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出卖-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19章 出卖

    “吸毒?”

    曹丽娟没想到浓妆艳抹也会被洪土生发现吸毒,赶忙道:“没……没,没有啊。”

    “哈哈哈哈,不会低于五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挎包里,肯定有毒品!”

    洪土生话音落下,马上有一名警察将曹丽娟肩上的挎包取下,将所有东西都倒在餐桌上,却没发现毒品。

    “应该就是那包女士烟吧。如果我猜得不错,应该是带有毒品成分的毒香烟。”

    洪土生说起后,警察拿起女士烟闻了下,但毕竟不是专业的缉毒警,没闻出什么异常。

    “付叔叔,你叫几名缉毒警来。”

    洪土生对付兴亮说起后,付兴亮随即拨打起了电话。

    “曹丽娟,那包女士烟就是你吸毒的罪证。

    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吸毒是我见到你第一面时,就通过你的面相发现的。

    本来不想理你,毕竟这世界上要救的人太多。

    但黄江龙却不让我们走,这只能怪你们不长眼睛。”

    洪土生的话刚说到这,黄江龙赶忙道:“洪兄弟,我错了。但曹丽娟吸毒跟我有啥关系?

    还是赶紧为我们治病,我对你郑重赔礼道歉,放了我们吧!”

    “呵呵,放了你们?”

    洪土生笑道:“估计曹丽娟大学还没毕业就开始吸毒,而你极有可能就是提供毒品的人。

    也就是说,你很可能是害了曹丽娟一辈子,让她变成现在这样的罪魁祸首!”

    洪土生看向了曹丽娟,问道:“曹丽娟,我是真的对你好。

    你看现在事情闹大了,你还可能跟黄江龙在一起,还能得到他的包养吗?

    他现在都巴不得跟你脱离关系,要是他真的被放出来了,你应该知道后果的!

    你赶紧把知道的都说出来,等你戒毒成功了,就可以好好的重新做人了!”

    曹丽娟此时的头脑真的很混乱,她考虑了好几分钟,终于说道:“好吧,我坦白,但希望对我重新发落。我只希望成功戒毒后,能获得自由。”

    “你!曹丽娟,你要出卖我?”

    黄江龙瞬间不再淡定,用起恶狠狠的眼神看着曹丽娟。

    曹丽娟现在更加害怕黄江龙要是被放出来的严重后果,想着必须让他死了才能安全,随即坚定的说道:“对!我就是要出卖你!

    我本来在渝城的西南联合大学上学好好的,就因为你经常停车在校门口猎艳,看上了我,安排你的女人诱骗我吸上了这个毒香烟,让我产生了毒瘾。

    你趁着我毒瘾发作,身体被你玩弄了,又被你的包养,不愁吃穿,从此离不开你。

    但你害得我大学没毕业,就到了你的江龙大酒店,做起了妈妈桑。

    你强迫我用毒香烟,骗了很多的同学和校友染上毒瘾,都被你和你老婆玩弄,拍了果照和视频,大部分还被迫当了坐台小姐和舞男。

    说起来,我没当坐台小姐,被你包养,还算走运,但现在我觉悟了!”

    “说得好!赶紧说重点!”洪土生催促道。

    曹丽娟马上说道:“各位警官、土生,黄江龙做的事情,就是枪毙几次都足够!

    我先说我们这次来剑南县干什么吧。

    我们来剑南县主要是来买毒品,带回去生产毒香烟的!

    另外,黄江龙还让我多诓骗一些俊男靓女,让他们染上毒瘾,带去江龙大酒店。

    或者先骗到江龙大酒店,再让他们染上毒瘾,他和他老婆玩弄过后,拍下果照和视频后,就逼迫他们坐台当小姐和舞男。”

    洪土生瞬间恍然大悟:“曹丽娟,难怪你会这么热情的主动招呼我,是想骗我去坐台啊!”

    “对不起,洪土生,我每年都要返回县中参加同学聚会,听说过你那里很……”

    曹丽娟还要继续说下去,洪土生赶忙打住:“还是说说黄江龙他们买的毒品在哪,卖家是谁吧。”

    曹丽娟马上说道:“卖家是谁我不知道,因为我一直在老家办我爸的丧事。

    毒品就在四辆宝马车中的一辆里面的后备箱里,上面是剑南县的特产,下面是我爸的骨灰盒。

    上面薄薄的一层是我爸的骨灰,下面全部是高纯度的,密封了很多层的毒品。”

    “哦!”

    付兴亮心中大喜感觉洪土生真的是福星,这次是他带队前来的,缴获大量毒品,功劳自然最大。

    要是能顺藤摸瓜,查到卖家,甚至查到生产者是谁,那就更完美了!

    “黄江龙,卖家是谁?”付兴亮看着黄江龙,严厉的问道。

    “别跟我来这套。反正我说不说都已经死定了,我又何必再说呢?”黄江龙很是傲气的说起。

    “你们呢?你们只是从犯,不会被判太重。有谁知道的话,可作为重大立功表现来处理!”付兴亮看着八名保镖说起。

    “哈哈哈,警官,他们自然是不知道的。除了我,谁也不可能知道!”黄江龙狂妄的笑道。

    “他们是你的保镖,怎么会不知道?”

    洪土生说完,看着八名保镖,劝说道:“你们说吧,说了真的可以减刑,也许几年后就能出来了!”

    “洪兄弟,我们真的不知道。

    我们只是保镖,又不是黄董的跟屁虫。这些最为秘密的事情,他不可能让我们知道。

    要是我们知道了,也可以自立门户,自己来搞,还有必要做他的保镖吗?”没受伤的保镖赶忙说起。

    洪土生点头道:“嗯,说得也对!”

    洪土生说完,随即到了黄江龙身边,对着他的后腰点了几下。

    “哈哈哈哈……”

    黄江龙很快就发出了大笑声,最初他还没觉得怎么样,但很快就越发难受了。

    此时一名缉毒警也来了西餐厅内,对付兴亮小声汇报,已经找到了大量的新型毒品,还有几条掺杂着新型毒品的香烟。

    付兴亮对洪土生说起这事后,洪土生随即看着黄江龙说道:“黄江龙,其实死并不可怕,但最可怕的是不死,就这么折磨你。

    你要是不想再笑了,就赶紧点头说出来。

    不然的话,我还有更多的招数让你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