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天生的-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29章 天生的

    卿常春感到此时火辣辣的疼,赶忙问道:“土生,你这膏药里有些什么呀?”

    “辣椒、硝石等比较刺激的东西,可以促进排出油脂,阿姨你忍着点。”

    洪土生回应的同时,又开始在涂抹区按揉起来。

    “好吧。”

    卿常春接着又问道:“土生,万一那些女孩子找到了这里,要强行带你走怎么办?”

    “我不走!除非带我的尸体走!”洪土生很坚决的说起。

    “她们应该舍不得你死吧。”

    卿常春忍着痛,又问道:“土生,我是说万一。

    万一她们和睦相处了,找到这里来,就像清歌一样,要跟你在一起,你怎么办?”

    此时涂抹区域已经出了不少明晃晃的油脂,洪土生还在继续按揉着。

    他马上回应道:“我肯定要求她们跟兰儿、清歌继续和睦相处下去,要是想走就可以走,但走了之后就别再纠缠我!”

    “那要是她们之中,有人要求做你的未婚妻,甚至跟你结婚呢?”卿常春问道。

    洪土生用毛巾擦去了油脂,再次涂抹上排油膏,一边按揉一边说道:“我已经发誓这辈子不会有未婚妻和妻子,强迫我也没用,除非我死。”

    卿常春想了下,又问道:“那要是她们想用兰儿和清歌的生命安全,来要挟你怎么办?”

    洪土生坚定的说道:“如果兰儿和清歌出了意外,我会用各种手段为她们报仇。

    一年之内无法报仇,基本上就没机会再报仇,那我就以死谢罪。”

    卿常春欣慰的笑道:“土生,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那我这个做阿姨的,就真正放心了。

    我也不打扰你了,你好好治疗吧……”

    一直忙碌到半夜十二点后,洪土生带上大背包,走出了右侧主卧室,之后又打开了在客厅对面左侧主卧室的门。

    此时侧灯还亮着,穿着崭新睡衣的彭兰儿马上睁开了眼,看到是洪土生后,她小声问道:“土生哥,你累不累呀?”

    “不累。兰儿,你要嘘嘘吗?”洪土生走到彭兰儿身边,笑问道。

    “嗯。”

    彭兰儿点头后,洪土生随即将她抱起,去了卫浴间,放在了打开的马桶上。

    “土生哥,清歌姐对我真好。可惜明天一早就得走了。”彭兰儿有些惋惜的说起。

    “兰儿,你同意清歌跟我们在一起吗?”洪土生还是有些忐忑的问起。

    彭兰儿嘘嘘的同时,笑说道:“土生哥,只要是你喜欢的,我就喜欢。

    但要是有不喜欢我的,我也不会喜欢她,肯定会要求她离开我们。

    只要是对我们都好的,我肯定同意,也会对她好。”

    洪土生松了口气,笑道:“谢谢兰儿,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4月1号,清歌会来跟我们在一起。

    但我发过誓,一年之内不会跟她有男女关系,算是给她一个适应的过程。

    如果她过不惯这里的生活,要走的话,那就不算是你的好姐妹了,以后你们也不要再有联系。”

    “嗯,土生哥,我明白。”

    彭兰儿点了下头,用纸巾擦拭下后,随即提上裤子,由着洪土生重新抱回了被窝。

    这个新家是按照城里四室两厅两卫的样式设计的,只有两个主卧带有卫浴间,没有单独的。

    洪土生还在卫浴间淋浴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林清歌的敲门声,他随即道:“清歌,我还在洗澡啊!”

    “土生,我晚上吃多了,想大解,赶紧开门啊!”林清歌皱眉道。

    “呃,等等。”

    洪土生赶紧用浴巾将下身围起来,刚打开门就发现林清歌浑身光溜溜的扑进了他的怀中。

    “清歌,你干嘛啊?”

    洪土生赶紧将门关上,怕惊醒了彭兰儿。

    “土生,你干嘛发那个毒誓啊!我好想今晚就成为你的女人的!”

    林清歌不断的的用38e磨蹭着洪土生的胸膛,双手却悄悄大胆的穿过了浴巾下摆,到了洪土生的双腿之间。

    “哇!哇!哇!”

    林清歌瞪大了美目,连连兴奋叫了三声,赶紧用双手狠狠地捏握了几下,还舍不得松开。

    “土生,你的怎么那么长那么粗?”

    洪土生发出一声“啊”的叫声,皱眉道:“清歌,你轻点!要是被你捏坏了,我活着还有啥意思啊!”

    看到洪土生并没有排斥,林清歌轻轻的捏握着,在洪土生耳边小声问道:“土生,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壮阳的东西?”

    “没有!我这是天生的!”洪土生骄傲的说起。

    “难怪!难怪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林清歌似乎明白了什么。

    “呃,清歌,这个跟她们喜欢我有啥关系?

    算了,你快方便吧,我还得洗澡呢!”洪土生催促道。

    “土生,我们一起洗吧!”林清歌撒娇的说道。

    洪土生说道:“我洗是因为刚才美容出了一身汗,另外也是消除疲劳,有助于睡眠。你洗有什么用?”

    “我跟你洗,让你心情愉快啊!”

    林清歌说完,随即拉下了洪土生的浴巾,看着已经起了很大反应的某物,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土生,我,我好想……”林清歌的俏脸,瞬间红了。

    “不行!一年之后才可以。不能害违背誓言!”洪土生赶忙道。

    “好吧,那你亲我一口!不然我睡不着!”

    林清歌大胆的看着洪土生,随即将粉唇翘起,慢慢的朝着洪土生的嘴唇而来。

    “亲了之后,就去睡觉?”洪土生问道。

    “好!”林清歌赶忙点头。

    洪土生双手随即抱住了林清歌的头,稍稍昂头后,将嘴唇印在了林清歌的粉唇上,发出“啵”的一声。

    “好了,去睡觉吧。”洪土生笑道。

    “额,不行!时间太短,还没感觉呢!”

    林清歌磨蹭着娇躯,特意用下身去贴合起了越来越雄伟,越来越火烫的某物。

    “好吧!那就再来一次!”

    洪土生再次印在了林清歌的粉唇上,两人四唇相贴磨蹭几下后,再次分开。

    “额,都没产生什么让我麻酥酥,还会眩晕的电流!难道这就是初吻吗?言情小说里写的都是骗人的吗?”

    林清歌很是不解,也有些不满的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