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你怎么哭了?-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79章 你怎么哭了?

    她感觉到,相比起都是搞餐饮的贾芸三姐妹来说,她和牛魔王在洪土生心目中的份量实在太小了。

    也许有了何春梅的加入,跟她真正团结起来后,能增加她和牛魔王在洪土生心目中的份量!

    “嗯……春梅跟你说过什么吗?”洪土生问道。

    马慧莲点头道:“她说,自从咋中心广场女装店看到你回来之后,她的心里就只有你,当时就在车里大哭了一场,以为跟你没有可能了。

    但也许是天意,雷龙被抓了,她重新获得了自由。

    她说,如果还能成为你的女人的话,她会为你守贞一辈子!”

    “呃……好吧。慧莲,你去休息,我去洗澡了。”

    洪土生说完,亲吻了几口马慧莲的香唇,随即进了卫浴间。

    马慧莲也赶紧进了主卧室,对正在看餐饮企业管理书籍的何春梅笑说了几句,何春梅赶紧关门离开了。

    “咄咄咄……”

    听到敲门声后,洪土生主动问道:“春梅,是你吗?”

    “是啊。土生,我可不可以进来呀?”何春梅红着脸问道。

    “你应该洗过澡了吧?”洪土生笑问道。

    “是啊。”何春梅回应道。

    “那你去休息吧。”

    听洪土生这么说起后,何春梅突然有些失望,随即“哦”了一声,就回了她的卧室,之后就躺在被单上默默地哭了起来。

    不久之后,她却突然听到了开门,随即抬头看去,发现只穿着浴巾的洪土生已经走了过来,她的心跳瞬间加速。

    “春梅,你怎么哭了?”洪土生随即用双手拂去了她的眼泪。

    “土生,我担心你嫌弃我。我长得丑,而且又不是高中时候的纯洁女生……”

    何春梅刚说到这,洪土生已经解开了浴巾,上了被单,笑道:“这个有什么关系?

    只要你以后为了我守身如玉,我就当你还是高中时候的好同学春梅,不就可以了?”

    “真的吗?!”

    何春梅瞬间欣喜,接着就指着洪土生的双腿之间,羞涩的说道:“土生,那我还能像以往那样,摸你的这里吗?”

    “这个有什么?今晚我们要把高中时代没有继续下去的事情办好,办彻底,让你不留下遗憾!”

    洪土生说完,随即解开了何春梅的睡衣,接着压在了她的身上。

    “土生,我已经很多次幻想着渴望着,你对我这样了,今晚真的成真了!”

    何春梅此时很激动,随即主动的亲吻在了他的嘴唇上,很快就伸出了香舌在他的嘴唇周围轻舔起来。

    洪土生任凭着何春梅的亲吻,双手在她的俏脸上掠过,抚摸过她的玉颈和锁骨,很快就将双手捏握在了双手恰好掌握的两座雪峰之上。

    “额唔……”

    何春梅忍不住发出一声舒心的叫声,随即轻启开了洪土生的齿关,将香舌伸了进去,与他的舌头互动的同时,吞起了他的口水,同时也不断的发出香津。

    与此同时,何春梅的双手已经大胆的捏握住了开始起反应的那里,偶尔还轻拍着鸟巢,感受到那里的反应越来越大。

    洪土生此时也是为何春梅做起了一番丰胸推拿,抚摸按揉过她柔软的腹部和平滑的小腹后,双手抚摸起了拥有浓密倒三角的芳草地,之后是那敏感娇嫩的紫红色核心区。

    感受到核心区的门口已经越来越湿滑后,他随即在周围和上面磨蹭起来。

    何春梅发出了更为热烈的含混吟唱声,她的双手此时已经抓握住了洪土生的后背,期待着洪土生破门而入的那一刻!

    终于当何春梅感觉越来越空虚难受,核心区越来越痒之时,洪土生也终于忍受不了全方位的立体的魅惑,狠狠地一挺而进!

    “舒服啊!”

    何春梅发自内心的喊起,满脸都是幸福的笑容,此刻她的人生终于有了巨大的转变,终于算是成为了洪土生的女人。

    但要想成为他真正的女人,就要让他满意,要让他经常进来,亲密互动。

    何春梅停止了与洪土生的热吻,开始在洪土生耳边娇媚的吟唱起来。

    听着这动人的吟声,洪土生不断深入,但也很快抵达了底部。

    虽然只能容纳多半,但何春梅随着洪土生或快或慢,或轻或重的动作,也摆动起了腰肢,上挺或下沉起了美臀,有时候还会交叉着双腿来增加深度,加强对他的挤压。

    有经验也有悟性的女人的确不同,洪土生深感要说起做起来舒服,跟她们做是最能享受到深度快乐的。

    游览了一天的龙蟒山,加上说了很多话,用了很多脑细胞,洪土生也不想玩别的姿势,就这么一直的耸动着。

    最终在不断的进攻中喷发出了最为猛烈的炮弹,不断的击中阵地后,朝着何春梅的根据地发动起了零散而又持久的游击战。

    就在何春梅忍不住高声喊叫时,洪土生的双手又偷偷的为她做起了避孕推拿,一直持续到他退出来为止。

    虽然现在兴奋和舒爽的感觉还没消退,但何春梅还是毅然放弃了享受,用湿纸巾为洪土生做了清理,再次亲吻了几口洪土生,到了晚安之后,这才起身去了卫浴间。

    当她返回时,洪土生已经熟睡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她也依偎在洪土生身边,逐渐睡了过去。

    洪土生醒来时不过是凌晨三点多,何春梅也没被惊醒。

    他穿好衣物后,随即去了主卧室,在卫浴间方便后,又钻进了马慧莲的被窝里。

    马慧莲来了那个,这几天是很难睡个好觉的,当洪土生亲吻着她的脸蛋时,她已经睁开了眼。

    “土生,你怎么来了?不陪春梅睡了?”

    马慧莲很高兴,她没想到洪土生现在能来,说起也很在乎她。

    “她睡得正香,但我已经差不多睡好了。

    慧莲,你也睡吧,我只是想亲亲你、摸摸你,一会儿我就要起来了。”

    洪土生的双手随即抓握起了她的娇嫩饱满,并不断的揉捏着,引得马慧莲不断的发出惬意的吟声。

    “土生,不要再摸了。在再摸的话,我都开始想了。

    要是忍受不了,那就是血流成河啊!”马慧莲赶忙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