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装纯-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74章 装纯

    洪土生接着又小声问道:“这么说红秀姐应该是嫁人有孩子了吧?”

    任红秀瞬间生气的“哼”了一声:“土生,你怎么说也是著名的青年中医学家,难道还看不出来我还是个黄花老闺女吗?”

    “呃,红秀姐,往事就不要再提了,现在的我要从头开始。

    你是老闺女不假。要说黄花,那岂不是黄花菜都凉好些年了?”洪土生笑说道。

    任红秀尴尬的说道:“额,土生,你的医术太好了,想在你面前装纯都很难啊。

    唉!

    土生,我以往的确有过一个男朋友,谈了五六年,眼看计划二十六岁国庆节结婚,但是他却在九月的时候出车祸死了……

    我已经快三年没谈男朋友了,这个还真的没骗你。”

    “嗯,看得出来。”

    洪土生接着道:“但红秀姐这么漂亮,家世又好,不可能没人追求吧?”

    “有啊!很多。

    但都是冲着什么来的,我很清楚。”任红秀瘪嘴道。

    “难道就没有冲着你来的,没有真心爱你的吗?”洪土生又问道。

    任红秀想了下,说道:“有啊。我感觉他虽然家世和才华不比我差,但却是个偏执狂,有些大男子主义……

    好了,不说他了。

    土生,要是我一直待在这里,你会一直好好照顾我是吗?”

    “呃,红秀姐,你作为数千亿的华兴集团执行总裁,要是一直待在这里,我感觉就太浪费人才了。

    对了,你学的是什么专业?在哪里毕业的?”洪土生又问道。

    “呵呵,英国牛津大学工商管理、通信工程双硕士。”任红秀有些骄傲的说起。

    “牛啊!红秀姐,我就一个高中生。”洪土生瘪嘴道。

    任红秀点头道:“我知道,你是考上了清华大学没去读。但术业有专攻,你在中医药学方面,可是很牛的。”

    “不说这个了。红秀姐,我们到牛魔王了。”

    洪土生在大堂外,随即将任红秀放下,发现她此时的俏脸已经通红。

    “红秀姐,你先上六楼休息下,我给汪哥打个电话。”

    “额,土生,要上去我们一起吧。我一个人怎么好意思上去?”任红秀随即拉起了他。

    “好吧。”

    洪土生任凭任红秀拉着,进了大堂,看到现在已经坐满了人。

    此时何春梅已经走了过来,小声道:“土生,红秀姐,你们现在要吃午餐的话,只能去套房吃了。”

    “嗯,春梅,那就给我们多挑选些特色菜品,都来小份的就行了。”洪土生说道。

    “好的。对了,红秀姐,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何春梅又问道。

    任红秀笑道:“呵呵,春梅妹妹,其实我的口味你们差不多。别看我说的是普通话,但其实我老家是黔贵省的。”

    “好的,我去安排了。”

    何春梅离开了,洪土生也被任红秀拉着上了六楼,进了大套房内。

    “土生,把门关好,出了一身汗,我想简单洗洗,换套连衣裙。”任红秀马上叮嘱起来。

    “好的。”

    洪土生随即将安全门反锁,引着任红秀到了单独的卫浴间外。

    “土生,这里面没安什么针孔**吧?”任红秀指着卫浴间问道。

    “怎么可能呢?快去吧!”

    洪土生让任红秀进了卫浴间后,这才给汪平打去了电话,之后又给彭兰儿打了个电话过去,谈起了情况。

    “呵呵,家里没什么事。土生个,你要好好照顾好红秀姐,今晚就带她回家吧。”彭兰儿微笑道。

    “嗯,那我们回来再说。”

    洪土生随即进了主卧室,在里面的卫浴间里洗了个脸,此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看到荣兴民的来电,洪土生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情,索性坐在客厅沙发上后,这才接通。

    “土生,我刚下班,估计你现在有空,就打电话来了。”荣兴民笑道。

    “嗯,荣叔叔,有什么事情吗?”洪土生问道。

    荣兴民赶忙道:“土生,是这样的。

    我从万市长口中得知,井盐村卫生站的医疗卫生条件极差,而你们村现在已经开始大搞建设,外来的工人会越来越多,难免会生病。

    为了避免出现突发性传染性疾病,我决定安排一名刚从华西医科大学硕士毕业,刚结束实习期的青年医生,来你们村担任卫生站站长。

    另外,县卫生局也会派出几名年轻医生和护士,带上专业医疗器材和常用药品,来卫生站工作一段时间。”

    洪土生稍稍一想,就感觉荣兴民想得周到,他随即笑道:“谢谢荣叔叔,你不提说这事,我还真的疏忽了。

    他们什么时候去我们井盐村啊?”洪土生问道。

    “明天上午八点,你到县卫生局来接人。

    对了,得安排五六架直升飞机,才能把人和东西都带去!”荣兴民提醒道。

    “好的。我会安排好的。”

    跟荣兴民通话结束,洪土生就给郭为民、秦奋进、卫国兴都打去了电话。

    还没跟卫国兴聊完,就听到了任红秀在喊他,洪土生只得很快挂了电话。

    “红秀姐,啥事啊?”

    任红秀说道:“土生,这里面怎么连浴巾都没有呀?我现在要换衣服了。”

    “哦!那我马上找找。”

    洪土生在三个卧室都找了下,没发现浴巾,估计是晾晒去了,随即问道:“红秀姐,你的行李箱里有浴巾或是睡衣什么的吗?”

    “有件睡衣,你赶紧给我拿来。”

    “好的!”

    洪土生随即去了他的小卧室,打开了任红秀的行李箱后,随即翻找起来。

    “哇,这是啥玩意儿?”

    当洪土生看到用医用硅胶做的透明棒状物体,上面还带有不少颗粒之后,瞬间长大了嘴。

    没想到进三奔四的老闺女是靠着这个东西解决需要的,实在是太可怜了!

    洪土生按了下按钮,物体马上就转动了起来。

    “哇!没什么噪音,还可以调节快慢,还可以旋转!”洪土生越发的震惊了。

    “土生,你在干嘛呀!快点呀!”

    此时任红秀已经擦干了身上的水,就等着洪土生来了。

    “好的!好的!”洪土生赶紧将物体重新放好,又查找了下,终于看到了一条薄纱轻透的紫罗兰色睡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