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灾星-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0章 灾星

    “估计是你太兴奋了,没注意到电流。

    清歌,我真的很累,求你赶紧离开吧!”

    看到洪土生一脸无奈,林清歌双手又捏握了两下已经剑拔弩张的那里之后,主动亲了一口洪土生的嘴唇,随即转身离开。

    “土生,晚安!”

    林清歌关门后,这才说起,而后一脸幸福的去了卧室。

    “唉!”

    洪土生看着无法发泄的某物,随即将花洒改为凉水,不断的冲洗起来……

    刚过六点半,直升机降落在宽敞的前院,洪土生卸下了十几袋香米和面粉,几罐液化气和几大桶柴油。

    送现在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容光焕发、身材姣好的卿常春和林清歌上飞机离开后,他推着彭兰儿回到了客厅。

    “兰儿,你看会儿电视,我去外面地里忙会儿。”洪土生说道。

    “土生哥,我陪你去吧。把发电机关了吧,到晚上再开。”彭兰儿说道。

    “兰儿,你现在得休养好,右腿才能尽快好起来。我会尽快回来的”

    洪土生来到后院,找了锄头、铲子,挑上一担箩筐,随即从后院出了门。

    后院外就是林家的六分自留地,现在种着多种绿叶蔬菜,用的是农家肥,土壤黑油油的非常肥沃。

    “这土种菜不错,但种我的药材需要的是红土!”

    洪土生摇了下头,随即朝着北面的火地山而去。

    从山脚一直到山腰现在种的都是玉米和红薯,用的一直都是农家肥,站在山腰上的洪土生看着黑色的泥土,就皱起了眉头。

    而再往山上走,全是火红色的岩石,也没什么风化后的红土,索性朝着东边走去。

    “冰霜妹子,你今天就从了我吧!

    我保证你跟了我之后,吃香的喝辣的,天天有看电视,过得跟城里人一样!也不用再一个人孤单寂寞了!”

    六组组长王文武的声音突然从山脚下传来,洪土生感觉不像好事,赶紧靠在一棵松树旁,朝着下面望去。

    “表叔,你不要过来!我手上有刀!”

    发出百灵鸟叫般声音的是二十三岁的赵冰霜,是村里有名的村花,此时的她拿着一把割猪草的长柄弯刀,护在胸前。

    “冰霜妹子,我就在你跟前,要砍就来吧!

    能死在你手里,我心甘情愿!”

    三十六岁的王文武一步步的朝着赵冰霜逼近,赵冰霜吓得连连后退,很快绊了一跤,倒在了红薯地里。

    “冰霜妹子,你没伤着吧?”王文武见状大喜,赶紧一脚踢开长柄弯刀,朝着赵冰霜扑了上去。

    “啊!混蛋,不要啊!你快滚开啊!”

    赵冰霜穿的是十几块钱的春秋衫,很快就被王文武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和紫色的罩罩,吓得赵冰霜发出“啊啊”大叫,赶紧用双手捂住了上围。

    “哈哈哈哈!冰霜妹子,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

    王文武见赵冰霜只顾着护着上面,心中大喜,马上双手拉扯下了她的过膝中裤。

    看到白嫩平坦的小腹和毫无赘肉的雪白大腿后,王文武连连吞着口水,瞬间兽血沸腾,喘起了粗气。

    正要撕扯下遮盖肥美骆驼趾的三角短裤时,他的脑门突然被石头砸到,瞬间晕倒在赵冰霜身边。

    赵冰霜赶紧站了起来,重新穿好过膝中裤后,捡起长柄弯刀,背起背篼就朝着田埂上走去。

    “老同桌!”

    洪土生对着赵冰霜喊了一声,赵冰霜听着有些熟悉,随即回过了头,四下张望。

    “老同桌,我在山上!”洪土生笑着说起,朝着赵冰霜挥舞起了手。

    “洪土生,你咋在这呢?”

    赵冰霜知道洪土生回来了,前晚洪土生救林老书记的事情,全村都传遍了,独居的她也听说了。

    “老同桌,你上来,我有话问你!”

    洪土生对着赵冰霜又招起了手。

    “洪土生,我想回去换衣裳!”

    赵冰霜左手压着春秋衫裂口,对着洪土生说起。

    “你先上来再说!”

    洪土生又喊了一句,赵冰霜想了下,还是顺着小路上到了山腰。

    “洪土生,是你扔石头砸晕了王文武这个混蛋?”赵冰霜第一句话就问起了这事。

    洪土生点头道:“是啊!老同桌,王文武咋欺负你呢?难道他不怕你爸妈找他?”

    赵冰霜听到洪土生说起爸妈,瞬间哭了起来:“呜呜呜呜……我爸爸妈妈都死了!”

    “啥?不会吧!老同桌,我刚回来,你不要开玩笑!”

    洪土生很震惊,接着道:“赵伯伯和王婶娘可都才四十多岁,平常都很健壮啊!”

    “呜呜呜呜,他们都是挖煤的时候,遭了塌方,被活埋死掉的!”赵冰霜哭着说了起来。

    “在哪挖煤?啥时候出的事?”洪土生皱眉问道。

    赵冰霜马上说道:“就在三年前,是钱沟村钱理发的煤矿。”

    “又是钱理发!”

    洪土生瞬间冒火,问道:“他给你赔偿了多少钱?”

    赵冰霜接着说道:“王文武领着六组大部分人,都去找钱理发闹了,给赔了三十万。

    但是,王文武只给了我十万。”

    “那还有二十万呢?”洪土生问道。

    “王文武说给六组参与的人分了二十万,他一分钱都没得,我还欠他一个大恩情。”赵冰霜抽泣着说道。

    “那你问过那些参与的人没有,他们到底每个人得了多少呢?”洪土生问道。

    赵冰霜委屈的说道:“我问了,但都没人理我!看到我,就骂我是灾星。”

    “那是矿难,跟你有啥关系?咋就成灾星了呢?”洪土生很不理解的问道。

    “呜呜呜呜,土生,就在你离开村的那一年,我在年底嫁给了林增寿。

    到了大年初二,公公和婆婆去吃宴席,路上遇到了狼群,被活活的咬死了。

    还没过完春节,林增寿病死了。

    春节之后没两个月,我爸爸妈妈又死了。说起来我真的是个灾星啊!”

    赵冰霜此时已经哭成了泪人,双眼就像桃子一样红肿,洪土生顿时生出了同情之心,赶忙安慰道:“老同桌,这不怪你。

    林增寿本来就是病秧子,他死了跟你有啥关系?

    你的公公婆婆,那是被狼咬死的,也不是你害的,跟你更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