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最后的机会!-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18章 最后的机会!

    “是!黄董!”

    八个保镖中的一个将黄江龙扶起,放在附近的椅子上后,也跟在其他七个保镖身后,朝着洪土生而来。

    洪土生此时居高临下,不断的用腿踢出,很快就将前来打他的七个保镖都踢到了楼下,都爬不起来。

    最后那个保镖见状,也不敢上前,马上亮出了身份,指着洪土生:“我们黄董是江龙集团董事长,渝城市有名的大哥,你小子不想活了!”

    “有名的黑老大是吧?那渝城就该再来一次更大规模的打黑除恶行动了!”

    洪土生带着卿凤舞,就朝着保镖走去。

    保镖现在也不敢离开,毕竟他作为保镖,就要时刻准备好给黄江龙挡子弹的准备。

    但他实在没想到洪土生太厉害了,其他七个保镖可都是退伍特种兵,当然他也是。

    另外,老板黄江龙年轻时也是退伍的特种兵,而且从小练武,可说是渝城有名的高手。

    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都被眼前的洪土生一拳一脚就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呃……”

    保镖也不敢承认黄江龙是黑老大,毕竟现在的国内对于黑恶势力的打击是越来越严厉,黄江龙也在努力的洗白之中。

    “既然不是,那我们走了!”

    洪土生看了一眼保镖后,随即到了黄江龙身边,保镖赶紧也护在了黄江龙身前,苦着脸求饶道:“兄弟,求你别再打我们黄董了。要打就打我好了!”

    “呵呵,你还真够忠义的嘛!”

    洪土生笑道:“我不打你,也不打你们黄董。

    不过你得让开,我要跟他讲讲道理。”

    曹丽娟刚才吓懵了,本来跟洪土生联系一下是好事的,但哪知道这么快就变成了坏事。

    她也赶到了黄江龙身边,看着洪土生说道:“洪土生,求你饶了我们,好不好?”

    “呵呵,曹姐,你是黄江龙什么人,说实话!”洪土生冷笑着问道。

    “额……”

    曹丽娟犹豫了下,说道:“黄董是我男人,我跟他还有两个孩子……都是非婚生的。”

    “哦!这样啊!”

    洪土生接着问道:“你这次带他来剑南县,有什么事情?”

    曹丽娟想都没想,赶紧说道:“我爸去世了,黄董刚陪着我处理完丧事。

    准备在这里吃了午饭,就回渝城了。”

    “就这么简单?可不要骗我哦!”洪土生冷笑道。

    “洪土生,我没骗你啊。”曹丽娟赶忙道。

    “那我打电话问问……”

    洪土生随即给韩开平打去了电话,说起刚才发生的事情。

    “渝城市的江龙集团?董事长黄江龙……”

    韩开平记下后,随即说道:“土生,老付会带着巡警马上赶来的。

    你和卿凤舞也暂时不要走。我马上调查这个江龙集团和黄江龙。”

    洪土生接着又给卿常贵打去了电话,谈起正和卿凤舞在一起,说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希望能尽快查查黄江龙和曹丽娟回剑南县,到底干了什么。

    因为关系到洪土生和自己的宝贝女儿,卿常贵马上在微信群里给兄弟们群发了微信,要求马上通知下去,一定要把黄江龙和曹丽娟来剑南县做了哪些事情,尽快的把情况收集上来。

    此时的黄江龙听洪土生打了两个电话后,就没了后续动作,也没急着走,估计他不是好惹的人物,同时想到来剑南县这几天还真的做了些事情。

    要是真的查出来的话,估计他也没命活了。但是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办法逃啊!

    “洪兄弟,能不能送我们先去医院治疗啊?”

    黄江龙此时对洪土生的称呼也改变了,他又看了眼卿凤舞,就因为对卿凤舞起了邪念,拦住他们不让走,导致现在这个严重后果,他实在很后悔。

    洪土生此时已经隐隐听到了警报声,随即笑道:“你们不过是关节脱臼,或者被我踢中了穴位,此外都是些皮外伤,没必要住医院。

    不过,要是我没有我为你们恢复过来的话,那你们以后肯定半身不遂,而且痛不欲生,这个没说的。

    还是老实交代吧,你们这么多人,来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剑南县干嘛?”

    黄飞龙自然是不会说的,唯一一个正常的保镖也不可能说,曹丽娟想到后果的严重性,也不可能说出来。

    “都不说是吧?很快我就会知道了!”

    洪土生微笑着等了两三分钟,副局长付兴亮已经领着二十几名警察,来到了他的身边。

    “土生,就是他们吧?”付兴亮指着黄飞龙和曹丽娟等十人,笑问道。

    “对!”洪土生点了下头。

    付兴亮随即领着警察们将十人都拷上了手铐。

    “土生,我们要带他们会警察局审问了,麻烦你和卿小姐也去一趟。”付兴亮笑着说道。

    “付叔叔,别急着走,我就在这里帮你们审问。

    但你们只能拍他们,不要把我和凤舞拍到。”

    有洪土生帮忙审问,付兴亮索性答应了他的要求,随即让警察拿出了小型**。

    “曹丽娟,你是我的老校友,我本不想这样对你。

    可我给你机会,让你自己坦白,但你却不珍惜,还敢骗我!”

    洪土生看着曹丽娟冷冷说起后,马上拍了下餐桌,重重的说道:“曹丽娟,现在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再不坦白,那就等着坐牢吧!”

    曹丽娟想了下,感觉洪土生不可能知道她和黄江龙来剑南县做过什么,随即委屈的说道:“洪土生,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只是出于怀念过去,跟你这个很久不见的老校友打声招呼,就招惹到你了,打伤了黄董和我们这么多人。

    你还利用你的关系,找警察把我们抓起来,想要逼供……”

    曹丽娟说到这,洪土生再次冷哼两声:“曹丽娟,你根本就没怀过孩子,为什么要说你跟黄江龙生了两个孩子?”

    “这个关你什么事?洪土生,莫非就因为这个,你就可以找警察把我抓起来?”曹丽娟马上反驳道。

    “哼!还敢狡辩?曹丽娟,你吸毒几年了啊?”洪土生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