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暴殄天物-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16章 暴殄天物

    “谢谢你,土生哥。”卿凤舞甜甜一笑。

    洪土生笑道:“不用谢。这些都是西餐中应该男人做的基本礼节,我有义务让你体验一下。”

    “嗯。”卿凤舞点了下头。

    领班领着两名服务员,将菜品全部上齐后,很快将盖子取走,之后就请两人慢用,关门离开了。

    “土生哥,我还是跟你坐一排吧,这样才好吃东西。”

    卿凤舞也没管洪土生同意还是不同意,就带着餐椅到了洪土生身边,再次紧靠着坐下。

    “小武,你想吃什么?”洪土生用叉子吃起黑胡椒牛排后,笑问道。

    “我自己来吧。”

    卿凤舞也唱了一口黑胡椒牛排,感觉口味一般,随即皱眉道:“土生哥,我不想吃这个。”

    “那就给我,反而也没几块。”洪土生笑着道。

    “嗯。那我吃龙虾了。”

    卿凤舞估计洪土生点了龙虾,应该是喜欢吃,随即用芊芊玉手剥起了龙虾。

    等将龙虾剥去外壳,洪土生已经将份量不大的牛排吃完,她随即用餐刀将龙虾切成几段,用叉子插起一块,蘸上些蘸料后,喂到了洪土生嘴巴。

    “土生哥,你尝尝。”

    卿凤舞看着洪土生,温柔的说起,洪土生也不好拒绝,索性一口咬下,很快吞掉。

    “不错啊。味道还行。”洪土生笑道。

    “是吗?能不能给我喂一块呀?”卿凤舞期盼的看着洪土生说起。

    洪土生一愣,感觉卿凤舞是故意,但刚吃了她喂的一块,也不能白吃,只能也稍稍蘸了下蘸料,喂在了她的口中。

    卿凤舞很挑食,感觉味道也就一般,根本没法跟新加坡的米其林推荐餐厅的相比。

    但这毕竟是洪土生给喂的,还是努力的吃了下去,说道:“好吃。”

    “真的啊?那再吃一块!”

    洪土生马上又给卿凤舞喂了一块,卿凤舞艰难的吃下后,说道:“土生哥,剩下的你吃吧,我想吃一块煎鹅肝。”

    “行啊!”

    洪土生很快叉起一块,又叉上了一小片生菜,喂到了卿凤舞的口中。

    卿凤舞感觉这鹅肝虽然不是正宗的法国鹅肝,但口味还可以,吃完后感觉唇齿留香,顺势依偎在了洪土生的肩头,柔声道:“土生哥,我还有一块。”

    “行啊。”

    洪土生又给卿凤舞喂了一块,卿凤舞吃完后,马上背对着洪土生坐在了他的双腿上。

    “土生哥,吃了饭,我们去开房好好聊聊吧?”

    “呃,小武,你怎么搞的?你这样就不淑女了。”

    洪土生虽然对卿凤舞的真实身份有了估计,但还是不希望刚认识就这样,即便是表达对他的好感也不行。

    洪土生赶紧将卿凤舞重新放回餐椅,看到她有些不高兴,马上笑道:“小武,你还没尝鱼子酱呢。

    我推荐一种吃法,鹅肝加鱼子酱在加一片松露,绝对的美味!”

    “真的吗?”

    卿凤舞见洪土生虽然拒绝了她的引诱,但还是很给她脸面,照顾她的情绪,感觉洪土生真的做到了有礼有节,算得上好人品的男人。

    至于他为什么能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不要任何名份,也要跟他在一起,就自然想得通了。

    这样一个好男生,就像是和氏璧一样,天底下只有一个,既然没有人能独占,只能分享。

    但社会形势是不可能让洪土生娶很多老婆的,女孩子们要是愿意跟他在一起,也只能默默的做他女人。

    “你尝尝!”

    洪土生将一大片生菜放在手上,将一小勺切碎的煎鹅肝、一小勺鱼子酱和一片松露,放在上面,用生菜叶包裹后,喂进了卿凤舞口中。

    卿凤舞感觉用手喂食的动作好温馨,即便不好吃也感到满足,随即慢慢的咀嚼起来。

    “嗯,真的太好吃了!土生哥,你应该经常吃这些吧?”卿凤舞笑问道。

    “哈哈哈,我说过,不太喜欢吃西餐,但要是有这些食材的话,可以用中餐的放手机来做,肯定比起西餐的好吃。”洪土生笑道。

    “嗯。土生哥,我也给你喂一个啊!”

    卿凤舞也学着洪土生的做法,很快包了一个喂在了洪土生嘴边。

    洪土生很快吃下后,说道:“小武,我们尽快把东西都吃了,别浪费。

    吃了饭,你也该回家了,我也要去牛魔王大酒楼了。”

    “土生哥,我送你去呀!”卿凤舞不舍的说起。

    “不用。我随便叫辆出租车就去了。”

    洪土生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还是在新加坡好好读书,大学毕业后再来找我吧。

    你的普通话带着浓重的新加坡声音,一说出来就泄露了你的身份。”

    “额……土生哥,你早就知道我是卿凤舞了?”卿凤舞感觉此时好羞人,原来演戏早就被看穿了,她的俏脸也越发的红了。

    洪土生笑道:“周阿姨以往提起过你,你的确很漂亮。

    说实话,像你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去做中介,那不是暴殄天物嘛!

    另外,你虽然在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手上还夹着烟,但我却发现手势一点也不自然,明显是故意的……”

    卿凤舞赶忙道歉:“对不起!土生哥,我也是听我妈妈爸爸把你夸得太好了,所以想考验一下你……

    但是,土生哥,其实我现在真的爱上了你。

    要是你也爱我,我们就去开房吧。

    我是个很纯洁的女生,真的没跟任何男生谈过恋爱,什么经验都没有,就连初吻都还在。”

    洪土生微笑道:“那就继续保持着你的纯洁,等大学毕业后吧。

    我跟你表姐清歌,虽然还没有任何的亲密关系,但我已经把她当作了我的女人来看。

    如果到时候你想进我们的家,还得跟她多沟通。她同意了,我才敢接受你。

    毕竟你们是表姐妹,都成了我的女人,会被人在背后非议。”

    “嗯,土生哥,我明白,我会回新加坡好好读完大学的。但现在,我想把初吻献给你!”

    “绝对不行!没有你表姐的同意,我不可能接受你的!”

    洪土生说完,再次将包裹好的鹅肝等喂到了卿凤舞的口中。

    卿凤舞虽然在吃,却在默默的流泪并抽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