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硬闯-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53章 硬闯

    但人的野望是无限的,当她摸了一会儿之后,就忍不住凑在了洪土生的脸旁开始亲吻起来。

    洪土生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让梅朵朵越发的大胆,她的小嘴亲吻上了洪土生的嘴唇,双手也抚摸起了胸膛。

    绛红色的脸也开始发烫,浑身也开始发热,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此时她的膝盖触碰到了洪土生的平角短裤,突然发现那里面的东西似乎非常的惊人。

    “难道就是村里那些小男孩撒尿用的?”

    梅朵朵用手去摸,却发现够不着,索性停止亲吻洪土生的嘴唇,钻进了被窝后,将头枕在他的胸膛上,双手这才够到了短裤。

    虽然还隔着布料,梅朵朵就已经感受到那东西很大,她的双手只能捏住一半,此时的她震惊了。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

    梅朵朵注意到洪土生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索性越发大胆,将双手都伸进了短裤中。

    软软的,热乎乎的,手感真好!

    梅朵朵从没玩过这样的玩具,忍不住不断的捏握起来。

    没捏握多久,习惯了天黑就睡觉的梅朵朵就打起了呵欠,她亲吻了一会儿洪土生胸膛的两颗小米粒后,很快就睡了过去。

    当洪土生恢复了精力,一觉醒来已经是凌晨三点多,注意到怀里还躺着个人,赶紧伸手摸了几下,感觉小小的身体又软又嫩。

    “难道是梅朵朵?”

    洪土生埋头借用金表的光线,看到果然是梅朵朵现在还在甜甜的入睡,也没多想,赶紧将她抱起,放在枕头上。

    穿上衣物,背上大背包,洗了个冷水脸,贴上一张薄薄的硅胶面具后,洪土生朝着九顶村中心而去。

    一路上虽然响起獒犬此起彼伏的叫声,但这些獒犬都是拴着的,加上洪土生走得快,当有少数村民被惊醒,起来察看时,他已经走远了。

    不久之后,洪土生已经来到了中心区域,看到了比起其他村民家要宽阔几十倍,几乎就是个小庄园的地方。

    建在一处高地上的两层楼,岩石堆砌的墙壁上涂着白漆,房顶涂着红漆,在黯淡星光的照耀下,非常的显眼。

    不过洪土生此时也根据獒犬的叫声,判断出在高达四米多的岩石围墙内至少养了六条獒犬,现在都叫得很凶。

    “没办法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只能硬闯进去了!”

    洪土生将手指抓进岩石墙的墙缝之中,很快就爬上了围墙,但马上就发现六头獒犬都已经到了他的脚下,正不断的跃起两三米高,想要将洪土生抓下来。

    不过这也正是洪土生希望看到的,他的双手连续扔出极快鹅卵石后,精准的击中獒犬头部。

    獒犬们先后哀嚎几声,就永远的倒在了地上。

    刚跳下来,就庄园外围的电灯都亮了起来,很快就从庄园大门靠墙的房间里先后跑出了十几个高大的壮年男人,朝着洪土生所在的方向跑来。

    洪土生此时已经钻进了花园里,并很快爬上了一颗大松树。

    如果是以往,洪土生直接扔石头,就可以把这些男人全部除掉,但现在的他是普通人了,不会再享有为了执行任务而随便杀人的特权。

    不过要是十几个男人发现了他,对他攻击的话,洪土生也不得不采取正当的防卫手段。

    当众男人看到六头獒犬都倒在了地上,而且都是脑浆迸裂,污血流出而死后,显得非常惊恐。

    “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啊?能用石头就把村里最好的獒犬杀了?”一个男人说起。

    “莫非是邪魔来了?”另一个男人害怕的说起。

    “难道是妹夫说的那个人来了?他能用干粮砸死人,用石头肯定更容易。”有一个男人猜测道。

    “咋可能呢?他咋可能找到我们这里来?”又一个男人摇头道。

    “那就只能是邪魔来了。”

    “这里可是供着几尊从寺庙里请来的佛像啊!”

    “都不要争了,我们还是赶紧去搜吧。”大哥马上下起了命令。

    “不行啊,大哥,我感觉是大龙他们五个没杀死那个人,反而被那个人收拾,来找妹夫了。大龙他们都对付不了,我们就更对付不了,还是都进屋睡觉,少管闲事吧。”

    “很有可能啊。要是大龙他们杀了那个人,早就打电话回来了。现在肯定是那个人来报仇了!”

    “可是妹夫咋办?我们可是都得了他五十万的银行卡啊!”

    “钱到了我们手里,就是我们的。不用管他一个外地人。”

    “他又不是我们本地人,只是个外来人,没必要为了他得罪了那个人。”

    “大哥,我们现在还没搞清楚妹夫什么身份,为啥来了我们村,没必要为了他丢了性命。”

    “对啊!大哥,保命要紧。”

    “大哥,我怀疑那个人就在附近,要是朝我们砸石头,我们可就没命了!”

    “大哥,我们还是快走吧。”某男人催促道。

    大哥听了众族兄弟的话,朝着花园瞧了瞧,又看向了大松树,想了下说道:“外地来的朋友,我们不想跟你作对。

    希望你不要滥杀无辜,不然我们都会来井盐村找麻烦的!”

    洪土生不可能傻到去回应,但等大哥让众人回去休息,很快将灯关上,庄园内重新变得安静后,他又从树上下来,朝着高地上的两层楼而去。

    高地四周,还围着一道三米来高的围墙,洪土生很快翻过去后,到了两层楼的厚重大木门前。

    既然外围的十几个男人不会来插手,洪土生也就没必要再偷偷摸摸了,他一脚踹开大木门,发出了猛烈的“啪”的响声。

    “男人,快醒醒,好像啥东西倒了。”

    村长二十多岁的小老婆惊醒后,摇起了五十多岁的,昨晚喝醉酒的村长。

    可惜的是此时的村长依旧酒醉,而洪土生已经猛地踢开了他们的卧室,很快就到了将被子捂得很紧,浑身发抖的小老婆身边。

    “你是谁?他是谁?”

    洪土生冷冷的看着,比实际年龄要大好几岁,感觉长相很普通的小老婆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