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七动操-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25章 七动操

    “土生,明天我不去村部,就在家里守着。”林清歌马上说起。

    “好啊。电力线路铺设得怎么样了?有用上发电站的电的村民吗?”洪土生问道。

    “呵呵,土生,靠近发电站的大院基本上都有电了。

    林家大院家家户户都通上电了,所以你现在听不到发电机的噪音了。

    估计在周五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通电!”林清歌笑道。

    “这么快?”洪土生很震惊的说道。

    林清歌笑道:“村民们现在积极性很高,从早忙到晚的挖沟铺设,中午都没回家吃饭,就吃点干粮喝些水。

    加上我小舅舅又增派了电工,还请了一批会电工的人来帮忙,自然就快了。”

    “好啊!那明天你就在家守着吧。”

    洪土生又将下午去休闲庄的事情,简单的对众女说了后,就去了后院。

    察看了一番药材,发现长高了一大截,他非常欣喜的回来后,就对众女叮嘱,从明晚起施肥浓度加倍。

    “土生,我们去睡觉了。你也赶紧去洗洗吧,浑身的酒气。”王巧巧说完,就拉着赵冰霜去了右侧卧室。

    “土生哥,你洗澡后,早点休息。”

    秦玉艳说完后,和林清歌手拉手的去了右侧主卧。

    “土生哥,我现在也是家里的一员了。我和兰儿去睡觉了。晚安!”

    肖飞雪很有深意的说完,拉着彭兰儿去了左侧主卧。

    洪土生也跟着去了左侧主卧,之后就在卫浴间洗起了澡。

    今天虽然得了马慧莲的初次,但并没有发泄出来,洪土生还是有些不满足。

    不过可惜的是,虽然他没反锁卫浴间的门,但并没有彭兰儿或肖飞雪进来。

    洗完澡后,他拿着衣服挡着双腿之间就离开了。

    本想今晚吧彭兰儿变成真正的属于他的女人,但现在估计不太可能了,洪土生辗转反侧一会儿之后,终于睡了过去。

    一晚上都没人打扰他,洪土生睡到四点多就已经醒来。

    重新换了套衣服后,就去后院察看药材苗,浇水后去了厨房。

    不久后,六女都已经起来,说起早餐要吃连锅面,但现在想要洪土生教她们五禽戏。

    “土生哥,姐妹们已经教我和冰霜学会了熊和猿的动作,教我们新的就可以了。”彭兰儿笑说道。

    “那好,今天就把鸟、游鱼和蚯蚓的动作,就教给你们!”

    在洪土生的示范和手把手指点下,六女在六点半之前都学会了这三样动作,之后一起去了厨房煮连锅面。

    秦玉艳在给父亲打电话要直升飞机时,肖飞雪笑说道:“土生哥,我感觉我们学的五禽戏是七种动物,就不该叫五禽戏,你觉得呢?”

    “可前面五种都是我根据五禽戏改进而来的。后面两种也是受到五禽戏的启发,而创作出来的。

    要是不叫五禽戏,难道叫七禽戏?”

    王巧巧笑道:“呵呵,土生,我认为叫禽不妥。

    只有鸟才是禽类,应该叫七种动物的戏。

    但这也不是戏,看着有体操的样式。

    我认为应该叫七种动物的体操。”

    “七种动物的体操?那不如叫七物操吧?”林清歌马上总结起来。

    “可物不代表都会动啊!”肖飞雪说道。

    “那就叫七动操好了!”

    洪土生一锤定音后,接着道:“巧巧、飞雪,你们今天去学校和幼儿园之后,就可以教学生们学习了。

    每天就教一种动物的招式,争取一个月内教会学生们!”

    “好的!没问题!”王巧巧笑道。

    “土生哥,我爸说,直升飞机除了堂哥开一架帮你买牛奶之外,其它两架都要接受全面的检修,防止出现意外。”

    秦玉艳挂了电话后,就对正在炒配料的洪土生说起。

    “那就只能等玉成哥买来牛奶后,我们再去。

    吃了连锅面,暂时不用上班的姐妹,都去后院帮忙除草!

    另外,我估计药材苗不久后要长虫了,以后你们还得帮我捉虫子,最好是提前祛除虫卵。

    这些药材苗都是珍稀药材,不比普通药材,为了确保品质,所以只能人工处理,绝对不能用任何药物,避免发生变异。”洪土生瘪嘴道。

    “呵呵,没事。土生哥,姐妹们都会做的。”彭兰儿微笑道。

    吃了连锅面,王巧巧和肖飞雪离开了,洪土生领着四女去了后院。

    秦玉成八点多送来了十几桶变质牛奶,洪土生领着三女坐上飞机后,又蹲在了机舱内。

    “土生,钱理进两兄弟最近的精神似乎不太好啊,经常打瞌睡,说话还有些颠三倒四的,走路看起来也有些不利索。”秦玉成笑说道。

    “哦!是吗?估计是晚上没睡够吧。”洪土生微笑道。

    秦玉成笑道:“嗯,也是,他们的臭名声在钱沟村都传开了。

    自从钱理进当上村长后,每天都要睡一个钱沟村的女人。

    钱理赢自从被你恢复正常后,更是比起他哥更色,每天睡两个……

    我估计是精力消耗太多,有早衰的可能!”

    “嗯,玉成哥,我们还是不谈这事了。身边都是女同志呢,得注意影响啊!”洪土生提醒道。

    “哦!好的,好的。”秦玉成笑着点头,不再说话。

    刚经过汉王镇,洪土生接到了付兴亮的电话:“土生,我们已经抓到生产毒品的罪犯了,也找到制毒窝点了!”

    “哦!好啊!在哪呢?”洪土生笑问道。

    “这个自己研制出他也叫不出名字的新型毒品的罪犯,还是很狡猾的。

    与支付宝绑定的手机号,是用外地一个精神病患者的**办的。

    但他将支付宝的钱经过多个支付宝,之后又转入一个失踪多年精神病患者的银行卡,再去取钱这些细节,都被网络大数据掌握得清清楚楚。

    这个罪犯很年轻,现在才十四岁,我们是在天齐镇中学里带走他的。而他的制毒窝点,就在他家里。”

    “哦?只有他一个人制毒?他的父母知道并参与了吗?”洪土生惊讶的问道。

    “他爷爷和父母双亡,只有一个智商几岁还疯疯癫癫的大哥。去年被他送去了精神病院,入住的是高级病房。”付兴亮又道。

    兄弟姐妹们,今下午后,就是三天五一节假期了,祝大家节日快乐!全家开心!

    眼看月底了,大家不要忘了给本书送鲜花,不然下个月就作废了!明天继续五章更新,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