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狗屁的兄弟-乡野大刁民-
乡野大刁民

第305章 狗屁的兄弟

    “好啊!谢谢土生啊!”杨安萍此时眉开眼笑。

    “别谢我!我帮不了你们的忙,请回吧!”

    洪土生双腿随即用起了力气,双脚一顿,已经挣脱开了洪友满和杨安萍的拉扯,随即朝着院门走去。

    洪家五人赶紧站起,又要去拉扯,洪土生回头冷冷道:“哼!

    谁要是再来烦我,我把他们都送去公安局!都走吧!”

    话音落下,洪土生随即开门进了前院。

    “杨安萍,你刚才说的啥话?

    眼看土生都要答应了,你说那些两年一年,找婆娘这些话干嘛?”洪友金很是生气的指着杨安萍说道。

    “大哥,我也是不想洪启波在监狱受苦啊!”杨安萍苦着脸回应道。

    “我上午就找过了李书记和甘村长,他们都说了,洪启波犯的是死罪!

    土生能让他只做十年牢,已经是很够意思,实在是念在我们洪家人收养他的恩情才答应的。

    你这样一说,对洪启波没起到任何警示教育作用。

    如果他真的只坐牢一年回来了,凭着他对外吹嘘跟土生是兄弟关系,婆娘甚至漂亮婆娘,根本就不愁找。

    这样的话,对他并不是啥好事,土生也没出到气,对他肯定更不满意。

    算了,我这个做大哥的,也算是尽到责任了。

    我回了,土生永远是我亲侄儿,但你们就不是我兄弟了。

    从今以后,我们两家各过各的,你们家的事情别来烦我!”

    洪友金说完,甩了甩手,就转身离开了。

    洪友玉也数落了洪友满两口子几句,说起从此兄弟关系断绝,也赶紧跟上洪友金走了。

    “洪友满、杨安萍,我不是你们的亲兄弟,也只是族兄弟,今天我也算是帮了你们,但你们自己不争气,我也没办法。

    我要回矿上了,以后我跟你们家永远不沾边,也不再来往。”

    洪友林说完,赶紧跟上洪友金和洪友玉,很快走远了。

    “我呸!你们这些人,狗屁的兄弟!要不是求你们帮忙,我才不跟你们做兄弟呢!”

    杨安萍对着三人的方向吐了几口口水,骂了几句。

    此时洪友满突然狠狠扇了她一巴掌:“杨安萍,洪启波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你这个婆娘惯成教成这样的。

    儿子死了就死了!我不恨土生,只恨他不成器,该死!

    我好恨你这个蠢笨、嘴臭、蛮横、心眼窄的恶婆娘,教养出了同样不成器的儿子!我要跟你离婚!”

    “你!洪友满,你个断子绝孙的窝囊废!

    我可是从好地方嫁到你们这个穷地方的!你现在要跟我离婚,对得起我吗?”

    杨安萍说完,随即跟洪友满撕打起来。

    洪土生听到之后,随即给霍东灵打去了电话,让他安排附近工棚的治保队员赶紧过来,将两人带走……

    洪土生再次将花盆端出来晒太阳后,就去了后院的自留地里,看到众女都干得很起劲,尤其是汪夏荷更是卖力。

    他随即询问了众女想要吃的菜,返回后,就准备起了晚餐。

    众女回来之后,洪土生又察看了一次花盆的温湿度,浇了些水后,端进了卧室。

    不到五点就和众女吃过晚饭,他教会了汪夏荷七动操的所有招式后不久,童明也开着直升飞机,前来接走了林清歌、王巧巧、秦玉艳、肖飞雪、唐娇娇和汪夏荷六女。

    洪土生独自去了后院,将药材的所有根须都挖了出来,并对田垄松了松土。

    眼看已经过了八点,候飞飞醒来后,刘丹刘翠就为她送来了洪土生特意熬煮的滋补肉粥。

    等她吃过洗澡后,洪土生带着药品和器具走了进来。

    “飞飞,现在感觉怎么样?”洪土生问道。

    “土生哥,我感觉好像有一点点胸了。”候飞飞笑道。

    洪土生点头道:“嗯。经过治疗,加上吃几个月的滋补肉粥,我相信你能到罩杯,但要再大,就得等明年再做治疗。”

    “谢谢土生哥,我们开始吧。”候飞飞催促道。

    “那就先喝下麻沸散吧!”

    洪土生又一次将吸了半罐麻沸散的硅胶针管,喂进了候飞飞的口中……

    返回卧室时,看到彭兰儿和赵冰霜都睡在这里,洪土生又察看了下卧室内的温湿度,之后察看了花盆土壤和种子,说道:“明天要还是晴天的话,估计晚上就能萌芽了!”

    “嗯,土生哥,放心吧,我们都有了经验,会照顾好药材苗的。”彭兰儿点头道。

    “今晚你们都睡这里吗?那我不是可以跟你们俩睡一起?”洪土生露出了一个坏笑。

    彭兰儿赶忙道:“不是啊。土生哥,被单太小了,我和冰霜睡一起就够了。”

    “那我今晚睡哪?”洪土生皱眉问道。

    “土生哥,姐妹们商量过了,你今天和刘丹刘翠睡一起。”赵冰霜回应了句。

    “呃,这样啊。算了,你们好好休息吧。”

    洪土生想到跟刘丹刘翠睡一起,最多亲亲摸摸,又不能做,更担心万一忍受不住诱惑,破坏了誓言,索性去了右侧主卧简单清洗后,就进了右侧卧室。

    刚睡下,刘翠就来敲起了门,问道:“土生哥,我和姐姐都等你很久了,你怎么还不来啊?”

    “呃……刘翠,我想睡觉了。”洪土生说道。

    “想睡觉可以来我们这里睡啊。”刘翠马上说道。

    “可是,跟你们睡,我就睡不着了,而且还不能做。忍着难受啊!”洪土生更加直接的说起。

    “呵呵,土生哥,你要是想做,我们可以给你啊。你不去想发的毒誓不就行了。”刘翠笑说道。

    “不行!我是个重承诺的人。”洪土生坚定的说起。

    “那你发誓要给我和姐姐幸福快乐,好好照顾我们一辈子。

    但现在却冷落我们,很久没跟我们在一起了,算不算违背了誓言呢?”刘翠马上问道。

    洪土生皱了下眉头:“好吧,我马上过来。”

    不久之后,穿着睡衣,里面还特意穿着平角短裤的洪土生已经来到了左侧卧室,随手将门反锁后,注意到窗户紧闭、窗帘已经拉上,随即到了刘丹刘翠身边。