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用过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5章 用过了

    “好吧,那就去浴室。浴室在哪儿啊?”

    洪土生张望着,在林清歌的指点下,经过更衣室后,来到了十几平米的浴室。

    浴室内有用毛玻璃隔离出的淋浴间,对面还有个心形的浴缸,两个人泡在一起,完全没有问题。

    林清歌下来后,随即将浴缸的四个水龙头打开,贴在了洪土生耳边,红着脸娇羞的说道:“土生,我们一起泡澡吧?”

    “呃……”

    洪土生倒是想,但一想到后果也许会很严重,就马上摇头:“不行!”

    “怎么不行啊?只是在一起泡澡而已嘛!”林清歌装作不在乎的说起。

    “以后真的在一起,天天泡都可以,但现在真的不行。”洪土生坚定的说起。

    “好吧,那你去淋浴间淋浴吧,我去换浴袍了。”林清歌轻描淡写的说起后,随即去了更衣室。

    洪土生过惯了城里人的生活,昨天出了几身汗,却没有洗澡,也是很不适应。

    他去了淋浴间,赶紧用插销反锁后,很快就除去了衣裤,用起洗发水和沐浴露,开始淋浴起来。

    听到淋浴间传来水流声,看到洪土生的身影在淋浴间内晃动,换上浴袍的林清歌有些高兴,同时感觉还有些刺激。

    她随即到了淋浴间门口,娇声说道:“土生,我可以进来吗?”

    “啊?不行啊!清歌姐,你赶紧去泡澡吧。要是林叔叔和卿阿姨回来,看到我们都在浴室里,那可就麻烦了!”洪土生赶忙道。

    “呵呵,三楼是我的地盘,他们很少上来的。

    土生,你放心大胆的洗吧!”林清歌甜甜的笑着。

    “好吧。清歌姐,你不要在门口站着啊,快走吧,我就要洗好了!”洪土生催促道。

    “你多洗一会儿嘛。他们至少也得12点半才会回来的!”林清歌温柔的说道。

    “好吧。清歌姐,你也去泡澡吧。”

    洪土生再次催促,心中始终有些不安。

    “嗯,那我去了。”

    林清歌到了浴缸边,虽然毛玻璃影像模糊,看不到她的身体,但还是保持了矜持,背对着洪土生进了浴缸,而后开始搓洗起来。

    洪土生心中安定了些,取了张浴巾,就开始擦洗起了后背,之后很快将浑身擦洗了遍。

    重新穿上衣物后,洪土生赶紧出了淋浴间,而后背对着林清歌,就准备出浴室。

    林清歌看到洪土生后,就温柔的喊道:“土生,帮帮忙,我的浴巾还在淋浴间,帮我取过来下。”

    “啊?浴巾!清歌姐,我刚才用过了!”洪土生赶忙道。

    “用过了?”

    林清歌本来是有一点洁癖的,但想到是洪土生用过的,她感觉可以接受,随即道:“没事。你帮我把水扭干,我要用。”

    “呃,清歌姐,要不你用毛巾吧。”

    相比起林清歌,洪土生现在反而要讲究一些。

    “你用的东西,我用有什么关系呀?再说那也是我用过的东西你也用过,快拿来吧!”林清歌爽快的催促道。

    一直担心林开泰夫妇会提前回来,洪土生只得说道:“好吧。”

    将浴巾扭干水后,洪土生喊了一声,就照着浴缸就扔了过去,而后头也不回的就出了浴室。

    来到客厅后,洪土生长长的出了口气。

    还没几分钟,他突然听到汽车鸣笛的声音,稍稍一想,赶紧飞快的到了一楼大客厅,又朝着前院花园走去。

    “土生,欢迎你来我家。

    这是你卿阿姨,汉东电气集团职工医院的副院长,内科主任,副主任医师!”

    林开泰看到洪土生后,马上高兴的介绍起了43岁、还有几分姿色的妻子卿常春。

    “哦!卿阿姨,没想到你竟然是名医!”洪土生马上笑着说起。

    “呵呵,我哪算名医啊!

    土生,听说你最擅长中医骨伤,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医院啊?”卿常春问道。

    “卿阿姨,我不是医生,我只是个井盐村的返乡农民工。”洪土生赶忙道。

    “是吗?那你是怎么把我女儿清歌的伤病,很快治好的?”卿常春反问道。

    洪土生皱眉道:“呃,卿阿姨,我现在不做医生了。我只想在深山里过安静的生活。”

    “好吧。我也知道,就凭你的医术,要是还想做医生,也不会到我们小医院来。

    这事我也没对别人说,那就不谈医生的事情了!”

    卿常春也算爽快,闲聊几句后,就询问起了洪土生的年龄和生辰八字,还问起了他的身世。

    洪土生感觉这些事情没必要隐瞒,坐在大客厅沙发上,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此时林清歌换上了一套粉红色的齐膝连衣裙,打扮得粉粉嫩嫩的走了下来,直接坐在了洪土生旁边。

    “妈,土生第一次来家里,你别像审犯人一样审他。

    肚子饿了,我们先去饭厅吃饭吧。”

    林清歌说完,随即拉上洪土生,首先去了饭厅。

    现在正方形的餐桌上,已经摆放上了八菜二汤。

    林清歌安排洪土生在她身边坐下,但洪土生却没有坐,而是拉开了上首的两个座位,请林开泰夫妇坐下后,这才坐在了林清歌对面。

    林清歌顿时嘟起了嘴,瞪着美目对洪土生说道:“土生,你怎么不听我的了?”

    洪土生赶忙道:“清歌姐,我们只是姐弟,怎么好坐在一排呢!”

    “什么姐弟呀!我就是喜欢你,我要做你的女人!”

    林清歌声音很大,林开泰马上“嗯嗯”了两声,说道:“清歌,家里两位保姆,虽然沾亲带故,但毕竟不是自家人……小声一点。”

    “好吧。爸爸,我要做土生的女人,要跟他去井盐村生活。”林清歌马上说道。

    “这事吃了饭再谈!”

    林开泰看着洪土生,问道:“土生,会喝酒吗?”

    洪土生回应道:“叔叔,我会喝。但下午还得回家,还有好几个小时的山路要走……”

    “那就喝一点!喝醉了也不要紧,到时候我找县里安排直升机,直接送你回去!”林开泰笑道。

    “呃……”

    洪土生想着除了还没去秦玉艳家之外,也没其它事情,随即点头道:“好吧,谢谢林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