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谈生意-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68章 谈生意

    而且我对亲戚提的要求基本上都是置之不理的,对家里人也非常的严格。

    如果你不相信,完全可以找上级任何部门对我和家里人明察暗访。”

    洪土生笑道:“呵呵,我相信叔叔,但也希望叔叔不要在官场上迷失了方向,毕竟有很多的诱惑。

    而且你以后的官位越大,年纪越大,对你的诱惑就越多。很多官员都是栽在后期……”

    万小万赶忙点头:“土生,我会牢记你的话,如果我有困扰,就给你打电话,听听你的意见和建议,你看怎么样?”

    “嗯,叔叔,我要是有困扰什么的,也希望你能对我进行指导。

    毕竟我还年轻,虽然这几年经历过一些事情,但还有更多的事情没经历过。”洪土生也谦虚的说起。

    “好!土生,你给乔明天聊聊吧,我再看看文件。就这样吧。”

    万小万挂了电话后,心情无比的激动。

    洪土生应该是有通天的关系,才会对他说这些话,不然谁会相信一个才二十岁的年轻人说的话,比起很多高官的话还要成熟呢?

    既然现在跟洪土生建立起了这样一种亲密的,可以说是相互扶植的关系,就要更加注重形象,争取六十岁后进入中央。

    想到这,万小万反而冷静下来,随即给老婆和儿子先后打去了电话……

    此时洪土生已经拨通了乔明天的电话,谈起了乔飞羽在上午做的那些事,说的那些话。

    “这个畜生!实在是个祸害!”

    乔明天首先骂了一句后,赶忙道:“土生,我儿子的确不是个好东西,但是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以后家业还得有人继承。

    只希望土生你高抬贵手,一定帮忙让他早点出来。”

    “乔董,其实我认为真的可以将乔飞羽关上一段时间,让他在拘留所里面好好反省。”洪土生建议道。

    乔明天瘪嘴道:“呃,土生,我儿子从小娇生惯养的,感觉自己就是天下第一,要是说话得罪了人,在拘留所里被其他人打了,我真的不好对我老婆说起。

    实不相瞒,我老婆有心脏病和高血压,我现在都不敢把儿子抓起来的事情告诉她,但儿子明天要是还不回家的话,恐怕就瞒不住了。唉!”

    洪土生也皱眉道:“明天要回家,恐怕很难吧?

    闹市区飙车差点致人死亡,当着警察使用管制刀具行凶,这些都是重要罪行啊!”

    “我知道!的确是他错得太离谱了。

    土生,你看我要怎样做,你才愿意帮忙呢?”

    乔明天也知道,这次不出血,是不可能很快捞出儿子了。

    如果让儿子在拘留所待上几个月,甚至判刑在监狱里待上几年,估计他的东方酒业集团也会濒临破产。

    东方酒业集团本来在剑南县发展不错,但乔明天好高骛远,加上有万小万的拉拢,将总部、灌装厂、包装厂等都搬去了德洋市,之后还在天府省多个市县收购小酒厂,总资产超过四十亿,这几年看起来发展得横不错。

    但这只是表面现象,东方酒业集团还通过抵押集团的地皮和房产,欠着各大银行二十几亿。

    同时还拖欠了多个市县的数亿粮食收购款,拖欠着原材料供应商的数亿巨额应付款,可以说把这些都付清的话,东方酒业集团只能变成一个名字。

    一旦不能很快捞出儿子乔飞羽,各方消息人士们就会知道他乔明天不行了,没有人支持了,而且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

    银行的人会首先来要帐,就会申请法院冻结东方酒业集团和他家里的所有资产,当然这些资产都会被银行折价,也许四十亿总资产只会被算成十几亿。

    之后各个市县的粮农,供应商们都会蜂拥而来找他要账,那时候东方酒业集团就连个名字都不会剩下,他也会成为亿万负翁。

    所以他今天已经通过预收各地经销商的货款,凑到了几千万,准备明天首先把拖欠剑南县粮农的粮食收购款付了。

    但现在必须要捞出儿子,多拖延一天,暗中观察动静的人都会忍受不住。

    洪土生想了下,问道:“乔董,你在剑南县还有几个生产基酒的老酒厂?”

    乔明天赶忙道:“还有六个,主要有十五个基酒生产车间,两百多口老窖池。”

    “评估价多少钱?”洪土生又问道。

    “一亿多……土生,你要?”乔明天试探着问道。

    “我有个企业家朋友想买……能不能再少点?”洪土生又问道。

    “呃……”

    乔明天笑着说道:“土生,我也知道现在剑南县获得了一千多亿的投资,现在的剑南县不差钱,而且地皮什么的都会有巨大的升值。

    我在剑南县这些酒厂,要是有人想买的话,不说地皮,就凭着有那些几十年的窖池,肯定要翻上好几倍,我才舍得卖……”

    洪土生马上笑道:“乔董,你大可以试试。如果我不买的话,没人会买你的。”

    乔明天赶忙道:“土生,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说说而已。

    就按照以往的评估价一亿三千四百万,怎么样?只求能尽快帮忙把我儿子放出来。”

    洪土生冷笑道:“呵呵,乔董,我们谈生意,就不要谈你儿子。

    生意谈好了,你儿子受了警察的教育,应该也会被放出来……”

    “明白!明白!土生,你看我开的价怎么样?”乔明天再次问道。

    洪土生继续冷笑道:“乔董,真的不怎么样。

    房产、酿酒设备等每年都是有折旧的,我也不想多问这些……一亿,你看怎么样?”

    “啊?一亿啊!土生,你再添点,让我少赔点。”

    乔明天的话刚说完,洪土生就“哼”了一声挂了电话,接着给卿常贵打去了电话,询问起了东方酒业在剑南县六个老酒厂的情况。

    就在洪土生突然挂断电话的那一刻,乔明天就后悔了,应该答应洪土生提出的一亿。

    毕竟现在已经不是老酒厂少卖钱的事情,而是关系到东方酒业集团,甚至他和他们家以后在商界,甚至在德洋市,还能不能有立锥之地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