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汪夏荷-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57章 汪夏荷

    “那你叫啊!”洪土生瞬间冒火的催促起来。

    女柜员瘪了下嘴,索性将窗口拉上,这样就不用听到洪土生的催促了。

    “卧槽!我从没见过这样牛的柜员。”洪土生皱起了眉头,打算去附近别的银行。

    还没出门,司机就迎了上来,笑问道:“洪少,办好了?”

    “没啊。这里的建设银行是不是跟燕京的不同啊?

    我说办黑卡,她竟然叫我排号,等我排了号,她又不理会……”洪土生皱眉道。

    司机听了,笑道:“洪少,估计是个狗眼看人低的没见识小女人,我去找她!”

    “行啊!”

    洪土生点了下头,也没跟着,就留在了原地。

    司机到了贵宾窗口后,看到女柜员正背对着人在补妆,随即重重的敲起了玻璃。

    女柜员补妆完毕,转过身后,看到是郭为民的司机,随即打开窗口,笑道:“原来是张哥啊。找我什么事?”

    张哥此时也看到了值班的女柜员,竟然是经常来县府大院游玩的,县接待办主任汪春妮的亲小妹汪夏荷后,也露出了微笑。

    “汪夏荷,你赶紧给洪少办张黑卡,我们有急用。”

    张哥的话让汪夏荷有些纳闷,问道:“哪个洪少啊?”

    “就是土生哥,土生哥你不可能不知道吧?”张哥皱眉道。

    “土生哥?”

    汪夏荷一愣,马上惊讶的说道:“刚才那个来办黑卡的,浑身都是泥的男生,就是土生哥?”

    “是啊!赶紧吧!你要是得罪了土生哥,你姐都保不了你,甚至还会被你连累了!”

    张哥的话提醒了汪夏荷,她发出一声尖叫后,就赶紧开了安全门跑了出来,四下张望后,问起张哥:“张哥,土生哥在哪啊?”

    “就在大厅啊。”

    张哥回过头,发现洪土生已经不在大厅了,赶紧跑了出去,发现洪土生正往斜对面的工商银行营业厅而去。

    “啊!!!”

    此时汪夏荷发出了更大一声尖叫,也没管路上的汽车,把双脚的高跟鞋取下,拿在手上后,就朝着洪土生冲了过去。

    街道上的司机们吓坏了,赶紧刹车后,就骂了起来。

    要是在以往,汪夏荷肯定会对骂,但现在她的目标就是阻止洪土生进工商银行营业厅的门。

    此时工商银行的大堂经理,三十多岁的郑丽已经看到了洪土生,并确定是他。

    县支行焦行长在今天的早会上,就把洪土生的多张照片发放给了众下属,强调务必牢记洪土生的容貌。

    如果遇到洪土生来办业务,要特别周到的热情服务,尽量满足要求,千万不能得罪。

    有事搞不定,马上给他打电话,他会第一时间赶来。

    看到洪土生正在朝着大厅门口走来,虽然身上还有泥土,但郑丽也不敢怠慢,赶忙出了大厅,露出满脸笑容,朝着洪土生快步迎来。

    但眼看洪土生就要到身边后,突然就被汪夏荷挡在了跟前。

    “土生哥,对不起,我错了!赶紧跟我走吧!”汪夏荷满脸含泪的说起。

    “你谁啊?别挡着我行不行?”

    洪土生正要走,汪夏荷索性扑进了他的怀中,还将他拦腰抱住:“土生哥,我是汪夏荷,我亲姐是县接待办主任汪春妮。

    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改,求你跟我回去吧!”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仗着你姐的关系,就可以不理会我啊!赶紧放开我!”

    虽然汪夏荷扑进他怀中的感觉就仿佛抱着温香软玉一般,但洪土生想到她之前那狗眼看人低的表现,就非常的不爽。

    双手将汪夏荷的双手掰开后,又朝着郑丽走去,但汪夏荷再次从身后抱住了他。

    郑丽赶紧靠近了洪土生,笑着对他打起了招呼:“土生哥,欢迎您到我们工商银行来!”

    “谢谢!我想办一张黑卡!”洪土生笑道。

    “好的!土生哥,请跟我来!十五分钟内,就为你办好!”

    郑丽说完,汪夏荷赶忙拖住洪土生,喊道:“不要去!土生哥,你是我的客户,不要去!”

    郑丽刚才知道这个汪夏荷的亲姐是汪春妮,也是个厉害角色。

    但现在的汪夏荷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们工商银行的利益,还有她的个人利益,也不能就这么忍着,随即不满的说道:

    “这位建行的女柜员,请你回到你们建行好不好?这里是我们工商银行的地方,不是你拉客的地方!”

    汪夏荷一边,使劲的拖着洪土生不让他继续走,一边反驳道:“什么拉客啊?我没拉客啊!这里是步行道,还没上你们工商银行台阶呢!”

    “既然你这么不讲理,骚扰我们的尊贵客户,我只能叫保安了!”

    郑丽回头对两名保安招了下手,保安很快就赶了过来。

    “经理,什么事?”一名保安问道。

    “把她给我拉开!她严重影响了我们的顾客土生哥!”郑丽指着汪夏荷说道。

    “是!”

    保安们正要动手,汪夏荷马上坐在地上,抱住了洪土生的双腿,大喊道:“非礼啊!非礼啊!

    我是汪春妮的妹妹,我还是黄花大闺女,谁要敢过来,我就告谁非礼!呜呜呜呜……”

    “呃……”保安听到这,都不敢再上前。

    此时张哥也赶了过来,他此时已经打通了汪春妮的电话,得知汪春妮正在往这里赶来。

    郑丽此时也很无奈,索性给焦行长打电话汇报。

    洪土生也觉得要是把现在眼泪汪汪的汪夏荷甩开,进工商银行的话,很可能得罪了汪春妮。

    虽然汪春妮并不算什么大官,但她毕竟是代表县委县府迎来送往的接待办主任,算是郝仁和郭为民等剑南县官员的脸面,也不能伤了和气。

    考虑了一下后,洪土生说道:“这样吧,我打算存款两亿,在工行和建行都存上一亿。

    但我现在还没有,你们先给我开办一张黑卡后,我中午之前就存进来,行不行?”

    “好啊!谢谢你,土生哥!”

    汪夏荷没想到洪土生要存一亿进来,就算是她揽储,她这个月的奖金肯定会多出两三万。

    心中一高兴,马上停止了哭泣,但依旧抱着洪土生的双腿,就怕他说话不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