开了警报器,迅速启动警车后,一溜烟的开出了公安局,留下了继续在那里发呆的赵航程。

    “土生,知道去汉王镇的路吗?”林清歌此时心情很好的笑问道。

    “呵呵,11岁多来县城里,读了四年初中和高中,我要是连这些都不知道,那不是得健忘症了?”

    洪土生说完,随即加快了速度。

    经过多处红绿灯,洪土生都灵活的停下和启动,林清歌看出他的车技比她好很多,也就不再过问。

    县公安局距离汉王镇养老院有三十多公里,洪土生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到了。

    被林清歌拉着手,看望了恢复了些气色的林平安和王香玉老两口,闲聊了一会儿之后,洪土生拿到了林家钥匙告别离开。

    在林清歌指点下,车开进了她在汉王镇新城边的家。

    这是一套仿江南园林式的独栋别墅,有上下三层楼,每层都有一百五十多平米。

    加上被溪水环绕的花园前院和带有人工小湖、小山丘的后院,光土地面积都有六百多平米。

    “土生,我的家环境怎么样?”

    林清歌拉着洪土生逛了一圈后,上三楼时问道。

    “看着就很舒服!放在燕京五环内,得值五千万以上。”洪土生竖起了大拇指。

    “呵呵,但在这汉王镇,也就值一百万。

    这也不是我家买的,是县里表彰我爸在招商引资工作中成绩突出,特别选址修建,作为奖励的。

    土生,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县城的房子和商铺卖给彭叔吗?”林清歌笑问道。

    “不知道。”洪土生本来有猜测,但他不想说。

    林清歌小声道:“现在是3月16号,不出意外的话,我爸4月初就要调去省城锦官市做新北区的区长了!

    新北区的经济在锦官市虽然是区里面垫底的,但比起剑南县的经济,至少要好十倍以上。

    我爸首次异地为官,而且是越级提升,只要能把新北区的招商引资等工作搞上去,前途会更加光明的!

    这事情还没人知道,你千万不要说出去。”

    “嗯。”

    洪土生点头后问道:“到时候卿阿姨和你都要跟着去新北区发展,所以要卖了县城的房子和商铺?”

    林清歌笑道:“我妈肯定要跟着去。但我就不定了,毕竟爷爷奶奶还在汉王养老院呢。

    土生,说起来真得好好感谢你。

    如果我爷爷昨晚出了意外的话,也许我爸就当不了区长了。”

    “咋回事?我咋听不懂呢!”洪土生不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