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消消火-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36章 消消火

    看到洪启波此时横眉竖眼的瞪着洪友金,似乎很气愤,洪土生马上摆手道:“洪大爷别说了。

    没必要因为我这个野种,破坏了你们洪家众兄弟的团结。

    我的老家现在是你们洪家的,爱怎样就怎样,总之我是不会要的。

    对了,卖鸡鸭被坑的钱,具体有多少?

    我去找王道贵,让他亲自过来补偿!”

    洪启波依旧在赌气,他感觉跟洪土生的差距太大,心里越发的嫉妒,甚至非常痛恨洪土生来炫耀,索性一声不吭。

    但他爸爸洪友满已经苦着脸说道:“土生,估计得有两千七八的样子。

    但是王道贵已经说了,只是帮着王文武负责收购,要找赔偿得找王文武。

    但王文武的店铺已经被查封了,他两口子也被抓了,估计罚款什么的下来后,也没钱赔。”

    “这是啥逻辑?

    是他负责在收购,收购方面出了问题,就该他负责赔偿!我马上打电话,叫他来!”

    洪土生随即拨通了王道贵的电话,说起了刚才的事情。

    王道贵委屈的说起:“土生啊,我冤枉!我委屈!

    我只是负责收购,也没赚什么钱。而且跟王文武合伙的商铺查封了,货也被收缴了,我现在哪有钱赔啊!”

    洪土生冷冷说道:“这个我不管!

    凡是负责收购的你们王家人,在企业家们来之前,必须把坑了村民们的钱,如数的送到村民们的手里,并郑重道歉。

    否则的话,你们也会跟王文武两口子一样,被警察带走的!”

    “呃……”王道贵很无奈,点头道:“好吧。”

    “那你马上来,先给洪友满家赔偿了!”

    洪土生说完,就挂了电话,而后问起还有没有人有话要说的。

    “土生,要是王道贵真的来赔钱了,我一定感谢好好感谢你的。”

    洪友满的话刚说完,洪友金就瞪了他一眼说道:“老五,你怎么连感谢的话都不会说?

    不管王道贵来不来赔钱,土生已经帮了你,你就应该感谢!

    怎么还有赔钱之后,你才感谢的道理?

    你的脑子咋一直这样呢?难怪生个儿子出来,也是这么的不中用!”

    “大伯,你说话太过分了啊!”洪启波马上瞪着洪友金,还握起了拳头。

    “洪启波,你想打我?你害得土生跟我们洪家一大家人断绝了关系,我们还没找你算账呢!”

    洪友金话音落下,在家留守的洪家一众女人们,马上围住了洪启波。

    “各位村民!最近是特殊时期,谁要是打架斗殴的话,村治保队会严肃处理,严重的移送乡派出所,取消接待企业家的资格!”

    林清歌马上劝告起来,还靠了靠洪土生示意。

    “各位洪家大院的村民,都消消火。还是赶紧把电力线路铺设好,方便迎接企业家们吧。

    林书记,我们走!”

    洪土生说完,拉着林清歌就朝着直升飞机走去。

    还没上飞机,王道贵就打来了电话,说起算下来总共要赔偿村民们四万多,他和王家人现在实在赔不起。

    “先把洪启波的赔了,然后到我家来找我,我借给你五万。”洪土生说道。

    “谢了啊,土生,那我咋还呢?”王道贵现在总算是松了口气。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你跟你老婆毕竟做了这么多年老师,应该也有些素质和见识。

    把补偿款发放给村民后,你去土特产专卖店接受培训,你老婆去牛魔王大酒楼接受培训。

    到时候根据你们的表现,安排去汉王分店工作。

    有了工作就有工资和奖金,加上你们还有退休工资,到年底还给我就行了。

    你们家里条件好,你们走了后,村里会多安排几名企业家入住,留守在家的负责照顾好企业家们。”

    “啊!土生,太感谢你了!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家就没有忧虑了。”王道贵喜出望外的说起。

    “赶紧行动吧!把搞臭的名声补救起来!同时也希望你们以后好好做人,别坏了乡村老师这个光荣的称号!”

    洪土生说完,就开动了飞机,又领着林清歌飞往了二组。

    在每个组铺设电力线路的工地上,洪土生和林清歌都宣讲了一番,同时也在飞机上察看了每一个大院的风貌。

    两人考虑以后搞旅游的时候,尽量保留每一个大院的自然风貌,但要进行维修加固等改造,用来接待游客,让他们体验真正的山村生活。

    而绝大多数的村民,都将入住各个组的集中居住区,享受更方便的现代化生活。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

    正在跟众女吃晚饭,王道贵两口子来了。

    虽然王道贵是林清歌的表爷爷,但林清歌并没有打招呼,毕竟她从没跟这些人来往过,也没什么交情,何况他们也不值得来往。

    林清歌想过,要是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也许会误解父亲林开泰还会罩着他们,然后仗着跟父亲的关系又胡作非为,索性当作没看见。

    但即便如此,王道贵和易开莲却是主动笑着招呼起了她和众女,她考虑了下,索性称呼两人为老师,之后也没说请吃饭这些。

    王道贵两口子从林清歌的冷淡表情里,似乎看出了对他们的不满,也不再寄望于跟林开泰的亲戚关系,会带来什么好处。

    就在两口子有些尴尬之后,洪土生邀请他们去了客厅沙发上坐下。

    “两位老师稍等,我去拿钱。”

    洪土生很快就从卧室里取来了五万元现金,现在就剩下了4万多现金,外加一张20万的银行卡。

    “你们数一下,也不用写欠条。争取明天把该补偿的村民都补偿了,然后就去县城接受培训吧。”

    洪土生如此爽快,但两口子还是数了下钱,毕竟基本上都得送出去,万一差了就不好了。

    “对的!土生,谢谢啊!以后我们一家人就跟着你混了,你安排我们一家人干嘛,我们就干嘛!”王道贵笑着道。

    洪土生咧嘴一笑:“我可没时间对你们安排,到时候你们听从专卖店和牛魔王公司安排,好好工作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