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给我打死他!-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章 给我打死他!

    “土生哥,你真好!”秦玉艳说出了心里话。

    洪土生摇头道:“秦玉艳,我不好,我是个弃婴,从小受尽了村里人,尤其是洪家人的歧视。

    我妈当时才17岁,就捡了出生不久的我。

    为了照顾好我,一直坚持不嫁人,爷爷奶奶先后气病去世。

    四年多前,八月十三,我妈为了供我读书去借钱,夜里摔到山沟里被野狼咬死……”

    看到洪土生一脸悲哀,秦玉艳马上安慰道:“土生哥,以前的事就别说了。土生哥,你也吃啊。我喂你。”

    洪土生不敢答应这事,他赶忙道:“算了,你现在不方便。还想吃什么,我夹给你。”

    秦玉艳嫣然一笑:“我还不饿,看着你吃就行了。

    土生哥,明天你还来为我治伤吧。不方便的话,后天也行……”

    洪土生赶忙摇头:“按照我说的去做,七天之内,你的腿伤肯定会好。

    以后要是我下山赶集或买药材,会来看你的。”

    “真的吗?”秦玉艳又瞪大了眼。

    “真的。”洪土生敷衍着点了下头。

    “你发誓!”秦玉艳马上说起。

    洪土生感觉发誓是很神圣的事情,他装作没听见,又吃起了面。

    秦玉艳见洪土生这样,知道他在敷衍,又瞬间流出了泪,接着越哭越伤心。

    “秦玉艳,你怎么了?”洪土生问道。

    “你一点也不在乎我,我不要你管。等你一走我就下来,残废就残废!呜呜呜呜……”秦玉艳哭得更加伤心了。

    “好吧。我发誓,七天之后,我一定来看你!如果办不到,让我马上被山里的野狼吃掉!”

    洪土生发誓后,秦玉艳还是不放心,又说道:“土生哥,我想等你来亲自为我解绷带、拆纱布,行吗?”

    “行!这七天里你一定要好好休息!”

    洪土生离开时,陈燕在大门口谈起要重重报答他的事情,但他根本不在乎什么报答,装作没听见就道别出了秦家寨,朝着原路返回。

    刚走上河堤路,突然就从几个油菜田里钻出了二十几个戴着红袖标的青年壮汉,从三面朝着他围了过来。

    洪土生早就注意到了这些人,但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只能装作没看见。

    此时这些壮汉都从背后取出了警棍,打开了按钮,发出“滋滋滋”的高压强电流声,朝着洪土生越围越拢。

    洪土生马上背对着龙蟒河,指着三面围过来的壮汉,冷冷的问道:

    “你们是干啥的?光天化日之下,这是要干嘛啊?”

    “你就是井盐村的洪土生?”

    大声问话的是钱沟村三十多岁的治保主任苟安全,他在钱沟村里身手最好,马上从壮汉们身后走出,朝着洪土生走来。

    “别过来,就在那里说话。不然你会后悔!”洪土生指着苟安全,冷冷说起。

    “哈哈哈哈,好笑!我做事从不后悔!”

    距离洪土生只有一米多远了,狂傲的苟安全这才停下。

    “说吧,为啥围着我?我还得尽快回家呢!”洪土生皱眉道。

    苟安全冷哼一声:“回家?你打了我们村长的亲弟弟钱理赢,他现在躺在村部里就要死了,你还想回家?

    识相的话,赶紧跟我们去村部一趟。

    否则别怪我钱沟村治保队,执行村长命令抓人了!”

    洪土生一听这话,就发现破绽很大,随即冷笑着说道:“别急!

    你们钱沟村村部离青坪乡不到四千米,又是宽敞的水泥路,开车不到五分钟就能到乡卫生院。

    钱理赢快要死了,不送去医院治病,躺村部干嘛?”

    “我懒得跟你罗嗦!总之,是你用石头把钱理赢打了是吧?”苟安全指着洪土生问道。

    “别诬赖人啊!谁看到我打了?我连钱理赢是谁都不知道。”

    洪土生感觉事情很蹊跷,更不想落下口实,马上否认。

    “呵呵,小兔崽子,竟敢不承认!”

    苟安全接着说道:“钱理赢当时在油菜田里,亲眼看到你用石头砸他脑袋。

    你跟灵山村的秦玉艳还在油菜田里,他就醒了,你们说什么他都听到了!”

    “他都听到什么了?他不是傻子吗?”

    洪土生瞬间明白原委,皱眉问道。

    苟安全笑道:“钱理赢小时候脑子摔坏了,的确成了傻子。但被你用石头砸了后脑勺,还踢了一脚后,竟然正常了。

    现在他就在村部,后脑勺还贴着敷料,就等着收拾你这个多管闲事的小兔崽子呢!

    你也别拖延时间了,赶紧跟我们走!

    也许钱理赢念在是你把他恢复正常的,会饶过你。

    这样你以后经过我们钱沟村时,也能少些麻烦,否则别想从我们钱沟村地面上过去。”

    洪土生根本不相信苟安全的话,他冷冷的看着苟安全说道:“别骗我了!我要回家!

    告诉钱理赢,他已经犯法了。

    要是脑子正常的话,就赶紧去乡派出所自首!要是脑子还不正常,有暴力倾向,那就送去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

    “哼……洪土生,你这是不跟我们走了?”

    苟安全只是负责来抓洪土生的,他感觉不该说太多,还是武力解决最简单。

    他随即右手举起了警棍,快速上前,朝着洪小宝身上打去。

    “竟然真动手了,那就别怪我正当防卫了!”

    洪土生话音落下,左手已经抓住了苟安全的右手腕,右手一拳打在了他的左侧锁骨下。

    “嘭”的一声,苟安全已经飞出了三米之外,还顺带着砸倒了几个壮汉。

    “兄弟们,给我打死他!”

    苟安全疼痛难忍,马上发出了命令,壮汉们马上挥舞着警棍,朝着洪土生围攻起来。

    “刚回家就招惹上了钱沟村的治保队,看来只能把他们打怕了才行,不然以后走这钱沟村路过都会有麻烦!”

    洪土生想到这,随即纵身跃起一米多高,几个旋转踢加飞踢,几记直拳勾拳,朝着周围的壮汉打去。

    随着“嘭嘭嘭”的声音不断响起,围着他的壮汉无一例外,都飞出了四五米远,落地时又发出了“噗噗噗”的声音和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看到还有十来个没来得及动手的壮汉,现在都在不断后退,洪土生指着他们,恶狠狠的问道:“还有谁?

    还有谁想尝尝老子的拳脚?不要怂,尽管上来!包你们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