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不用怕-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54章 不用怕

    “不要杀我。我是村长的女人,他是村长。”小老婆赶紧说起。

    “哦?是吗?”

    洪土生很快将村长的头抬起,在后颈上快速点了三下,小老婆根本就没敢注意这些细节。

    将村长重新放好后,洪土生笑看着小老婆说道:“我是来找妹夫的,跟你们无关,告诉我妹夫在哪就可以了!”

    小老婆赶忙道:“一楼是村长和他几个女人住的,二楼是妹夫和村长唯一的女儿住的。”

    “好,你继续睡觉,不用害怕。”

    洪土生说完,很快上到了二楼。

    在楼道口,有一道木门,现在被里面紧锁着,洪土生一脚就将木门踢开,让宋晓伟和村长三十多岁的女儿卓雅越发紧张起来。

    “不用怕,亲爱的,肯定是洪土生来了,但他再厉害,也没子弹厉害!”

    此时的宋晓伟已经穿戴整齐,双手都拿着手枪,坐在椅子上,瞄准了套房木门。

    而他新娶的,看起来像三十多岁,其实只有二十多岁的高大女人卓雅,此时的手上也拿起了一支猎枪,在宋晓伟的身后,同样对准了套房木门。

    洪土生对整个二楼观察了下,发现只有一道门,但门后会隐藏着什么呢?

    如果只是在外围行动,也许宋晓伟听不到,但已经连续踢开了两道门了,即便宋晓伟听不到,他新娶的女人也肯定听到了。

    如果是这样,那肯定做好了防备。

    洪土生轻手轻脚的到了门边,靠着门认真的听了下,感受到里面应该有两个人在。

    果然有了防备!

    洪土生考虑了下,随即从大背包取出了绷带,将门把手拴在了附近的柱头上。

    一般人现在是很难打开这道门了,也就不用担心宋晓伟逃跑。

    洪土生这才到了用木板做的,但现在已经用木挡板遮挡的窗户旁,随即快速踢出两脚,窗户瞬间倒下,他也马上进入了套房的客厅内。

    宋晓伟没想到洪土生会从窗户进来,慌乱中对着洪土生开了两枪,但洪土生轻松的避开了,并对这着宋晓伟的胸口扔出了一块鹅卵石。

    “噗!”

    喷出一口污血的宋晓伟,感觉受到了严重的内伤,马上从椅子上栽倒下来,双手的手枪也无力再抓握,都掉在了原木地板上,而后惨叫起来。

    “嘭!”

    此时的卓雅也对着洪土生开了一枪,洪土生明白这个是装有铁砂的土猎枪,就跟火药枪差不多。

    虽然不能一枪致命,杀伤力也并不算强,但覆盖面积很大,而且一旦被击中,清除那些铁砂会很麻烦,随即趴在地板上躲避了过去。

    当卓雅再次瞄准洪土生之时,洪土生连续几个打滚,避开她的第二次射击,很快到了她的身边,一脚踢在了她的腿上。

    卓雅瞬间感到一阵剧痛,惨叫一声,马上倒在了地板上,猎枪也脱手而出。

    卓雅已经是宋晓伟的女人,加上又是村长的女儿,而且还敢开枪杀人,实在不是一般人物。

    为了不留下后患,洪土生在她的后颈快速点了三下后,又一掌砍在了她的后颈上,让她昏迷了过去。

    将手枪和猎枪都捏坏之后,洪土生给肖慈兴和龙军先后打去了电话,这才在宋晓伟后颈上点了两下,接着在他的后背上点了几下。

    原本只感到胸口疼的宋晓伟,现在感觉浑身都像是蚂蚁在叮咬一般难受,这种滋味他从没体会过,但却情愿马上死掉,也不想再受到这样的折磨。

    “宋晓伟,你竟然杀了你爸,实在太狠了!”洪土生将宋晓伟重新放在椅子上后,冷笑道。

    “我没有。”

    宋晓伟忍着折磨,赶忙否认,毕竟这个事情一旦承认,他杀父的名声会非常难听,而且他的罪名就更大,估计得判死刑。

    “呵呵,不管你有没有,到时候有警察会让你说实话的。

    你和宋太旺带走的钱和银行卡呢?”洪土生又问道。

    “洪土生,你杀了我吧,我不会告诉你的。”宋晓伟咬着牙,继续忍受着。

    “呵呵,你告诉我,我不会自己找吗?”

    洪土生首先在客厅内查找了一圈,之后又去了多个房间查找,最后在卧室的席梦思下面,找到了一百零几张银行卡。

    如果每张银行卡都有五十万的话,这些银行卡内至少也有五千万以上吧?

    洪土生将银行卡都装进大背包后,重新来到了宋晓伟身边,发现他已经晕了过去。

    快五点了,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洪土生背起宋晓伟就从楼房正门离开,之后踹开围墙大门,很快又到了来时的围墙边。

    几脚将围墙踢出一个大洞后,洪土生背着宋晓伟离开了。

    “大哥,你看我说得对吧?如果我们跟他对着干,只有死路一条。”

    “是啊!还是兄弟有头脑,我们赶紧去村长家里看看!”

    大哥说完后,叫上十几个男人,赶紧朝着高地楼房而去……

    洪土生来到梅朵朵家门外,獒犬叫得很厉害,但此时梅朵朵早已经起来了。

    她在外面问道:“肖哥哥,是你回来了吗?”

    “是啊。朵朵,快开门!”洪土生马上回应道。

    “嗯。”梅朵朵将门打开,洪土生就将宋晓伟放在了椅子上。

    “肖哥哥,他应该就是妹夫吧?”梅朵朵惊讶的问道。

    “对!他叫宋晓伟,是正在通缉的杀人要犯。”

    洪土生接着道:“朵朵,其实我是协助警察办案的。我叫洪土生,剑南县的特警直升机很快就要来了。

    你和你妈都跟我走吧,我肯定能让你们都恢复健康。”

    “怎么肖哥哥又叫洪土生了?”梅朵朵此时有些不相信洪土生了,还后退了几步。

    “我本来就叫洪土生,昨天为了办案需要,才用的化名。

    等警察来了,你自然就会相信我了。”

    洪土生接着找了很多的干柴,堆放在了门外,点燃后又浇了些水,柴堆上马上升起了明显的浓烟。

    “肖哥哥,你快来,妹夫要醒了!”梅朵朵在厨房里喊道。

    “来了!”

    洪土生又返回了厨房,将大背包内的所有干粮都取出,让梅朵朵加热,作为早餐。

    梅朵朵去忙碌了,洪土生又在宋晓伟的后腰上点了几下,宋晓伟忍不住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