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要矜持-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17章 要矜持

    “别哭了,你还小,大学毕业也不到二十岁。放心吧,只要你心中有我,我的心中就有你。”

    洪土生用纸巾为卿凤舞擦拭泪水后,又吃起了卿凤舞不想吃的龙虾来。

    “嗯,土生哥,我想转到锦官市读大学。”

    卿凤舞吃完后,又改变了之前的想法。

    毕竟新加坡距离剑南县太远,而锦官市距离剑南县只有一小时多的车程,可以经常回来,就能经常跟洪土生见面。

    “这个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你跟你爸爸妈妈好好商量吧。”

    洪土生再次给卿凤舞喂了鹅肝等之后,餐盘已经空了,他也算吃饱了。

    “嗯!土生哥,我想要一个拥抱!”

    卿凤舞为洪土生擦嘴,之后也擦嘴后,马上站了起来。

    “好啊!”

    洪土生站起后,随即抱了她一下,就松开了手。

    但此时卿凤舞却紧紧的抱住了他,还用傲人的上围,和修长的**磨蹭着他。

    当触及到洪土生双腿之间的鼓鼓囊囊,她感觉心里一阵悸动,呼吸和心跳都加快了。

    她越发的迷恋着这种感觉,闻着洪土生身上的独特男人气息,久久不愿松开不说,还越发的摆动起了双腿,加大跟鼓鼓囊囊地方的磨蹭力度,感觉这个地方正在发生着明显的变化。

    她的俏脸越来越红,呼吸声已经变得急促,感觉到下面空虚发痒得难受,甚至还有些湿润,忍不住发出了妩媚的低吟声。

    洪土生此时也在感受着卿凤舞娇躯带给他的奇妙感觉,傲人上围的紧贴和磨蹭,双腿之间与他下面的不断用力磨蹭。

    闻着卿凤舞身上纯洁幽雅的体香,听着她仿佛猫叫春一般的吟声,他也非常舍不得脱离开。

    但当卿凤舞已经不再满足于拥抱和磨蹭,双手忍不住去抓摸他越来越火热膨胀的那里,越来越发无法自拔时,理智提醒洪土生,必须脱离开她了。

    “小武,不要这样。你是女孩子,要矜持!”

    洪土生断然移动了下,快速在卿凤舞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趁着身体还没发生更大的反应,双手拉开了她的双手,率先朝着门口走去。

    “土生哥,等等我啊!”

    卿凤舞虽然迷恋刚才的感觉,但更害怕洪土生跑了,她不想就这么独自离开,想多跟他在一起,赶紧上前挽住了洪土生的胳膊。

    洪土生也是有些无奈,也想着再给卿凤舞一些安慰,索性由着她,朝着楼下走去。

    两人还在下楼梯,迎面上来了一男一女。

    光头男人西装革履,戴着金边眼镜,已经有五十多岁了。

    但打扮得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穿着高开叉旗袍的女人却只有二十多岁。

    此时挽着光头男人胳膊的女人,扔掉手里的女士香烟头后,有些撒娇般的说道:“黄董,剑南县的西餐厅也就这家算凑合的了。

    肯定没办法跟我们渝城相比,毕竟渝城是直辖市,比起锦官市还繁华,这剑南县不过是穷乡僻壤的小地方,我们就凑合着吃吧。”

    听着女人对剑南县的歧视言论,洪土生也没在意,但作为剑南县大小姐的卿凤舞却是不满的发出了“哼”的一声。

    也恰恰是卿凤舞的这一哼声,一男一女都抬头看向了她。

    男人看到卿凤舞后,瞬间被她高贵冷艳的容貌迷住了,开始打起了她的主意。

    女人看到卿凤舞后,却是有些妒忌,回想年轻时,也不如她漂亮。

    不过,当女人看到洪土生后,却是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喊道:“天才神童洪土生!洪土生老校友,是你吗?”

    洪土生此时也注意起了女人,回想了下,才想起这个女人名叫曹丽娟,是他读高一时,高三年级的校花之一,跟他只是认识,并没有什么交往。

    看到曹丽娟此时挽着一个老男人的胳膊,还那么亲密,他估计两人的关系不简单,为了不引起误会,他装作不认识的问道:“请问你是谁啊?我忘了!”

    曹丽娟“噗嗤”一笑,说道:“洪土生,我是曹丽娟啊,有印象吗?”

    “哦!是曹姐啊!我还有事,我们下次再聊,行不行!”

    洪土生说完,就打算带着卿凤舞离开,此时曹丽娟赶忙喊道:“洪土生,别走啊!

    这么多年了,没见面了,我们聊聊嘛!”

    “有什么好聊的?曹姐,我很忙,真的要走了!”洪土生带着卿凤舞就向下走。

    “丽娟啊,你看现在的年轻人,实在太没教养了!”

    光头男人这么一说,洪土生也没在意,他只想着早点离开,但卿凤舞却感觉不能忍。

    毕竟在剑南县这个地方,他父亲是大哥中的大哥,卿凤舞从小都是被阿谀奉承的对象,谁敢当着她的面这样说话?

    何况光头男人说的,还是她现在已经很爱慕的土生哥!

    “说什么呢?啃嫩草的老大爷!”

    卿凤舞马上回头,愤怒的看着光头男人。

    洪土生想拉她离开,但发现八个高头大马戴着墨镜一看就是保镖的男人,已经严严实实的堵在了楼梯口。

    “兄弟们,给我拦住这个没见识的小丫头片子!”

    光头男人正愁没机会对卿凤舞下手,哪知道卿凤舞就撞到了他的手上,现在自然不能错过。

    “谁敢?”

    洪土生索性拉着卿凤舞,重新退回到了光头男人身边,指着光头男人道:“我不管你是谁,赶紧让你的保镖闪开,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

    “嗬!竟然威胁我黄江龙!你他玛眼瞎了!”

    黄江龙瞬间挥舞起了右拳,打向了洪土生。

    洪土生没有躲闪,随即迎着拳头也轰出了一拳。

    “咯噔”的一声,黄江龙的右手被洪土生狠狠的砸中,瞬间产生了多处关节错位,疼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卧槽你老母!”

    黄江龙咬着牙忍着痛,暴虐的骂了句,将身边的曹丽娟甩开后,朝着洪土生一脚飞踢过去。

    洪土生只是看准了他的来路,朝着他的大腿上踢出一脚后,黄江龙“啪”的一声,就被踢到了楼梯下。

    “你们都是吃素的啊?给我打死那个小兔崽子!抓了那个小丫头片子!”

    黄江龙此时的右腿也站不起来了,加上背上很疼,马上指挥起了八个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