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病人在哪儿?-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32章 病人在哪儿?

    “叔叔,有什么事吗?”洪土生赶忙问起,同时出了厨房。

    秦奋进马上说道。“青灵矿业公司的15号矿上出现了塌方,没有死人,但重伤了五名矿工,能不能来帮忙救治下?”

    “还有空余的直升飞机吗?”洪土生问道。

    “没有啊。都开去检修了,明天中午或下午才能回来。”秦奋进皱眉道。

    洪土生安慰道:“没事,别急,叔叔,我给卫叔叔打电话,要汉东的直升飞机来。”

    “那顺便把玉艳带回来,他妈妈挺想她的。”秦奋进赶忙道。

    “好的。”

    洪土生朝着卧室走去时,同时给卫国兴打去了电话。

    汉东的直升飞机昨天就送去检修了,现在刚回来,得知洪土生要用,卫国兴马上派出直升机前往井盐村村部。

    洪土生背着大背包,到了村部叫上了秦玉艳,没等多久汉东的直升机已经到了。

    在飞机上,秦奋进又给打来了电话,说起五名矿工已经转移到了灵山村卫生站,只需要到灵山村村部就可以了。

    只需要去村部,极大的方便了驾驶员,不久之后,直升飞机已经降落在了比起青坪乡政府大院更大的灵山村村部。

    秦玉成给驾驶员送上一条软中华后,就派出司机送他返回汉东电气集团,直升飞机则留在了村部里。

    “玉成哥,病人在哪儿?”洪土生将秦玉艳抱下来后,随即问道。

    “还在村卫生站,书记和村长等都在那里。”

    秦玉成马上领着洪土生和秦玉艳,朝着隔壁的村卫生站而去。

    灵山村卫生站,也叫青灵矿业公司职工医院,比起青坪乡卫生院更大,而且治疗骨伤和抢救设施等都是专业的。

    现在的五名重伤矿工,都已经入住在一间大的重症监护室,都输着消炎镇痛的液体,吸着氧气。

    受伤的头、手、脚、胸、背等部位,都已经清洗消毒过,现在都已经缠上了绷带,有的还上了夹片进行固定。

    在秦奋进等村干部和青灵矿业公司高管的带领下,洪土生察看了五名矿工,确定都没有生命危险,也就不再那么着急。

    他随即挑选伤势最轻的,清除掉之前的药粉、绑带等,重新涂上续骨膏和生肌膏,之后重新缠上绷带,安上夹片……

    一直忙碌到晚上十一点多,洪土生终于忙碌完毕,写了一副药膳,让病人家属每天熬制,一日三餐都给病人吃药膳,又叮嘱病人近期需要注意的事项后,这才吃起了秦玉艳端来的晚饭。

    “土生哥,这些矿工叔叔什么时候能好啊?”秦玉艳问道。

    “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半个月左右基本痊愈,一个月左右完全恢复正常。”洪土生笑道。

    秦奋进又问道:“土生,还需要换药吗?”

    洪土生摇头道:“我这次用的药比较多,完全不需要了。只要绷带不弄脏、不浸水,就没有任何必要。

    明天上午,都可以安排出院,回家养病,保持愉快的心情,身体也能好得快些。”

    “洪医生,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一名家属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真的!一个月后,你们就会相信了。”洪土生微笑道。

    “土生,快半夜了,我们也该走了。

    今晚就在我家住下,明早看过病人情况后,再回井盐村,行不行?”秦奋进催促道。

    “嗯。叔叔,我开飞机载你们回去,就不用麻烦玉成哥了。”

    洪土生放下饭碗后,随即站了起来。

    “土生,你可要注意安全,不要疲劳驾驶。

    玉成,今晚你就留守在这里,有任何情况都马上给我打电话。”

    秦奋进做出安排后,和秦玉艳坐上了洪土生开的直升飞机,很快降落在了家里的前院中。

    “土生哥,你的驾驶技术真好,这么容易就停下来了。”秦玉艳等洪土生抱她下来时,欣喜的说起。

    “呵呵,就跟开车一样,很简单的。”

    洪土生刚抱下秦玉艳,秦奋进就说道:“土生,你跟玉艳洗漱后,就早点休息,我也要去休息了。”

    秦奋进打了个呵欠,赶紧进了主卧,避免影响了女儿跟洪土生谈情说爱。

    “呃,叔叔怎么对我这么放心?”洪土生看着秦玉艳,笑问道。

    “呵呵,土生哥,你的人品好,我爸当然放心。我们赶紧进闺房吧。”

    秦玉艳拉着洪土生进了闺房,就关门反锁,接着拉着他走进了卫浴间。

    “土生哥,我帮你脱吧,你太累了。

    我听站长偷偷对我说,这五名矿工叔叔,在身体痊愈后都会带程度不同残疾,但没敢说出来。

    你真的可以让他们不留下任何残疾吗?”

    秦玉艳一边问,一边为洪土生解去了上衣,又松起了皮带。

    洪土生也帮着秦玉艳解开了连衣裙扣子,撩起连衣裙的同时,说道:“玉艳,一个月后,你就看得出来,他们是不是正常了。

    只要他们按照我说的,半个月内不要做任何事情,就安静躺着养伤,之后可以坐轮椅,一个月痊愈,不会有任何问题!”

    “嗯,我相信你,土生哥,感谢你!”

    秦玉艳终解下了洪土生的皮带,身上也被洪土生脱得只剩下了罩罩和打底裤和比基尼短裤。

    两人自己将剩下的衣物全部除去后,随即紧贴在了一起。

    洪土生很累,只是稍稍亲了几口秦玉艳的粉唇,双手抓握摸捏了几把她的傲挺峰峦,就再也提不起精神。

    “土生哥,我们早点休息吧。”秦玉艳看得出来,洪土生为矿工治病,精力消耗太大,也没不想勉强他,随即温柔的说起。

    “好啊。”洪土生点头道。

    “土生哥,我来吧!”

    秦玉艳拿着花洒,简单清洗了彼此的身体后,有为彼此身上擦干了水。

    为了表达对秦玉艳的爱意,洪土生抱着她,很快放在了被单上,而他也很快躺在了上面,搂着她很快睡了过去。

    秦玉艳明白洪土生很累,但她却是除了吃晚饭外一直在休息。

    被洪土生搂抱着的她精神还很好,根本无法入睡不说,心里还越发的渴望能跟洪土生再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