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不做手术-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01章 不做手术

    “啊?!土生哥,那你可不能去啊!你要是去了,姐妹们该怎么办呀?”肖飞雪担心的说起。

    “放心吧,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离开剑南县的!现在我就要把你变成我真正的女人!”

    洪土生话说完毕,随即抱起肖飞雪去了左侧卫浴间。

    左侧主卧现在睡着的是唐娇娇和候飞飞,她们此时正处于深度睡眠之中,很难被吵醒。

    而主卧室都是做过隔音装修的,何况还是在里面的卫浴间。

    洪土生打开浴霸之后,卫浴间很快就暖和起来。

    此时的肖飞雪身上的睡衣都已经被洪土生剥下放好,而他也被肖飞雪很快剥得精光,变成了一头大灰狼。

    “土生哥,忘掉昨晚的不愉快,我为你好好的搓洗吧。”

    肖飞雪说完,随即将花洒的水,喷淋在了洪土生身上,接着就用双手为他搓洗起身体。

    洪土生为肖飞雪戴上浴帽之后,双手轻抚起了她的俏脸,之后就抚摸起了她已经泛着粉红的娇躯,最后抓握揉捏起了不大不小恰好握住的两只洁白的乳鸽。

    肖飞雪忍不住发出了“嗯额”的轻吟声,俏脸越发的红润,为洪土生搓洗的双手明显变得有些无力。

    “土生哥,你先不要动嘛。等我为你搓洗好了,你再动我好不好?”

    肖飞雪的双手此时已经搓洗起了洪土生的腹部,很快就到了小腹。

    “行啊,那就先亲几口!”

    洪土生随即吻上了肖飞雪因为激动而发红的粉唇,嘴唇在香唇上咂磨一会儿后,伸出舌头在上面轻舔着。

    肖飞雪此时非常的激动,身体也越来越敏感,双手忍不住摸捏起了洪土生小腹下的某物,很快的揉搓清洗之后,温柔的说道:“土生哥,就快好了。

    等我为你洗了双腿之后,你再亲我吧。”

    “呃,好吧。”

    洪土生在肖飞雪蹲下后,他也随即蹲下,双手抚摸起了肖飞雪的玉背,感受着滑嫩和细腻。

    肖飞雪为洪土生清洗完毕后,随即用浴巾为他擦干了水。

    “土生哥,能不能抱我去你的卧室呢?”

    此刻的肖飞雪浑身都泛着粉红,看着洪土生,露出极为期待的眼神。

    “好啊!”

    洪土生用浴巾将肖飞雪包裹上,随即关了浴霸,关上主卧门后,抱着她回了卧室,并顺手将门反锁。

    刚将肖飞雪放在被单上,肖飞雪就开始娇声催促:“土生哥,快上来呀!”

    “来了!”

    洪土生将灯关上后,随即压上了肖飞雪,马上亲吻起了她的粉唇,很快将舌头伸进了她的檀口,跟她的俏舌深度缠绵起来。

    与此同时,洪土生的双手又抓握住了他喜爱的玩具,软软的、弹弹的,无论怎么用力,都会在变形之后,很快复原的一对饱满的白玉包。

    食指和中指拨弄着上面的两颗粉豆,指尖在粉色的晕圈上,一遍遍的坐着顺逆时针的磨蹭,引得肖飞雪感觉好痒好痒,不断的发出动情的吟声。

    肖飞雪之前只是含蓄的抚摸着洪土生的前胸和后背,此时也是忍受不住,感受到双腿之间正在被不但膨胀的某物抵触着。

    引得粉嫩的开花馒头裂缝处,开始越来越痒,而裂缝口也流淌出了些汁水,她忍不住的把握住了某物。

    “土生哥,求你把我快点变成女人吧,我已经很想了。”肖飞雪越发妩媚,还有些焦急的说起。

    “是吗?”

    洪土生随即晃动起了腰身,火烫的阳刚在裂缝处的磨蹭力度加大,双手也很快抚摸到了她的小腹,并在稀疏的芳草丛,不断的按揉一番,做起了暖宫推拿。

    “啊呜……”

    肖飞雪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感觉现在从空虚发痒之处,流淌出了更多的汁液,赶忙催促道:“土生哥,别逗我了,赶紧进去吧!”

    “别急嘛。进去之后,你会很痛的!”洪土生在肖飞雪耳边,温柔说起。

    “可我现在很想了。”

    肖飞雪随即一手把住阳刚,一手分开一个红嫩的豁口,引导着阳刚进入了豁口。

    但没有洪土生的配合,似乎只能在边缘徘徊着。

    “土生哥,快用力呀。我真的真的很想很想,成为你的女人!”肖飞雪再次大胆的催促道。

    “那你要忍着痛啊!”

    洪土生说完,随即缓缓一挺腰,很快就进入了一小段,同时抵触到了阻碍。

    “不痛啊!土生哥,我现在只感觉到有些胀,感觉被绷得很大了……”

    肖飞雪笑着回应,感觉跟洪土生结合起来,竟然这么的舒服。

    洪土生笑道:“还没真正进去呢,现在的你依旧是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

    “啊?我都这样了,还冰清玉洁吗?”肖飞雪不解的问道。

    “是啊。”

    洪土生动了下,稍稍往前一碰,肖飞雪突然感觉有些疼痛,赶忙问道:“土生哥,那里就是我的贞洁吗?”

    “对!飞雪,我要攻城了,你会很痛,能忍受住吗?”洪土生问道。

    “嗯,土生哥,快进攻吧!我好想成为你的真正的女人!”

    肖飞雪再次催促后,洪土生随即猛地一挺,肖飞雪随即发出了一声惨叫。

    但奇怪的是,洪土生的也算用力了,竟然像撞到了橡胶门,没有攻破城门,反而又逐渐的反弹回来。

    “太疼了!土生哥,我流血了吗?”肖飞雪流着泪问道。

    “没有啊!还没攻破呢!”洪土生皱眉道。

    “怎么会呢?我都这么疼了。”肖飞雪继续流着泪,洪土生感受到后,很快用舌头舔去了她的泪水。

    “飞雪,你的那层很厚啊!”洪土生忧心忡忡的说起。

    “那怎么办呢?”肖飞雪问道。

    “可以做手术破开,也可以由我用力破开。

    但是我破开会很痛很痛!估计还可能大出血。”洪土生回应道。

    “我不做手术!我的第一次只能给你!

    土生哥,你用力吧,我忍着!”肖飞雪意志坚定的说起。

    “嗯,可以这样……你稍等下,我的衣服还在卫浴间,里面有止血粉。我去拿过来……”

    洪土生瞬间脱离开肖飞雪,肖飞雪顿时感觉有些空虚、失落,同时埋怨身体的特殊,害她现在又痛又想,只盼着洪土生能赶紧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