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双性人-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26章 双性人

    洪土生听了,对这个小制毒犯的经历很感兴趣,马上问道:“他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

    付兴亮回应道:“他叫顾林,现在就在公安局,还在继续审讯中。

    我和局长怀疑他还有同伙,他只是用来顶包的,所以想请你来帮忙确定下。”

    “好的,我到县城后,会马上赶过来的。”

    洪土生给人民医院院长高先成打了电话,希望能帮忙找几名女医生,尽快为彭兰儿三女全面体检,不久后飞机降落在了人民医院。

    洪土生让三女去做全面体检,他则坐着出租车很快赶到了公安局。

    当洪土生在审讯室看到顾林的时候,瞬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才十四岁已经有一米六五左右高度的顾林,面容看起来很像女孩,但嘴角有些浅浅的胡须,又冒出了点喉结。

    “付叔叔,他就是顾林?男的还是女的?”洪土生问道。

    “户籍本上显示,是个男的。”

    付兴亮将户籍本交给洪土生看,洪土生看到顾林的家住址在天齐镇管辖的三圣村。

    “土生,顾林的家,现在就在城东新区里。

    周围的邻居都拆迁搬去小区居住了,但他的家没拆掉。

    所以周围都是还没建设的荒地,没什么人注意。”付兴亮又为洪土生补充介绍着。

    “嗯……”

    洪土生点了下头,说道:“付叔叔,我想单独问顾林一些问题,能不能把监控、监听等设备关了,你们先出去?”

    付兴亮想了下,皱眉说道:“土生,我得请示局长。”

    “嗯,请示吧。”

    洪土生说起,付兴亮给韩开平打电话请示后,就让在审讯室后负责记录的人关掉各种设备,他也领着两名缉毒警关门离开了。

    此时的顾林被手铐拷在审讯桌上,沉默着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到洪土生走过来后,索性闭上了眼睛。

    “顾林,你好。我不是警察,我是洪土生。

    如果你还想活着,想让你大哥能继续住在精神病院的高级病房,有良好的照顾,希望你能把所有情况都告诉我,我可以帮你!”洪土生笑着对顾林说起。

    “原来你就是现在很有名气的土生哥啊。你真的可以帮我吗?”

    顾林发声后,洪土生发现他的声音果然像是年轻男人,跟黄江龙说得差不多。

    “你是不是双性人?”洪土生开门见山的问道。

    “呃……你怎么知道的?”顾林惊讶的问起。

    “估计不只是我,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怀疑吧?

    不过我毕竟是医生,所以判断得更准确一点。”洪土生说道。

    “我有男人的,也有女人的。但是男人的很小,没怎么发育。”顾林回应时,脸蛋突然有些泛红。

    “那女人的呢?”洪土生又问道。

    顾林的脸越发红了,他小声道:“上面有点发育了,但下面没怎么发育。”

    “嗯,我可不可以把把脉?”洪土生问道。

    “可以。”顾林点了下头。

    洪土生为顾林左右手腕同时把脉后,缓缓道:“你现在生长激素基本上不再分泌了。

    但雄性激素和雌性激素现在基本上处于对立状态,都无法占到上风。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你活不过18岁。”

    顾林苦笑道:“呵呵,我肯定活不过18岁,我从去年起,已经制出了几百斤的毒品,而且都卖出去了。

    只要我一满18岁,估计就会枪毙我了。”

    洪土生摆手道:“不一定。你自己研究出的毒品叫什么名字?是怎么制出来的?

    如果我认为你有在制药方面的才能,我会帮你,让你有改恶从善的机会!”

    顾林觉得也没什么必要隐瞒洪土生,随即道:“其实我最开始研制,是看了一些西医的书和化学书,打算研制出来一种治疗弱智和精神病的药物,用来给大哥治病的。

    这个药物经过我的不断改进,对大哥的病有些治疗效果,但我发现有致瘾作用,就没给大哥吃了。

    但我就想着这药无论是吸烟,还是冲水喝,或者放进食物里吞服,只要不过量都能让人精神振奋,心情舒畅,而且容易上瘾,就感觉可以卖钱,所以就在网上卖。

    几个买家用过试用品后,都说效果好、纯度又高比起不少毒品好,所以我就根据他们预定的数量进行制作,然后卖给他们,家里是不留存货的。

    去年下半年赚钱之后,我就把大哥送去了精神病院高级病房,想着赚更多的钱,把他养到老。

    但这才几个月,我就被抓起来了。”

    “你对你大哥这么好,有什么原因吗?”洪土生又问道。

    顾林伤感的说道:“我是个弃婴,是我大哥捡我回来的。

    看相的先生说我是阴阳人,是灾星,我还真的是先后克死了爸爸和妈妈。

    两年前,城东新区要拆迁房子,雷龙的人带人拆迁,知道我是个灾星,怕惹上晦气,都没强迫拆我的家。”

    “没想到你跟我一样都是弃婴,而且都是孤儿。就凭这个我也会帮你,让你能活着赎罪的。

    对了,能不能简略对我说说这个毒品的原材料和制作方法?”洪土生继续问道。

    “我不能说,其实很简单的。要是你学会了,会害更多的人的!”顾林摇头道。

    “毒也是药,药也是毒。

    顾林,你不是说过这个药用来治疗弱智和精神病都有些效果吗?

    这说明你应该有些研制的思路了,如果能把致瘾性和其它一些副作用祛除掉,那它就不是毒品,而是可以开启智慧、让人恢复理智的良药了!”

    听了洪土生的话后,顾林又有了启发,双眼突然有了些神采,问道:“真的吗?

    可是我没有人指点,只靠看一些书,加上瞎琢磨,也很难办到啊!”

    洪土生笑道:“只要你说出来,我认为你不是骗我,更重要的是确定你有这方面的天赋。

    我保证送你去一个好地方学习顺便改造,等你再次出来后,药物也制作成功,你就是国内著名的青年医药学家了!”

    “你不要骗我!

    万一你用来跟我一样制毒赚钱干坏事,我的罪恶可就更大了!”顾林看着洪土生,很是忧虑的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