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求情-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04章 求情

    “土生哥,我很相信你。

    到时候我希望你对我那个都可以,可惜你对现在的我没兴趣……

    好吧,我想喝麻沸散!”候飞飞微笑道。

    “嗯。”

    洪土生根据候飞飞的年龄和体重,随即拿起硅胶针管吸了半管麻沸散,接着就让她张嘴,很快注入了她的口中。

    候飞飞感觉又苦又麻,喝下后很快就睡了过去……

    一个多小时后,洪土生出了卧室,将放在里面的花盆都搬到了前院晒起了太阳,而他则练起了七动操。

    一套七动操练完,他又忙着察看起了花盆内的温度、湿度和种子的情况,之后又开始浇水……

    今天是牛魔王汉王分店开业的日子,已经是三点过后了,马慧莲终于有了空闲,她随即回到经理室,给洪土生打去了电话。

    “土生,你中午怎么没来分店呢?幸好有小燕妹妹她们帮忙,不然真的要累死了。”

    听着马慧莲有些埋怨的语气,洪土生随即将药材被毁的事情说起。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这段时间就只能待在家里了吗?”马慧莲皱眉问道。

    “明天下午我会送娇娇她们去上学……”

    洪土生此时突然听到有不少人在院门外喊,很像是洪家一些人的声音,随即道:“慧莲,你把情况转告姐妹们一下。我现在没空,有空再聊啊。”

    洪土生挂了电话后,赶紧将花盆都端进了客厅,将门关上后,这才打开了院门,但随即就关上了。

    看到来人不光有洪友满两口子,还有大伯洪友金、二伯洪友玉、小叔洪友林,洪土生平淡的问道:“你们来我这干什么?”

    “土生,给大伯一个面子,把洪启波放了吧。”洪友金首先笑着说起。

    “呵呵,洪大伯,你也给我一个面子,帮我把药材都恢复如初,洪启波自然会回来。”洪土生冷笑道。

    “土生,不就是些药材嘛!重新种,不就可以了。”洪友玉刚从磷矿回来,也不了解什么情况,随即说起。

    “洪二伯,洪启波砍掉的不是普通药材!

    那是比起大熊猫还要珍稀的濒危绝种药材,何况……”

    洪土生话到嘴边,感觉不能说,毕竟也算是秘密,随即又道:“毁坏五棵就是死刑!更别说是几百棵了!”

    “不会吧?土生,你该不会唬我们吧?天底下哪有比起人命还要宝贵的东西?”

    从煤矿赶回来的洪友林,一脸不相信的说起。

    洪土生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唬你们干嘛?

    你们要是不相信,就去县城里找律师问问,让他们帮忙查查,毁坏珍稀濒危植物是什么罪行。”

    洪友金随即道:“土生,我们相信你,也不想去问啥律师。

    关键的是,土生,你那些药材是不是珍稀濒危药材?

    就算是珍稀濒危药材,你可以说不是啊,那就可以把洪启波放回来了啊!”

    洪土生随即道:“我说不是,但警方已经取了样,拍了照,各种证据确凿。现在就不是我说是不是的问题了。

    一切都有法院判定,该死刑就死刑,该放就放,也不是我说了算。”

    洪友玉说道:“土生,我们在矿上可是听说了你的事情。

    凭你在剑南县的关系和势力,你只要说声放人,就可以把人放了,何必说这些推三阻四的话呢!”

    “啥叫推三阻四啊?

    实话告诉你们,洪土生肯定死刑,这个无论是谁都无法改变!

    好了,我要回去忙了,请回吧!”

    洪土生说完就随即转身,但此时洪友满和他老婆杨安萍马上扑到了他的脚下,双手抱住了他的腿。

    “土生啊,我们只有洪启波这一个儿子,求你了,求求你放过他吧!

    我们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恩情的!”

    杨安萍首先哭着求情,洪友满也哭着说道:“土生,我们以往的确对不起你和你妈,但我们现在真的再改。

    昨天是我们两口子为了讨好你,叫他来送鸡鸭的。

    要是你家里有人,或者林家大院有人看到洪启波,他就不会一时间脑子短路,翻进你家后院砍了药材。

    土生,求你了,为我家留个种吧。”

    “是啊!土生,求你了!我们洪家人都给你跪下了!

    以往是我们洪家人不对!但自从你安排我为土特产专卖店收购后,我真的对你很感激!”洪友金此时也跪了下去。

    紧接着洪友玉和洪友林也都跪下了,洪友玉说道:“土生,我以往一直在青灵矿业公司挖磷矿,但现在公司已经安排我做起了没有危险的工作,工资还比以往高。

    多亏了你是我们洪家人,我才得到了关照,我也很感激你的!”

    洪友林接着求情道:“土生啊,我也是以往只是在红岩煤矿挖煤,但估计矿领导知道我是你的小叔后,就提升我当了个段长,从此不再挖煤,工资还更多。

    我们一家也是从内心里感谢你的,但只是我没回来,所以你婶娘也没找你。

    土生,不管洪启波做了多大的错事,但毕竟还是,至少从名义上来说,还是你的族弟。

    念在是我们洪家人收养了你,求你放他一条生路吧!”

    洪土生此时有些无语了,同时也是有些心软,叹息一声道:“洪启波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我能做主的了。

    得看是否公安局是否已经将案情汇报了市局,或者转交检察院……”

    “土生,只要你帮忙,我相信肯定可以的。万市长可是认你做了侄儿啊!”洪友金赶忙道。

    洪土生想了下,说道:“即便不死,至少也是无期徒刑。”

    洪友金见洪土生口气越来越松动,随即道:“土生,无期徒刑不行啊。

    他现在二十岁,坐十年牢出来,那时候三十岁怎么样?”

    “洪大伯,这不是我能做主的。我尽量争取吧。”

    洪土生话音落下,杨安萍赶忙道:“大哥,十年太长了,洪启波回来都找不到婆娘了。就坐两年……不,一年吧,回来正好找婆娘!”

    洪土生听了,瞬间冒火,想到药材被毁的惨象,冷冷问道:“坐一天好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