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不可告人的秘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64章 不可告人的秘密

    “买奶牛?”

    汪夏荷有些好奇,问道:“做什么用啊?”

    洪土生回应道:“家里人多,都要喝奶。所以打算买几头奶牛,方便喝。”

    汪夏荷皱起了眉头,直觉告诉她,洪土生没说实话,但她也不能戳穿,只能说道:“土生,牛奶挤出来后,直接喝是不行的。

    首先味道很大,第二没有消毒杀菌,第三没有经过一定的稀释,很多人喝了,身体都受不了的。”

    “哦!你对这个挺懂行嘛!”洪土生赞赏的说了句。

    “那是啊。齐心乳业是我二姨跟我妈合伙开的,二姨占股六成,我妈占股四成,因为是两姐妹合开的,所以叫齐心。”汪夏荷解释道。

    “太好了,那我买奶牛的事情没问题咯?”洪土生兴奋的问道。

    汪夏荷随即道:“但我也不知道她们卖不卖。

    要不你来一趟我家,我正好有空带你去公司找她们。明天我又要上班,只有晚上才有空。”

    “你家在哪?”洪土生问道。

    “城东新区赛拉维电梯公寓,墥802号。”汪夏荷回应道。

    “哦?赛拉维啊。我一会儿来合适吗?”洪土生又问道。

    “合适啊。要是我妈回来了,你不用去公司,就更方便了。”汪夏荷笑说道。

    “那一会儿见。”洪土生挂了电话,给秦奋进打去了电话,要了飞机。

    听得出来,秦奋进现在还很忙,洪土生也没跟他多聊,就返回了厨房。

    洪土生叫上彭兰儿和赵冰霜去了后院,讲解示范了采摘几种药材老叶子的方法。

    并要求将老叶子都分类,用他放在卧室柜子里的空药**子装着,密封好,冷藏在冰箱里。

    之后,洪土生又谈起要提高施肥浓度,并做了示范。

    最后他说起要连夜去买奶牛,估计明天一早才能回来。

    彭兰儿月事刚过,本来还想今晚跟土生睡一觉,成为他真正的女人,现在看来又得延期。

    虽然有些遗憾,但想着也是迟早的事情,只能和众女目送他上了飞机,很快消失在空中。

    看到直升飞机降落在赛拉维的小广场上后,新换了一身衣服的汪夏荷微微一笑,想到姐姐对她说的话,没有下去迎接,依旧玩着王者荣耀,等待着洪土生上门来找她。

    不过洪土生却没有上门来找的打算,看到还不到七点半,在外面散步的人还很多,就给汪夏荷打去了电话,让她赶紧来小广场。

    不久后,洪土生注意到汪夏荷穿着他出钱买的细绳高跟凉鞋,下身是蓝灰色的紧身牛仔裤,大腿上还露出了两个破洞,突显出了极好的身材,还隐约显露出白皙的**。

    而她的上身,就穿着一件黑白横条纹的体恤衫,显出了凹凸有致的绝美曲线。

    左手臂上搭着一件牛仔上衣,手腕上还挂着个黑色的香奈儿小提包,感觉优雅带着几分性感。

    注意到洪土生一直盯着她看,汪夏荷很高兴,到了洪土生身边后,她柔柔地说道:“土生,我妈今天在公司值班,不能回来,我们去找她吧。”

    “嗯,你有车吗?”洪土生问道。

    “没有,我胆小,不会开车。”汪夏荷说道。

    “那就上飞机吧。”

    洪土生随即抱起汪夏荷的水蛇细腰,将她放上了飞机,不久后来到了齐心乳业公司。

    想着要跟汪夏荷的妈妈谈事情,也不能耽误了驾驶员休息,洪土生只得让驾驶员返回,而他也被汪夏荷拉着手臂,进了有五层的公司主楼。

    “汪夏荷,你姐回家了吗?我给你姐打电话,竟然关机。

    按理说,她做接待办主任,是不应该关机的。”

    洪土生此时想到了这个奇怪的情况,随即问道。

    汪夏荷自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也不可能对洪土生说起,毕竟她姐以往对她说过遇到手机关机肯定在“办事”,随即道:“大概是没电了吧。”

    “嗯,最近剑南县的官员都会非常忙,有可能忙着做事,忘了提前充电。”洪土生点了下头。

    汪夏荷点了下头,说道:“土生,你还没告诉我买奶牛做什么呢。

    我家以往在老家的时候,就养了很多奶牛,知道喂奶牛不像喂鸡喂猪,是很麻烦的。”

    “是吗?多麻烦啊?我可以请专业人员教嘛!

    以往钱沟村的奶牛场,现在虽然没了奶牛,但会养奶牛的人,总该有吧。”洪土生微笑道。

    “喂,我问你买奶牛干嘛,你怎么不敢说啊?莫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汪夏荷摇起了洪土生的胳膊。

    洪土生只得无奈的说起:“好吧,也不是什么秘密,其实我是打算用牛奶给药材施肥。

    但买牛奶太麻烦,而且我担心掺假,所以想买下以往钱沟村奶牛场的奶牛,但耽误了几天时间,回家后才知道被齐心乳业买去了。”

    “嗯,我们见到我妈再谈吧。”

    汪夏荷说完,突然挽住了洪土生的胳膊,逐渐的依偎在洪土生身边,看到洪土生也没排斥,心中越发的欣喜。

    很希望能慢些到五楼,但最终还是被洪土生拖拉着,到了她母亲陶珍的副总办公室外。

    “汪夏荷,你是不是有些不舒服啊?”洪土生问道。

    “没有啊。”汪夏荷赶忙道。

    “那你站稳点,别再抓着我了。被你妈看到,误会了不好”

    洪土生说完,就松开了汪夏荷的手,敲起了门。

    不到五十岁的陶珍,很快就打开了门,看到洪土生和女儿就在门外,随即问道:“你就是夏荷说的洪土生吧?”

    “是啊。陶阿姨好。”洪土生微笑道。

    陶珍上下打量着洪土生,笑道:“好!好啊!土生,你的大名我们剑南县人估计都知道了。

    感谢你啊,如果没有你,我们剑南县这次不可能有这么多企业家来,也不可能在剑南县投资这么大。

    而且最重要的是,乳业巨头伊蒙乳业集团已经决定用三亿资金全面收购我们齐心乳业,并投入两亿改扩建,以后我们这里就是伊蒙乳业集团的分公司了!”

    汪夏荷瞬间震惊的说道:“哇!妈妈,三亿资金!你有四成的股份,那你不是有一亿两千万?你现在是亿万富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